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回 救兵
    赵煊嘴角高高扬起,还冲她挥了挥手,周清越一时被那笑晃了眼,着急忙慌的放下了帘子,道:“槿卉,找个人把他好生送回去,万不能透露风声。”

     槿卉有些疑惑,送到哪去?

     周清越又道:“七皇子府。”

     槿卉和扶柳完全没想到自己遇到了传说中脑子不大好使的七皇子,不过看七皇子的样子也不像人们口中传得那般傻,至少他——

     俊美。

     这边槿卉刚准备下马车便看到那边赵煊已经被四五个人围住了。

     周清越看了眼这几个人,又看路人都有意无意的避着他们,心想不好,这是遇上混混了。只能让槿卉赶紧去找救兵,再三叮嘱的是别让人知道她的身份。

     槿卉小跑着走了,周清越也在马车里看着对面的动静。

     “哎呦!”一个鹰钩鼻子浓眉大眼的男人装着被赵煊撞了,故作夸张的叫了一声后破口骂道:“臭小子你走路没长眼吗?”

     这话一出,跟着他的那些人都在起哄,赵煊哪里见过这阵仗?被吓得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那几人看赵煊这般好糊弄,直接拿拳头捣着赵煊的胸膛,“撞了人你就别想跑!哥几个这么多人呢,你看着给钱吧。”

     “杨哥,怎么能让他看着给呢?自然得您开个价啊,您都被装成内伤了!”一个人带着谄媚的冲为首的人说道。

     被叫“杨哥”的那人点点头,捂着自己的肚子,道:“的确是撞成内伤了,你说怎么办吧!”

     赵煊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他平日里遇到的那些人明面上都是对自己恭恭敬敬的,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敢围着他问他要钱的人?

     他一紧张害怕就有点结巴,话自然说得也不利索,“我……你……你想要……多少?”

     这四五个人一听便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大声的说道:“原来是个结巴啊!结巴!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一个结巴还敢上街?”

     赵煊整个身体有些抖,同他伟岸的身材有些不符。

     另一个人戳了戳杨哥,小声嘀咕道:“哎杨哥,我看他好像是个傻子啊!你看那身子都一抖一抖的,而且眼睛都飘忽不定的。”

     一群人又是一哄而笑,“原来不是结巴是个傻子啊!嘿小傻子!把你的银两都给你爹交出来!快点的!”

     周清越看着这闹剧,隐隐有些心疼,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但心里清楚的明白,此刻她绝对不能出去,只能盼着槿卉的腿脚快点,早点把沈汝诚找来。

     沈汝诚是开国梁国公家的嫡子,成日流连于花街柳巷,阜城纨绔之首。

     前些日子,他把成王打得鼻青眼肿,而贤妃愣是一声没敢吭,反而是让人备了礼去梁国公赔礼道歉。

     从此,沈汝诚一跃成为阜城最不能惹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赵煊的母后——昭敬皇后的表兄弟,一向又以赵煊的表舅自居,这种事情给他来处理,想必他也会乐意之至的。

     其实,周清越对沈汝诚一点好感也没有,前世的时候,这个沈大公子可没少给她找麻烦……若不是因为这事顾及皇家颜面,她肯定让槿卉去离东市最近的南衙军了。

     正在想着,便有一人扬着鞭子过来了,围着的人群看清来人,忙不迭的散开,却又不甘心的躲在一旁看着热闹。

     那些小混混自然认出了这个裹着大氅、锦衣华服的少年是最近阜城风头正盛的沈大公子,那个杨哥立马换了笑脸迎了上去。

     沈汝诚在马背上一眼就看见了因为害怕和紧张而发抖赵煊,心中的怒火不禁燃了七八分,手一落,那鞭子便结结实实的落在了那个杨哥的身上。

     杨哥被抽了一个踉跄,幸亏他练过几招,再加上冬日里穿得比较多,总不至于破了皮。杨哥手下的混混想上前搀扶,但看着沈汝诚手里的鞭子,都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沈公子这是哪里的火气?谁这么不长眼惹了您?小的立马就去给他剁吧剁吧给您下酒。”杨哥忍着背上的疼痛,硬撑着笑着说道。

     沈汝诚一个利索的翻身下马,将手里的马鞭扔给了身后的小厮,狂狷的一笑:“你的肉给爷下酒,爷嫌弃你脏!”

     说着便朝赵煊那走去,那嘴角的笑掩去了狂狷,多了几分温暖,“是不是那群不长眼的欺负你了?怎么回事?告诉小表舅,小表舅帮你收拾他们。”

     杨哥听到从牙根里冒出来的“收拾”二字,整个人都颤了又颤,他手下的混混也不例外,互相看了看,同时都在心里大叫不好!

     赵煊在见到沈汝诚的时候,心里的紧张和害怕也没了,因为他知道,只要沈汝诚在他身边,他肯定不会受欺负的。

     他还记得上次此次嘲讽他的六哥,被沈汝诚打得半个月没能下床。

     “他说我撞了他,小表舅,我没有。”赵煊指着那个杨哥,说得极为认真,“是我……我在……在追人,他们撞了我,就让我给他们钱。可我的钱都在刘振那里,我和他走散了。”

     杨哥一行人听到方才他们“碰瓷”的那个人喊沈汝诚“小表舅”就知道这回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了,梁国公府亲戚那么多,他们怎么知道一撞就撞个混世魔王的表外甥?

     沈汝诚听了这话,二话不说直接就命令道:“都给爷跪成一排,屁股撅好了!”

     一行人只能认命的照着沈汝诚的吩咐来,待跪好之后,沈汝诚从领头的杨哥开始,用了十足的力挨个踢了一脚,一边踢一边骂道:“给老子记好了!以后再敢招惹他,老子把你们都送进净身房!”

     赵煊拽了拽沈汝诚的衣袖,道:“差不多得了,我没给他们钱。”

     沈汝诚直接骂了一句,“你这个傻子,在这充什么好人?他们就是得了一种叫欺软怕硬的病!这病不治好了以后还是出来祸祸人!”

     见赵煊低垂着眼睑不说话,沈汝诚无奈的道:“罢了罢了,我算是怕了你了。”说着就使个眼色给自己的随从,就把赵煊拉到一旁,小声问道:“告诉小表舅,你方才追得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