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我是谁?
    “人,生而在世,主要有两种死法,飞来横祸和寿终正寝。我的泥灵负责所有的意外,而灰灵则负责将阳寿到期的人带回地府。”老瞎子悠悠的解释,“所以说,你的护身符对灰灵没有用处,你把它放在你爷爷身上,也阻止不了灰灵的靠近。”

     阳寿已尽?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不由开口问道:“那我爷爷还有多久……”

     “灰灵已现,三天之内吧!”老瞎子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然而这一句却像是重锤落在了我的心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住院楼响起,一群医生护士模样的人推着一个治疗车匆匆忙忙的在我们面前经过。

     而看清了那车上平躺人的相貌,我不禁惊讶的看向老瞎子。

     “怎么会是……”

     “嘿嘿,他命中早有劫数,只不过因为灵眼的关系才躲开了几个泥灵。如今他把灵眼给了你,自然是没有办法躲开我的泥灵了。”

     没错,车上躺着的,正是我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始作俑者——那个在月巴克店里将“看到泥灵”的能力传给我的老头子!

     而我也终于反应过来,老瞎子今天到医院,不仅仅是为了告诉我灰灵的存在,另一个目的就是取这老人的性命!刚刚他随手捏出来的泥灵,现在想来,正是这老人的相貌!

     老瞎子站了起来,跟我挥了挥手,说:“年轻人,你也看到了,这是我的工作,即使晚上十天半个月,也不影响泥灵得手。你也是我的任务,虽然你得到了水工楚的护身符,可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还是那句话,我总有办法让泥灵绕过护身符的保护的。成天这样提心吊胆的,你难不难受呀?”

     老瞎子说完,转过身一摇一摆的走远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浑身发抖。

     ……

     我透过病房门上的窗户向里面望去,爷爷的灰灵还在屋子里打着转。看着忙忙碌碌照顾爷爷的亲人们,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种情况下,我连踏进病房的勇气都没有了。我有些喘不过来气,只好在医院里到处乱走着。

     突然,我看到了一个身影,一天之内在两个地方见到同一个人让我不自觉的上前。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过身来,见到我的一瞬间眼神有一丝迷茫,不过却在下一个瞬间凌厉起来。

     “好啊,你个色狼!怎么跟到这里来了?你信不信我报警?”

     我连忙摆手,“不是的,我来是因为……”

     “因为什么?”女孩稍微考了过来,右手指着我的鼻子,噘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不要想欺骗我!”

     “……因为我爷爷病重,快要不行了。”

     女孩儿一愣,两条细细的眉毛稍稍向上抬了抬,修长的食指不自觉的向后缩了一下,“你说的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

     我摇了摇头,自然不会怪她。

     “在这里能遇到你,我只是觉得很巧,如果你觉得打扰的话,那真是太抱歉了。”

     见到我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女孩儿也不好再说什么重话。

     “我妈妈也住院了。”我本以为她会离开,却没想到她竟然能主动开口,“你说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我更没想到她会突然抛出这么一个难题给我,我犹豫了一下,说:“人么,都是肉长的,又不是机器,难免会生病,而且就算是机器,也有需要运转不灵的时候……”

     “噗!”

     女孩一下子笑了起来,也许觉得在医院这样的大环境里,不应该笑的这么肆意,她咬着嘴唇,拼命的想要制住笑意。

     “你要不要这么认真的回答我啊!”女孩轻轻的摇着头,“算了,希望你爷爷可以平安,我也要去看我妈妈了。”

     她抬手把左手的打包带在我眼前晃了晃,看来是在外面打包了一些粥回来。

     我摇了摇头,这女孩儿还真有那么点可爱。我刚想离开,却突然想到了老瞎子的话:“这是我的工作,即使晚上十天半个月,也不影响泥灵出手。”

     我猛地回过头去,却发现女孩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医院来来往往的人中了。

     我歪了歪嘴,心想:“就算提醒她又有什么用呢?今天早上我能从泥灵手里救下了她,可下一次呢?她还有好运躲开泥灵的靠近吗?”

     ……

     爷爷最终还是走了。

     本来值班照顾爷爷的是我姑姑一家,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爷爷大限已至,我自然也留了下来。姑姑去洗水果的时候,床上的爷爷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眼睛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我咬着牙,在那个方向上,爷爷的灰灵已经站在了床边。它的眼睛微微下弯,脸上有着若有如无的笑意,而爷爷看着自己的灰灵,嘴角也微微抖了抖。

     灰灵跟着爷爷一起进了抢救室,医生再出来的时候,只是对我们摇了摇头。

     作为这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爷爷挨不过今晚的人,在经历了三天的折磨与痛苦之后,当爷爷走的时候,我反倒有些释然。

     在调整了一星期之后,我又回到了月巴克上班,毕竟如果再休假的话,老板一定会炒了我,我总不能跟老板说我最近活见鬼,需要避避风头吧?

     我依旧会看到泥灵,偶尔还会看到灰灵,不过这些东西再也无法影响到我,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见惯了生死的人。

     老瞎子依旧会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身边,有一次我纳闷,就问他:“你怎么总在这片转悠啊,你不是说世界上所有的意外都归你管吗?敢情我就是你的世界?”

     老瞎子优哉游哉的捏着泥人,回答说:“要不说你不懂呢,我问你,我是谁?”他举起手里的半成品泥灵,“这又是什么?”

     “你是老瞎子,这是泥灵。”

     老瞎子歪过头来,气的直喘粗气,“你是猪脑子吗?!”

     他双手飞快的动作,手中的泥人瞬间成型,他随手一抛,泥人就撒丫子跑远了。

     老瞎子指了指远离的泥灵,说:“那个,是你们逃不掉的结局!而我!”他又指了指自己,“我是结局的缔造者,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