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鬼奴
    一年一晃而过,在这一年里,我足不出户,每天除了练习画符,便是看那本阴阳鬼师,在这本书中,我看到了许多捉鬼的法术,不过这些都要少许法力才行,如果没有一些法力做为基础,岂不是人人都可做捉鬼大仙,可惜我阴阳体被封,不能学任何阴阳法术,因此对这些捉鬼法术只能照着做,没有任何效果。

     要想成为一名正真的阴阳鬼师,最基本的条件便是要有阴阳法术,这跟一般的道士是一样的,在灵异界,茅山道士和昆仑天师是正统,这两派是大家公认的灵异界老大,除了这两派的道士外,还有很多在江湖中行走的行阴人,驱魔人,猎妖人,阴阳先生等,再有便是在一些乡镇村里的神棍,神婆,摆摊的算命先生了,这些人在灵异界是最基础的存在,数量也是最多的。

     而姑姑她做为阴阳鬼差,不属于上面任何一种,它在阴间是有一定的官职的,一般鬼魂见了要行礼的。

     阿花自从上次来了后,便到县里读高中去了,只是每星期回来后,还会照常拿着猪心猪肚来看我,只不过每次来看到我在房中弄神弄鬼的,很不高兴,骂我几句便走了,我也不在意,反正只要我没死,她便是我媳妇,虽然胖得历害,但我无所谓,最起码脸蛋还是范冰冰样子的吗。

     很快,中秋到来,在这中秋之夜,我也没心赏月,画了几张静心符,心神感到有些疲备,便早早睡下。

     此时,姑姑关好大门,独自一人往青虚缈走去,只见她走进林中,并未走竹林小道,而是在竹林中七转八拐,不一会便到一座坟前,坟上有三株小草,迎着月光,兴奋的摇摆。她走近坟前,跪下拜了三拜,然后双手掐决,向坟跪拜道:“阴阳鬼差李枚拜见鬼将大人。”

     等了许久,那坟中突然冒出声来,“阴阳鬼差,你这次来可想好,本将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

     “鬼将大人,我心已决,愿做鬼奴,只求一株定魂草。”此时姑姑跪在坟前,那声音传来使她心神颤抖,但她还是咬牙说完。

     “你确定,如果你现在收回还来得急。”坟中再次传来传音。

     “不后悔。”她再次坚定说道。

     “也吧,虽然以你的实力,未必能换得一株定魂草,但你是阴阳门唯一的传人,我与你先祖也有些交情,这次就算给你阴阳门一个人情,说说吧,为何这样做。”

     “只为一人。”姑姑只说出四字。她话音刚落,坟中便飞出一株小草,如中指般大小,刚好落在她手中,同时传出一音:“给你一个月时间,处理一些俗事,然后回来。”之后便回复了平静。

     关于姑姑深夜进青虚缈之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此事以后详说。

     第二天,姑姑便给了我一株草,用一根细线系着,挂在我怀中,并很严肃的告诉我,让我带着这株草,出去外面见见世面,也好看看这花花世界,不枉来世走一走。

     就这样,我收拾行礼,也就拿了几件衣服,拜别了姑姑,走出家门。出了村口,来到镇上,我又到阿花家猪肉档拜别了我准岳父大人,他见我要出去外面闯世界,很是高兴,顺手便给了我二千块做路费,我自然很是高兴,有钱拿谁不高兴呀。当下便半流泪跟他胡吹了几句,之后拜别了他老人家,坐上公交车,直接向县高铁站去了。

     梅城县高铁站。

     我独自一人背着背包,踏上省城的列车。本来是想去看看阿花,但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去找她,自己命运未了,还是别害人家。

     上了115号列车,按照车票上的座位号来到7号车厢,很快便找到自己的坐位。把行礼放好,顺手摸了摸胸口上的那株小草,这可是临走时姑姑千叮万嘱一定要草不离身的东西,这草看似普通,但却能保自己一年平安。对保命的东西,我自然不敢马虎。

