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凤头筝?
    白苏这么一说,倒是无形中给战氏夫妇解释了白浅浅为何下跪,白浅浅是白府最看重规矩的人,也旁说了白府是讲规矩的大家,白浅浅这么懂规矩是谁教的?自然就是白府。

     你们这么关心白府的一个后辈,三番五次的探望生病的小辈,小辈下跪磕头感谢也无可厚非,这以后要是传了出去也是白府幼女为感谢长辈探望,磕头表示敬谢,这夸的就会是白府的家风。

     白浅浅笑笑没说话,白苏的小心思她都知道,更何况在场的三个人精呢,战夫人一向脾气暴一些,说道“有的时候,这上梁不正,下梁也未必歪了。”白浅浅嘴角微扬,战夫人的话让白苏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白浅浅也装作看不见白丘荣的眼神一样,晾着尴尬不已的父女俩,直到下人把郎中领到,气氛才微微松缓了些。

     郎中仔细看了一下白浅浅的额头,恭敬的对白丘荣说道“白相爷不要担心,白二小姐只要多加注意饮食方面,忌口忌火热之物,多加静养,很快就会好的。”白丘荣点点头,又追问道“那会留疤么?”白浅浅眼底划过一丝暗讽,白丘荣在意的果然还是她这副容貌。

     郎中摇摇头“静养便不碍事了,不会留疤的。”

     白丘荣听了大夫的话也放心不少,挥挥手,让人扶白浅浅下去的时候,白浅浅从座位之上站了起来,缓缓给白丘荣福个身子,白丘荣不解“浅浅这是?”

     白浅浅看了一眼白苏“父亲,女儿有个东西想向姐姐讨要,正好父亲在这,帮我向姐姐说说情,让了我罢。”白浅浅的话让白丘荣失笑“你啊,你什么东西不比你姐姐好,非得要她的。”白苏也急忙跟着说“妹妹也是调皮,我屋子里什么东西你看上了,尽管拿去就是,还麻烦父亲做什么。”

     白浅浅等的就是这父女俩这句话,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女儿求的,可是姐姐屋子里的凤头筝,姐姐也让于浅浅吗?”白苏听了白浅浅说的话,一下子也控制不住的站了起来,猛地意识到自己失了礼数的时候,反应极快的向白丘荣福了个身。

     “父亲,女儿记得妹妹屋子里才是凤头筝,女儿屋子里的不过是当年母亲花了百两银子买来当作女儿生辰贺礼,实在是……”

     在一旁的战氏夫妇很自觉的拿起他们面前的茶,轻抿。他们倒是要看看这种情况白丘荣会怎么处理。

     白丘荣看了一眼白浅浅,小脸上满是祈求,转头看了看白苏,贝齿轻咬下唇,一副隐忍倔强的样子,一时间,在朝堂之上如鱼得水的白丘荣居然犯了难,尤其是定国公府的人还坐在这里看热闹,心里不由得对白浅浅生出一丝埋怨,这么不懂事,平日里白疼她了!

     白丘荣脸上的微笑依旧慈爱“浅浅,你屋子里的就是凤头筝阿,你姐姐哪里不过是一架你母亲送的贺礼,”白浅浅抬头,直视白丘荣“那和姐姐屋子里的比,是浅浅的比较贵重了?”白丘荣以为白浅浅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点点头“嗯。”

     白浅浅作思考的样子,让白苏偷偷送了口气,要她屋子里的筝?她才不会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