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回 博弈
    说话间,赵炀见周清越对他始终是保持着不亲不近的距离,一直未曾放下她的戒心,一开始他还能耐着性子找话茬,但是渐渐便沉不住气了。

     身为深受帝宠的皇子,他从来还没被冷落至此,一个时辰不到,赵炀用尽自己最后一份耐心,谦和的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也该去礼部看看,父皇这次让我全权负责此次舅舅班师回朝的事宜。”

     赵炀本以为提到周凎,周清越能稍稍放下戒心,热情熟络一些,然而他再一次猜错了。

     “既是十皇子还有要差,”周清越嘴角溢着得体的笑,微微侧首吩咐道:“槿卉,好生送十皇子。”

     赵炀越看周清越嘴角的笑,越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没再多说什么便转身走了。

     周清越看着他转身而去的身影,颇为嫌弃的看了眼赵炀坐过的椅子和用过的茶盏,接着就起身留了两个字——

     “丢了。”

     刚进来的扶柳应了一声,便招呼了两个婆子过来把椅子搬走,茶盏也被收走。

     赵炀出了大将军府就往宫里走了,他在路上越想越郁闷,这完全就是他在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直到他见到周贵妃的时候,铁青的脸才稍稍好了些许,问了安之后,赵炀就把今日在大将军府里发生的事同周贵妃说了,当然也提到了性情大变的周清越。

     周贵妃一边逗着在金丝笼中的鹦鹉,一边道:“好好的怎么会性情大变?”

     “儿子也不晓得,以往儿子每回去找她,她都恨不得时时黏在儿子身边,这回……她都不拿正眼瞧儿子。”

     赵炀语气中的不甘心连他自己也没听出来,但周贵妃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嘴角却衔着一抹笑,道:“你难不成真对周清越生了什么心思?”

     说着,她放下了鹦鹉的吃食,净了手便顺势在旁边的月牙凳上坐了下来,探究的看向赵炀,见赵炀没说反驳的话,她接着道:“娘和你说了很多遍,你的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相应地你就得舍弃一些东西。比如说——情爱。

     既是你生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就算周清越没变,娘也不能撮合你二人了。你可懂?”

     赵炀继续是一副顺从的样子,周贵妃的心里稍稍放心些,又道:“虽然战绩斐然的舅舅对你来说是助力,但岳父总比舅舅要亲上一些。更何况,你舅舅不止她周清越一个女儿。”

     听闻此言,赵炀缓缓抬起头,看向周贵妃,“您说的是那个比我小一岁的周汐越?”

     周贵妃颔首,左手端着秘色莲花茶盏,轻轻抿了一口,“你外祖母说过,周汐越乖顺安静,心思单纯,虽然是庶出,给你做正妃不行,一个侧妃还是绰绰有余的。正妃,我同你舅舅好好商议一番再说。”

     赵炀清楚地知道,周贵妃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主,他现在除了乖乖听话还是乖乖听话,一旦惹怒他的母妃……

     赵炀不敢去想。

     “至于周清越嘛……”

     赵炀听着周贵妃异样的语气,心里咯噔一下,按照她的脾气,周清越肯定讨不了好,即使她是她的姑母。

     “本宫隐约记得你七哥——赵煊,还未婚配,改日同陛下提一下,该给七皇子找个玩伴了。”

     赵煊是天崇帝的第七子,母亲是天崇帝的第一任皇后——昭敬皇后,生下他不久之后就撒手人寰了,其后昭敬皇后的妹妹昭睿皇后进宫,待其如亲子,但在赵煊八岁的时候,亲眼看见他的姨母自缢在乾坤宫前的老槐树上,从此被吓得痴傻,心智也永远停留在八岁。

     赵煊今年年初的时候及冠,这一年眼瞅着就要过去了,来年便是二十有一了。

     这对周清越来说,怎么也不是一桩好亲事。

     赵炀下意识的就想要阻止,但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若是他此时开口,必定会惹得周贵妃大怒,左右权衡后,他还是低下了头,没有吭声。

     ******

     阜城这几日都是艳阳高照,前些时候的积雪也一点一点的融化了,阜城褪去了它洁白的裙裾,露出了它原本的模样。

     这日,周清越刚在书房坐下没有一刻钟,便听得扶柳来说,宋大管家来了,她便让她把宋炳德请了进来。

     “德叔,有何事?”

     周清越将手中的紫毫笔放在了一旁的秘色五峰山笔架上,松烟墨在高丽纸上缓缓晕开,宋炳德微微一扫,见纸上的字跌宕遒丽,银钩铁画,心里暗暗叹服,眼前的女子不过二八不到,这字的功力却是当世大儒都得称赞一番的。

     “老夫人今儿递了话,说是要查账。”

     这一句话,加上宋炳德的神情,周清越便清楚了其中的弯弯绕绕。

     距离周凎回京不过半个月左右,老夫人此时急着查账应该是想在周凎回来之前抹平账面。

     “今儿,老夫人还敲打我,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贩盐一事不必告诉大将军。”

     周清越冷笑一声,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眼皮子浅不说,一点常识都没有。就凭她上回让宋炳德拿着将军府的印鉴去赎船,阜城大大小小的官员还能有哪个不知的?

     这个阜城里,连秘密都藏不住,更何况这件事?

     “德叔,你觉得呢——

     这事儿,是能藏得住的吗?”

     “藏不住。”宋炳德摇摇头,大将军得胜归来,有些人正是眼红的时候,怎么会放过这个明晃晃的把柄?

     “不仅藏不住,这件事还有可能为我周家召来灭门之灾,老夫人的眼里只看到了银钱,没看到灾祸。”

     明明说的都是人命攸关的大事,偏偏周清越说得那般风轻云淡,宋炳德再一次觉得这个大小姐不简单,就凭她这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以后不可估量。

     “父亲回京的时候,必定先会回府沐浴,待衣冠整齐之后才会面见圣上,我要的就是和父亲的单独相处,办法你来想。”

     宋炳德怔忡下立马点了点头,周清越的眼神落在桌边的青釉褐彩云纹熏炉上,看着缭缭升起的熏香,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父亲回京那天,老夫人不能出现在大将军府的正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