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樱花酒吧
    突然出现的力量让他感到兴奋的同时也有些惊惧,不知是福是祸,难道昨夜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为了验证力量我一拳击在树上。

     然而得到的是却是锥心的痛!

     手骨砸在树上,痛得他捂手蹲下,一看手背,全是血。

     我摇头苦笑,这下好了,把自己给坑了。

     果然还是没有发生,一夜成为高手的事情怎么可能出现。

     有些失望的回到教室,可是他又想不通,刚才摔胖子的力量从哪里来的,明明很轻松就做到了。

     教室外一位老师正经过,突然,身旁的一棵小树忽然折断,朝他砸了下来,幸好躲得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进了教室依然惊魂未定。

     他是我班上的经济学教师,他把刚才遇到的事情分享给学生,让他们以后走路多留点心,不料我听完之后立刻起身跑了出去。

     把班上的同学和老师都搞蒙了。

     来到刚才挥拳的那颗树前,看到自己击拳的部位折断内心狂喜不已。

     也就是之前的那一拳不但有效,而且威力刚猛。

     哇!

     我兴奋的低吼一声,内心的狂喜再也无法克制的手舞足蹈,直到老师在身后轻咳一声才回过神来。

     回到教室,我一言不发,经济老师并没有责怪他,毕竟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放学后,我立刻前往樱花酒吧,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年,一周来三天,一晚工作四个小时有一百块钱的工资,对他来说非常不错了。

     今天心情特别亢奋,他打算喝上两杯,老板娘人非常好,人长得也漂亮,不知道是不是人妇,反正从未见过她老公。

     她每天脸上都挂着笑容,很多学生和年经的蓝领金领都喜欢来这里来,这里不缺年经的美女,光是幽雅安静的环境就能让人着迷,更别说还有一个很漂亮的驻唱歌手。

     她叫叶荷,另一个学院的学姐,唱的非常好听,我很喜欢听她的声音,这是一个用灵魂在唱歌的女孩。

     一年来,没见她跟谁交流过,来了就唱,唱完了就走,很神秘。

     “阿成,先别走陪我聊聊天。”

     临走之时,老板娘竟然主动邀我聊天,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一年多了这还是第一次。

     “陈姐,你喝酒了。”我只知道她姓陈,除此之外别无所知。

     “今天心情不太好,你说姐美不美?”

     突然这样问,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还是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老板娘,发现岁月的洗礼并没有带走她的芳华,反而让她具备着少女所不具备的成熟魅力。

     她的玉唇红润光泽,皮肤白嫩,虽然眼角已经有了几丝细纹,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反而是添加了几分妇人的成熟气息。

     再看她的秀发整齐有叙的盘在脑后,显得气质高雅。

     身材玲珑曲线分明堪称完美,这个女人的美貌绝对能让任何男人的心中激起波澜。

     “怎么,我入不了你眼吗?”陈静见我看着自己发呆嘴角浮现轻微的笑意。

     “不,是太美了。”我回过神来忙道。

     “是吗,那人好不好。”

     “好。”我见她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这眼神太诱人让他大感吃不消。

     这一年他可没少偷偷的瞧着她,这么漂亮的女人男人是管不住眼睛的,更何况这次这么近的看,更加挑动我的心弦。

     老板娘幽幽一叹,“可为什么就有人不懂得珍惜呢?”

     我沉默,他不懂爱情,没有谈过恋爱的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时,有人接了老板娘的话。

     “我珍惜啊,别开店了跟我过吧。”几个青年走了进来,当头的中年人浓眉宽额,鼻挺朱唇倒是一表人才,但给我一种很阴冷的感觉,看着就是不舒服。

     “血狼,你不怕死吗?”老板娘眼中厉芒一闪。

     中年人拿起老板娘喝的酒一口干下,之后凝视着她的眼眸,“我的命只有我自己才能掌控。”

     “是吗?你刚才喝的可是毒酒。”

     “那我也是心甘情愿的。”血狼冷俊的脸上多了一丝微笑。

     我坐在一边很尴尬,这两人像在搞情调,于是站了起来,而就在此时,老板娘拉住了我,起身突然依偎在我的胸膛。

     这个举动吓了我一跳。

     “他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征征的望着依偎在胸前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受宠若惊。

