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尴尬一幕
    我没有回应,此刻他正沉浸于极其震憾之中,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脸色惨白。

     当他小解之后,忽然发现双掌浮现一丝丝绿色的幽光,接着越来越多,而且在变大,那幽光就像精灵一般,它们在双掌之上翻滚着,而随之而来的是双手的快速恢复,当指套被拉出来时,它们随之一敛,一起没入了双掌之中,再也无迹可寻。

     我看着这样的奇异现象,差点没被吓死,他再次见到了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那些幽光是什么东西,竟然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治好了双手,它们从哪里来的,又是怎么消失的?

     天啊!

     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傅心涵见我久久未答连忙打开了门,只见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发呆,她也被惊到了,“这---这怎么可能!”

     我的伤她最了解,没有一两个月休想彻底完好,可眼前的一切,她无法解释。

     “学姐,我---我好像真出问题了。”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恐慌的。

     “阿成,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有异常的?”傅心涵很快镇定下来。

     我想了一下,确定是从夏候渊打了自己之后发生了变化,最直接的变化就是力量忽然变强,恢复能力则堪称变态。

     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也无法做到如此强悍的恢复力,正因如此,我才怕,万一是被服了什么药提前激发的潜能,那岂不是寿命会变短,有些电影是这么演的。

     我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傅心涵,难而她又想不通了,因为夏候渊没理由在我身上试什么药,他不会给自己制造一个强大的对手。

     或许还有别的原因?至少在她眼里,夏候渊家族绝对没有如此神秘的药方存在。

     “阿成,你这项能力千万不要轻易示人,我怕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明白。”我知道一旦示人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到时他可能比国宝还珍贵。

     我可不想成为那些专家台上的研究物品。

     我来到大厅见到陈静感觉气氛还是有些诡异,我不禁有种想躲避的想法。

     还好,傅心涵的话题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陈姐,阿成你们猜我这几块石料买了多少钱?”傅心涵道。

     “心涵,你玩石?”

     “嗯,说实话,我这幢别墅就是从这石中来的钱。”傅心涵特别的骄傲。

     “难怪家里有那么多翡翠雕件。”陈静释然了。

     “其实是我运气好,至今为止没有怎么亏过。”

     “学姐,你们说这石头里能出翡翠?”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完全无法把形状各异的石头与翡翠联系在一起。

     “大部份的翡翠都是从石料里面开出来的。”

     “就是这桌上的石料里?”我拿起石料。

     “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完全是靠赌的。”

     见我左右上下翻看,傅心涵笑了,陈静也微微一笑。

     她倒是知道这石料是要切出来的,不过切之前倒是可以用石料的水种来判断。

     透明度好的,里面可能比较有料,但也不是绝对。

     在云缅边城,那里聚集着数以万计的玉石商人,巨商与巨穷每天都在那里上演,傅心涵的石料就是假期时从那边买过来的。

     拿回来是让罗成开开眼界,也想带他发点财,这样就不用再去打钟点工了,为了我也是操了不少的心。

     “这么大块的石头应该不便宜吧!”陈静凑过来看看。

     “一块七十万,一块三十万,还有一块十五万。”

     “这三块石头就一百多万。”我暗暗咋舌。

     “这是小打小闹,那些富商玩的可是几千万上亿的。”对于他们的疯狂,傅心涵也觉得很刺激,特别是在开料的那一幕。

     “简直丧心病狂。”拿着钱这么玩,我听了都觉心脏受不了。

     “有钱人不在乎,来,你们猜猜,这三块石料里面有没有翡翠?”傅心涵考验我两人。

     陈静摇摇头,她根本不懂,不过,她猜其中最大的那块。

     我眼神一开始也迷惑看不懂,不过后来他的眼神越来越有神,脸上竟然出现了笑容,那种会心的笑容把旁边的两女都感染到了,笑得很真,很迷人。

     “阿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看着好奇的两女,一脸微笑。

     “快说啊,急死人。”两女同时拍了我一下。

     “我好像知道里面的情况。”

     “什么!”

     两女惊呼不已,随后一脸怀疑,见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又不免有几分相信。

     “你能透视?”陈静问。

     “不能。”

     “那你怎么能看见?”傅心涵笑了,她觉得我在开两人的玩笑。

     “我不清楚,反正就知道,这三块之中只有最小的这块有翡翠,而且中间有一条很长的痕,这样应该不算是好玉吧!”我指着石料道。

     “你是说另外两块石料没有一点翡翠?”傅心涵不相信。

     “我敢肯定,里面全是白的。”

     “怎么可能,以我多年的经验不可能会走眼的。”

     傅心涵忘了之前带她入行的爷爷说过一句话,赌石这一行没有什么专家,靠的是六分技能四分运气。

     “切开来就知道对不对罗,我也很想看看。”我比两女还期待,如果真是自己说的那样,那下次他一定要让傅心涵带他去一趟云缅边城。

     三人来到石料坊,这是傅心涵专门弄的一个地下室,里面有一大堆翡翠和石料。

     带着将信将疑的想法傅心涵打开了最大的一块石料,连开三刀果然里面全白。

     再开三十万买的那块,同样,啥也没有。

     开到第三块第一刀,终于见涨了,用手电透光过去,水种也非常好,从这一刀看,这绝对是一块上等翡翠。

     傅心涵微笑的看着我,“这块你看错了吧。”

     “这只是其中一面而且,你开开侧面看看。”我胸有成竹。

     傅心涵还就不信了,于是又朝侧面开了一刀,陈静凑上前好奇的看着,这个过程她觉得很刺激,很紧张,转眼就不见了几十万,有可能上百万就亏掉了。

     果然,切开时,一条深深的黑痕印在翡翠之上,两女同时看着我,如获至宝一般。

     “快说,怎么做到的?”

     两女把他拉回大厅里,非得一听究竟。

     “我体内有些东西能渗进去,然后把里面的情况反馈回来,所以我知道。”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两女倍感好奇。

     “无法解释,反正像电影里幽灵一样的东西。”

     “去,尽瞎说。”两女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我自己都吓了一跳,骗你们做甚。”我苦笑不已。

     “说真话,别忽悠我们?”

     “当我没说,反正说了你们也不信。”我无语了。

     傅心涵和陈静打了我一下,“不说算了,你不是肚子饿了吗,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傅心涵起身朝厨房走去。

     待她走后,陈静望着我,小声问道:“阿成,我和师妹是怎么回来的?”

     “自然我带回来的。”

     “暗盘怎么可能轻易让我们离开,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我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与暗盘做了交易,“陈姐,可能是他们不想得罪你们吧。”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陈静活了差不多三十年,岂会看不出我没有说实话。

     暗盘的恐怖她是亲眼见过的,能安全回来不像是他们的作为,她一定要搞清楚。

     自己不应该带我去那个地方的,后面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也许是该动动暗藏的力量了。

     在社会上立足多年,她可不仅仅是酒吧的老板娘。

     “陈姐,你手给我。”

     “干嘛?”

     陈静闻言为之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