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回 进项
    辅国大将军府的老夫人姓刘,刘家在贵人如云的阜城里没有任何的名号,直到她嫁给老太爷做了继妻,阜城的大小官员们才知道有这么一户人家。

     起初,因着周凎才六岁,老太爷唯恐他寄予厚望的长子沾上后院里的那些腌臜事,索性行军打仗一直把周凎带在身边。

     所以,周凎对刘老夫人不是很亲近,但老太爷临终之前留了话,让周凎要一心一意的孝敬刘老夫人。

     因此,周凎对刘老夫人十分敬重。

     天崇十一年,皇帝一道圣旨,让周凎尚了轩王府的宜城县主赵樱。

     次年开春,周冰采选入宫。

     时年六月,周清越出生。

     三年后,周冰生下十皇子得以晋位贵妃,接着便给老夫人请了三品诰命夫人。

     在宜城县主嫁进辅国大将军府之后,刘老夫人便干净利落的移交了管家权,之后就安心的烧起香拜起佛来。

     但是在天崇十九年,宜城县主在生周清越的嫡亲弟弟周牧远时难产去世,刘老夫人便做主让周清越领了管家权。

     周凎见此,对刘老夫人更是尊重。

     而周清越却是知道,这个刘老夫人是个藏在辅国大将军府的老狐狸。

     刘老夫人的算盘打得很妙,她表面装着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却很不得把辅国大将军府里的花花草草都紧紧地拽在手中!

     宜城县主进门时,刘老夫人交出了管家权,一来因为新妇进门,她作为继母位置尴尬,要留个好的名声。二来宜城县主尽管是天崇帝那远了不能再远的姑姑,但总归和皇室沾亲带故,刘老夫人深藏于心的对皇室的敬畏让她不敢针对宜城县主。

     之后又故作大方的将管家权给了周清越,那是因为她觉得周清越不过是个刚刚经历丧母之痛的八岁的孩童,怎能将偌大的辅国大将军府打理好?

     果然不出刘老夫人所料,周清越很快便将管家权又给了刘老夫人。

     自周清越醒来的时候,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管家权早就被刘老夫人稳稳当当的抓在手里,辅国大将军府上下皆听刘老夫人一人的,就连周清越的清竹园也不例外。

     所以她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清理了清竹园,留在身边的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

     刘老夫人不可能不知道她安在清竹园的人都被找个理由打发了,但她依旧是不动声色。

     今日,这刚刚听了锦屏过来,就差人过来问,周清越知道,这是老太太找个借口让她去文礼堂请安——

     因为周清越养着的这些天,刘老夫人免了她的晨昏定省,所以她乐得逍遥,并没有主动去文礼堂。

     也好,左右逃不过这一天。

     周清越捏着手中的茶盏,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正好从这开始拿回管家权。

     徐徐图之。

     就在此时,扶柳回来了,福身道:“小姐,大管家来了,在外面候着呢。”

     辅国大将军府的大管家叫宋炳德,二十多年前在战场上救了周凎一命,但右腿因此受了伤,走路并不是很方便,接着便在辅国大将军府做了大管家,掌管整个府的大小杂事。

     上一世的时候,宋炳德是周清越的心腹兼军师。

     赵炀登基,根基刚稳之后便执意的要废后废太子,百官以死纳谏后,赵炀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但是却做出了后宫三千独宠一人的事来。

     宋炳德便劝周清越早日为自己打算,把心思放在教导幼子的身上,但是当时周清越对赵炀依旧是沉迷的不可自拔,依旧相信赵炀是被妖女迷惑,对宋炳德的话充耳不闻,直到后来她同自己儿子之间的间隙越来越大,就像那天上宽不可言的银河一般……

     重生后的周清越有时候想想自己上辈子的那些愚不可及的行径,都恨不得一巴掌打醒自己。

     而对曾经谆谆教导她的宋炳德,周清越更多的是心怀感激。

     当然,也有一丝愧疚——

     愧疚当时没听他的话才造成了后来不可收拾的局面。

     “快请进来。”

     扶柳领着宋炳德绕过《四时风景》的山水绘画屏风,撩开翠玉珠帘给周清越请安。宋炳德只见到一个红色的衣角便低头道:“见过大小姐。”

     “德叔请坐。”周清越嘴角一扬,示意槿卉看茶。

     “大小姐近来身子可好些了?”

     宋炳德一边关切的问着一边好好看看眼前的女子,不过二八年华,穿着一身在世家女子中最流行的红色石榴裙,头发被扎成高高的同心双环髻,青黛远山眉以及绯红的樱桃唇显得她素肤若凝脂。

     也不知以后周家的大小姐会便宜哪个小子。

     “好多了。”周清越从宋炳德短短的一句话里听出了长辈关心的意味,就像冬日里的一抹和煦阳光直直的照在她的心里。

     周清越接着又道:“方才宫里周贵妃的宫女锦屏过来说,父亲快回来了……”

     宋炳德听闻拍腿笑着就站了起来,后才想到这是在清竹园,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道:“大小姐,我这是高兴糊涂了。”

     周清越嘴角带着笑意道:“无妨,我今日找德叔来不是为了父亲回来之事,而是问问府里的情况。”

     宋炳德一听是关于府中的事,便道:“小姐但问无妨。”

     “府中的进项源自何处?”

     前世赵炀能够最终登上皇位同他背后强有力的支持离不开,而这支持正是来自辅国大将军府。

     在周清越嫁给赵炀之后,周凎彻底站在了赵炀的一边,不仅在朝堂上为赵炀博得一席之地,而且在私下里给赵炀提供了一座金山。

     满是黄金的山。

     这座山是周凎在打仗的时候,负责探路的探子发现的,后来周凎把这一消息封锁,直到赵炀顺利登基之后,周凎才把这一事情告诉周清越。

     这件事情,宋炳德许是不知晓。

     但他肯定知道府里的钱都是来自哪里的。

     上一世,她就隐隐觉得,周贵妃能够在宫里安插那么多眼线,没有足够的银子是肯定办不下来的。

     所以周清越推测,在她嫁给赵炀之前,周贵妃和赵炀母子的银子来源也是辅国大将军府,只不过不是周凎,而是深居简出的刘老夫人。

     断了周贵妃和赵炀打点上下的钱,势必要断了刘老夫人的银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