     血狼扫了我一眼,白白净净学生哥,别逗了,他不相信,可是老板娘再做了一个亲密的动作,她吻了我的脸颊。

     这一幕气得血狼杀机外泄,而我呢,差点没晕过去。

     老板娘身上的香水味已经挑动了他的神经,再来这么一下,他这原装货哪能抵挡,差点就爆发了,还真就是这么夸张。

     他一手紧紧的撑着桌子,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紧张和激动,血狼的眼神也让他不寒而栗,连忙看向别处。

     没想到初吻竟是这样被夺了,不过被这个成熟的女人夺走了也是一种荣幸吧,在压迫的气氛之中这种感觉既刺激又妙不可言。

     “血狼,没有缘份的事情不要强求。”老板娘看着血狼淡淡的说道。

     血狼怒火填胸,我这小子只不过是一个替身,傻子都有看出来,但是陈静不惜拿自己的清白来拒绝他,这让他很难接受,于是把气撒在我身上。

     “你可知道后果?”血狼语气倒是很平淡,但我发现他手中的杯子被揉成了碎片。

     “你若要敢动他,你也应该知道后果。”陈静冷冷的回着。

     “好,我倒想看看有什么后果,小子以后小心罗。”血狼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陈静很清楚血狼是什么人,会做出什么事,今晚这样的决定不是她预先想好的,而是临时决定的,待血狼走后,她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阿成,对不起,好像把你卷入了不应该有的风波之中。”陈静从我身上离开,轻轻的拔着额头的刘海,一脸歉意。

     我微微有些失落,果然自己就是个挡架的。

     “陈姐,别这样说,没有你的照顾,我生存都有困难,能帮上你,我很荣幸。”

     虽然那个血狼不是什么善类,但我真的不害怕,好奇怪,只有激动和兴奋。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血液在沸腾,那是一股从未有过的战意。

     “你明天搬来跟我一起住吧!”

     陈静此话一出,我惊在当场,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姐,我---我没听错吧。”

     “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这事既然是我惹出来的,当由我来负责,血狼这个人非常危险,你只有跟我在一起他才不会动手,怎么,你不方便?”

     “不是,我无所谓,可你是女孩。”我说话的语气有些颤抖。

     “我没有关系,你是和我住在一起,不是住在同一个房间,别想歪了。”陈静瞟了我一眼,暧昧的笑道。

     “我---我没那样想。”我发现自己耳朵发热,这气氛太难受了。

     “想那方面的事也正常,不想才不正常,我说的可是认真的,明天必须搬来。”

     “陈姐我---”

     “有话就说。”

     “我想上洗手间。”我不知道这时候说出这话让人想歪,陈静眼神往下一瞄,脸色微红的点点头。

     我快速的跑进了洗手间,使劲用手洗脸,把身上的燥热的血冷却了下来。

     女人就像是毒药一般,让男人可以短暂的变成白痴,一想到要与老板娘住在一起,我的血怎么也冷不下来。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气氛变得更奇怪,老板娘好像不好意思看他,“陈姐我走了。”

     “等等,还是我送你回去吧。”陈静为了我的安全考虑临时决定。

     老板娘又换车了,有钱人果然任性。

     我从来没有坐过她的车,这次看起来更高档,也许是限量版的,坐上去起很柔软,车子很稳速度又快,而且还是高智能的,时时提醒车间距离,速度,前方路况,这让他大开眼界。

     我时不时在车内后视镜那里偷看陈静,侧面看,这个女人真的好美,夜色之下,一股血液在燥动,他连忙移开眼神,望向窗外,香车美女,真是诱人之极,可惜,只能看看。

     校门外,陈静把车停了下来,人也走下车,她要目送我回校才肯走,这女人又把他感动死了,成熟的女人就会体贴,落实到细节,触动了我的心灵。

     娶妻当如此,要是能拥抱一下就好。

     我这样想着,不料,陈静真的上前两步抱了他一下,只听她道:“送你回来,抱一下不过份吧。”

     “陈姐,你这是要我命啊。”我真是坐过山车一样,血液刚静下来,瞬间又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