     刚坐下没多久,旁边便来一人,此人牛高马大,不像南方人,倒像东北大汉,虽然身材高大,但人看起来却很老实。普通农民穿着,脚上一双解放鞋,背上背着一布袋。这人在我旁边坐下,把布袋从背后取下,却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把它放在行礼架上,而是把它抱在怀中,小心翼翼,很是宝贵。

     “大哥,可以把行礼放在上面。”我觉得旁边坐着一大汉,又抱着大布袋,自己都觉得有些挤,便指了指行礼架,好心说道。

     那人摆了摆手,对我笑了笑,却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依旧抱着那大粗布袋。

     见对方还有礼貌,我也不再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那人身强体壮,而且偷偷看去,太阳穴高高突出,肯定是个练家子,就我这样的南方体格,还不够人家一只手捏。

     不过好运总是有的,这会进车厢的人越来越多,一阵香风吹来,便见仙女下凡,这可真是位仙女,蓝色淡衣裙,突现魔鬼般的身材,那淡黄波浪长发,加上大眼小嘴尖小巴,放在野外,能把大象迷倒,这样一位美人现在正向我这边慢慢飘来,最终在全车厢人的注视下在我对面坐下,并对着我和那大汉微微一笑。

     那大汉只是还了一个憨笑,然后便再无表情。

     那仙女般的少女刚刚坐下,此时又来了位老人,此人身穿黑色夹克,年约60左右,刚一坐下,我便感到此人一身正气,再看那眼神,有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微微透出。这年代穿黑色夹克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一些高官,像我见过的那位县长,便是穿过一次,但此人官位绝对在县长以上。

     走进7号车厢的旅客慢慢少了,大家都已找好了座位,随着列车广播三遍播完,115号列车慢慢启动,最终达到195的时速如闪电向前飞奔。

     7号车厢内慢慢安静下来,我坐在窗口,看着对面令人喷血的少女正想搭话,话在嘴边,便见一个黄头卷发,打扮得像流氓阿飞般的青年走了过来,左右看了看老人和大汉。最后把一只手搭在老人肩上,说道:“老头,咱们换换位置如何。”

     老人看也没看,继续闭目而睡,黄发青年顿感无脸,脸上露出凶色,搭在老人肩上的手一用力。

     只听一声惨叫,却是那黄发青年双手被人夹住,右手被老人反手一按,左手却被那大汉的铁手捏住,从他手中还掉出一钱包来,看来那流氓还不单是流氓,还是个小偷。

     大汉松开黄发青年的手,向下一捞,便拿起快要掉在地上的钱包,交给老人,脸上带着憨笑,却并未出声。从始至终,他的另一只手从未离开过那粗布袋。

     老人接过钱包,还了大汉一笑,另一只手却紧紧按住那黄发青年,任那流氓大声惨叫。老人随后拿起手机,随便说了声来处理一下,一分钟不到,便有两名便衣过来,向老人敬了个礼,押着黄发青年很快便离开了7号车厢。

     两名便衣一走,车厢内便议论纷纷,先不说他人,在我身边四人中,老人最先开口,对着大汉双拳抱礼,说道:“刚才真是多谢这位兄弟出手相助。”这话说得很有江湖气。

     那大汉见他抱拳,也是单手回礼,道:“老哥不必多礼,就算没有我出手,老哥也不会吃亏。”

     “没有老弟出手,老哥哥我便要多些手脚,哎,这人老了,手脚都不听使唤了。所以还是要多谢老弟,哦对了,听老弟口音不像本地人,不知老家在那。”老人说道。

     “老家汉东梁州,常年跟师傅在山中修练,这次也是第一次出远门。”这大汉倒是不隐藏,随口便道出自己老家。

     那老人一听也是微微一震,没想到大汉倒是老实得很,随后又问道:“那老弟这次出门定是有要事,不知何事,老哥我在这边还算有点人脉,说不定还能帮上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