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灰灵
    我打车来到医院,心急如焚,电话是我爸打来的,电话里他让我赶快到医院,因为爷爷快要不行了!

     我脑子瞬间很乱,最近两年,爷爷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可是突然说快要不行了,我完全没办法接受。

     我快步走上8楼,来到老爸所说病房8103。我刚走到门口,老爸就迎面从里面出来。见到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他把我拉到一边。

     “爷爷怎么样了?”我急声问。

     “现在还好,暂时脱离了危险期,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不过医生说还是需要住院检查,随时可能复发。你爷爷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如果再这么来一次……”

     父亲愁眉不展的摇了摇头。听了父亲的话,我心中发紧,很难相信那个经常笑眯眯的给我煮面片汤的爷爷会离我而去。

     我轻轻的推门进去,奶奶和几位叔伯姑姑都在爷爷的床边,而爷爷正闭目躺在那里。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靠近,爷爷竟然微微的睁开眼睛。

     “小齐来了,你们瞧,这就是我孙子,懂事着呢!”爷爷语气虚弱,声调却带着十分的自豪。

     爷爷虽然有几个儿子,可是除了我爸爸以外,所有的叔叔伯伯都生了女儿,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就成了万家的“传家宝”。在爷爷眼里,我这个孙子无论做什么都是他的骄傲。

     还记得我刚当上月巴克的服务员的时候,老爸觉得这工作很没有前途,可是爷爷却笑呵呵的对我说:“我看这工作就不错,娃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多好啊,而且这也算是做买卖嘛,搞金融的,很不错的哩!”

     看到爷爷躺在床上苍老虚弱的样子,我心中一阵恻然,我怕自己的话说重了,让爷爷不舒服,只能规规矩矩的说:“爷爷,你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出院。”

     “嗯,我没大事儿,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你们就放心吧。”爷爷虽然躺在床上,却依旧很乐观。

     我退到一边,心里想着自己可以做什么。我突然想到水工楚,他可以做出香木护身符让泥灵失效,那会不会有办法让爷爷的身体恢复健康呢?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病房的窗边坐着一个灰色的身影。那身影穿着病号服,背对着所有人,望向窗外。

     我心里一突,因为我十分确定在我刚进入病房的时候,窗户边上是没有人的!而且大伯给爷爷办理的是专人病房,怎么可能有其他的病人出现在这里?

     趁着别人不注意,我慢慢的走近窗户,越靠近我就越不安,当我看清窗户边上那个病人的样子的时候,我猛地倒吸一口气。

     是我爷爷!

     见惯了泥灵的我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个泥灵是灰色的,与我平时见到的黄色泥灵有所不同,可是泥灵就是泥灵,灰色的难道就不会催命了?

     我回过头去,惊恐的望向病床。泥灵出现了,难道爷爷快要……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的灰色泥灵突然站了起来,转动身体然后在病房里溜达起来。

     它……在寻找目标吗?

     我的手突然摸到了早上才在水工楚那里拿到的香木护身符,因为一直贴身保存,木质的护身符已经有了一些温热。

     是了,如果我把护身符给爷爷,那他就可以避免泥灵的侵袭,对,就这么做!

     打定了主意,我又悄悄的回到床边。我没有考虑如果把护身符给了爷爷,自己会怎么办,这可是亲人,这可是一直无私爱护我的爷爷,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再说了,我毕竟是能看到泥灵的,怎么说也算是有点防备,再加上水工楚给我的残次品小玉石,大不了我就再胆战心惊的逃上一年,等明年再找水工楚做一个护身符。

     看着病房里面无表情的灰色泥灵转着圈,距离爷爷越来越近,我拿出护身符想放在爷爷的身上。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这么做。”

     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响起,我的动作僵在那里。

     我回头,见到老瞎子带着墨镜,左手中正有一块黄泥正逐渐成型。我愤恨的看着老瞎子,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什么泥灵,我和爷爷就不会面临死亡的威胁!

     “不要这么看着我,这里人多,咱们出去说话。”老瞎子扔下一句话就转身向病房外走去,“放心,你爷爷寿命未尽,一时半会这灰灵是不会碰到他的。不过……你的泥灵可就不一定了。”

     我知道老瞎子没有必要骗我,就咬了咬牙,重新把护身符放回口袋里,跟他走了出去。

     老瞎子一直走到医院住院部楼的外面才停下,我追了上来,十分想把这老瞎子揍一顿泄愤。

     “你为什么要捏泥灵!人的性命在你眼里就是这么的轻贱吗?”

     这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太阳逐渐升了起来,老瞎子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找到一处树荫坐了下来。

     “年轻人,不要有这么大的怨念,我只不过是在做我的本职工作而已。”

     本职工作?难道说这老头子的本职工作就是取人性命?

     杀手?我摇了摇头,显示不是,老瞎子显然是某种更玄妙的存在,别人看不见他,只有我可以,他捏出来的泥灵显然不是什么炸弹,而更像是某种预言,难道说……这个老瞎子是来自地府的人?

     这个想法让我不寒而栗,可是却完全说得通,既然水工楚见过阎王,那老瞎子怎么就不可能来自地府?

     “年轻人,不要乱想了,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我来只是告诉你,你爷爷的那个灰灵不是出自我手。”

     说话间,老瞎子手上的泥人已然成型,他一挥手,将那泥灵甩了出去,黄色的泥灵扭曲了几下变成了正常人大小,然后一步步的向医院方向跑去。

     我按捺住要去追泥灵的想法,问老瞎子:“不是出自你手?难道还有其他人捏泥灵?”

     老瞎子拿出一块布,轻轻的擦着自己的手,说:“天底下的泥灵都是出自我手,但是灰灵却不是,因为这两个完全是两种东西。”

     “灰灵?那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