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湖边倩影
    “别想歪了,只是抱一下,进去吧,我走了。”陈静微微一笑,坐回了车内。

     “陈姐,你慢点,我看着你走了再进去。”这个晚上,两人关系显然进了一步,一年来,陈静从来没有送他回来过,更别说抱他吻他了,对他来说这就像做梦一般。

     我就像是铁树开花了,大学这两年,求了几个女生都没成功,如今自动送上门来。

     陈静的美貌,韵味,气质秒杀这些所谓的校花,就是傅心涵也差了许多。

     可能是在社会上练出来的气质,复杂但迷人,不像学生那般单纯。

     今晚注定是无眠之夜,我心情无法平静下来,就像初恋一般,浑身燥热,胡思乱想。

     但是他知道,自己可能无意又得罪了一个人,血狼,他也许比夏候渊更恐怖,更危险。

     已经九点了,校园里的树林之中长椅之上,有许多情侣搂在一起,我特别羡慕她们,就这样看了整整两年,可想而知内心多么渴望找到一个女友。

     在大学,成为学霸容易,但是找个女朋友不容易,现在的女人眼界很高,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择偶标准更高,我知道自己输在很多方面,或许自己定位太高了,不过,今晚经历的一切让他知道,爱情来时挡也挡不住。

     心态放平了,看到那些亲亲我我的情侣,我也没有其它想法了,路过小湖边时,忽然发现一个女子正在下水。

     不会是寻短见吧。

     我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跳下水抱住女子往上拉,情急之下,劲非常大,也不管怀中女子挣扎,很顺利的把人抱回了岸上。

     啪!

     我刚松开手,迎接他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打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女子,他张开了嘴巴,好美,夜色之下,此女如仙子一般的容貌瞬间吸引了我的眼球。

     “神经病,再看我插了你的双眼。”女子愤怒的看着我道。

     “大姐,我好像救了你吧,不多谢也就罢了,干嘛打我。”我也一股怒气往上飚。

     “谁让你救了,有病,本姑娘每天晚上在湖里游泳要你多管闲事,还敢吃老娘豆腐。”女子气道。

     “我以为你要寻短见,哪知道你在游泳啊?”我无语,这爱好还真是与众不同。

     “你才寻短见,本姑娘想长生不老呢,你哪个班的,叫什么?我要找你班主任谈谈。”

     “不用了吧,都是误会,我也是出于好心,最多我向你道歉,下次我当看不见。”我一脸不爽。

     “什么!还有下次我剥了你的皮。”

     “不敢有了,这么飚悍的女人,我连沾边都不敢。”我忙道。

     “知道就好。滚!我的雅兴都给你弄没了。”女子站了起来,这才感觉胸前一阵疼痛,这小子力道还不小,哎哟,下次要找更偏辟一点的地方才行。

     见我离开后,女子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世道好人咋没好报呢,没理由挨了一顿骂,一进宿舍,我闻到了一股酒香味。

     “陈杰,你小子又偷喝。”掀开下床的被子,陈杰这小子正在看着一本杂志,另一只手拿着酒瓶,那种几十毫升的小诸葛,真会享受。

     “小声点,被抓住要记大过的。”陈杰笑道。

     “只买了一瓶?”

     “哪能啊,还有一瓶,这不等你回来嘛,咦,搞什么鬼,全身湿答答的。”陈杰坐了起来。

     “没事,天太黑路滑,掉湖里了。”

     “悲催的小子,我还以为是英雄救美呢,赶紧洗澡去,别着凉了。”陈杰被子一盖,继续看他的杂志。

     我苦笑的摇摇头,这就是陈杰,有美女杂志一看,兄弟果断的扔到一边。

     拿着桶来到打水间。

     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又与湖里的那个女子相遇了,此刻在灯光之下,整个人看得更加清楚,一米七以上的身材,头发很长很黑,瓜子脸,弧唇,眼睛有神明亮,像极了某位女明星,风姿绰约,这样的女人怎么没有被星探挖走。

     “又是你!”女子第一眼没认出来,见我看着她才想起来。

     “是啊,好巧。”

     “你小子不会是跟踪我吧。”女子脸色沉了下来,很可怕。

     “大姐,我打个水要不要这么凶,哪天你把我扔到湖中我们就算两清了,这样行了吧。”我道。

     “嗯,这个提议不错,我记下了,不过,最好还是别碰上。”挥起粉拳,咬牙瞪眼,颇有威势,看着她提着水离开,我松了口气,这女人有时真是不可理喻。

     “我!”

     听到有人叫我转过身来,只见一个蒙面黑衣人看着他,疑惑之时,突然肚子上挨了几刀。

     “有人要你死,别记恨我,记住下辈子眼睛放亮点。”黑衣人拔出刀转身消失在夜幕之中。

     “谁要杀我,夏候渊,还是血狼!”我捂着肚子想问,但撕心的疼痛正麻痹着他的神经,他能感觉到自己离死亡很近,眼神渐渐模糊。

     过了一会,听到有女人在叫他,之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爸,妈,别离开我。”我惊醒了过来,随后感到肚子一阵疼痛,还会痛,看来还活着。

     我有一些庆幸,而此时,一个女子走进了房间,手里提着水壶。

     她不是陈静,也不是傅心涵,而是那个湖中女子。

     “你怎么------”

     “醒了,看来是死不了了。”女子摸了一下我的额头,烧也退了。

     “是您救了我。”

     “废话,要不是我桶漏水了回来再打一桶,你就见阎王了。”女子道。

     “谢谢!”

     “你小子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往死里整,你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

     “啊,我的课程要落下了。”我此时想到的上课,一直以来发誓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好学的,你的老师说了,出院之后,如有需要可以随时找他们,会给你补课的。”女子笑道。

     我一时看呆了,这女子笑起来真不是一般好看,“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姐姐。”

     “叫我老师。”女子正色道。

     我愣了,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师,一脸不信。

     “你用这种眼神也没用,我是大三的英文老师。”女子一脸自豪,那么年轻当上老师靠的可不是脸蛋,而是能力。

     “老师,真没看出来,您这样上课,谁还能专心听课啊。”我打趣道。

     “小子,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心往别处使。”英文老师点了一下我的患处,提醒他说话小心一点。

     我自然老实了许多,一会,傅心涵走了进来,手里提着饭盒。

     “学姐。”我觉得自己太幸福,这插自己几刀的家伙不但不能恨,反而要感谢他,平常梦寐以求的一幕没想到现实之中还真上演了。

     “别起来,杨老师,您回去休息吧,换我来看着他。”傅心涵道。

     英文老师扭扭腰,打了个哈欠,见我看着她,忙用手捂着嘴,脸色微红的嗔了他一眼,拿起包离开了病房。

     “学姐,这三天就您跟那个老师在照顾我吗?”我看着漂亮的学姐,对她真有说不完的感谢。

     “我也奇怪,这杨老师对你可真好。阿成,以后放学吃饭都跟我一起吧,都是我害了你。”傅心涵很内疚。

     我连忙摇头,这件事怎么对学姐,摆明人家针对的是他。

     而且什么人下的手都还不知道,只是有可能是夏候渊,但是没有证据也不能胡说。

     看到我的心肠这么善良,傅心涵更是心疼,一个没有父母教的孩子不但没有学坏,而且拥有良好的品德,又很自力,做到这些可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