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0:神奇技能
    “我看能不能治好你的伤。”我一是想转移话题,二嘛想试试自己身上的奇异能力能不能帮上陈静。

     “你能治内伤?”陈静更不懂了。

     “你忘了,我有快速恢复的能力。”

     “难道这种能力还能转稼不成?”陈静好奇的伸出了手。

     我握住陈静的手,瞬间感觉很柔软,很滑嫩,这是他第一次握女人的才。

     说起来还真是很失败,不过现在能握上绝色美女的玉手,也算没白活。

     “咳咳!”

     见我握住手后傻傻的愣着,陈静脸上闪过一丝红润,为了避免自己的异样,于是提醒一下我。

     我耳朵瞬间通红,很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陈静,刚才我的心思真的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好意思,我再试试。”

     这次我集中精神了,握着陈静的手,也看着自己的手。

     不出所料,神奇的一幕真的出现了,那些幽蓝的光点像流水一般流入对方的手中,源源不断。

     陈静倒是看不到什么,但是能感受到,很奇怪,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能量涌入自己的身体之中,就像感冒发烧能清楚的感应到。

     她吃惊的看着我,真是没想到在自己眼皮下工作了那么久的学生竟然如此神奇。

     更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身体此刻就像是在冬天的寒风里突然被温暖阳光包围意境,妙不可言。

     我的体会又不一样,不知道为何我能看到渗到陈静体内的幽蓝光点竟然挟带着各种色彩的光点回到自己的体内。

     从而让我感觉飘飘欲仙,就像男女之间天地大战至最后一刻时的感觉,不想结束。

     “你们不是吧,我刚走开一会就这般亲密了?”

     傅心涵的话打断了两人,陈静连忙缩回了手。

     “学姐,你想哪去了,我在帮陈姐治疗。”

     我甚是得意,今晚让他发掘了自己的能力,只是刚得意完眼前一黑,人倒在了陈静身上。

     “罗成!”

     这一幕把两女吓了一跳,傅心涵忙查看我的情况,发现鼻息均匀这才放下心来。

     “他没事,只是晕过去了。”陈静也略通气机,她也松了一口气。

     “这小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傅心涵笑道。

     “心涵,说实话我认识阿成一年多了竟然不知道他竟然会治疗内伤,不用药方,也没用内家真气,想想都不可思议。”陈静好久没有对一个男人如此上心了。

     “我也是,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他,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不会武功。”

     傅心涵就是内家高手,我的情况她一清二楚。

     “这一点我也赞同,不过,他体内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绝对不比内家真气差。”陈静道。

     “等他醒来一定要里里外外的好好研究一番。”傅心涵不打算放过我。

     此时的我已经醒过来了,刚好听到这些话,当她们一起到厨房时,他便起身离开这里,女人要狠起来可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到了大门口,小心翼翼的伸手拉门,不曾想门被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贵妇踏了进来,两人都吓了一跳。

     “啊!你是谁?”手上的皮包掉在了地上。

     “嘘!阿姨小声点。”我连忙求助。

     “有小偷啊。”

     没料到贵妇反而大喊一声,很快,傅心涵就从里面闪了出来,陈静随后也到。

     “妈,小偷在哪?”傅心涵看着她老妈左盼右顾。

     “近在眼前啊。”贵妇指着我。

     “阿成,你什么时候醒的?”傅心涵双手叉腰怒目而视。

     陈静见我左右不是的样子忍禁不住在一旁的抿嘴而笑。

     “我刚醒,想出来透透气。”我无奈,看来今晚是走不成了。

     “透气也不用出大门吧!”傅心涵可不是笨蛋。

     “我听到有声音,所以才过去的。”我看了贵妇一眼,找到了个台阶下。

     贵妇看着我脸上惊容变笑容,好啊,闹了半天女儿藏了个男人,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

     “嗯咳!”

     “阿姨,您的包。”我连忙捡起地上的包递给贵妇。

     “心儿,还不让我进去吗?”

     “妈,瞧您说的,这不就进去了嘛。”挽住贵妇的胳膊瞪了我一眼,不用猜,要不是她老妈来,我这小子估计溜了。

     大厅之中,我被贵妇一直盯着,这感觉太难受了,坐立难安。

     “心儿,现在是不是该介绍一下了。”

     “妈,这位陈姐是我朋友,他叫我,是我的学弟。”傅心涵看到我惊恐万分的样子想笑又笑不出来,这小子到底在怕什么。

     “小陈长得可真漂亮。”贵妇早看出来了,这个陈静比之女儿尤胜两分。

     “阿姨过奖了,您也很美。”

     “我老了,不过你真会说话,这小伙子长得也不赖,你不像是本地人,家在杭城吗?”

     我闻言脸上黯淡了下来,旁边的傅心涵连忙拉了贵妇一下,“妈,有什么好问的。”

     “心儿,妈肯定得问清楚了,想做我女儿的男朋友没有一定的身份那可不行。”贵妇正色道。

     傅心涵一听慌了,连忙看着我,此时正好他对视过来,吓得她连忙移开眼神。

     “妈,你乱说什么,都说是我学弟罗。”

     我反倒是笑了,“阿姨,你搞错了,我不是学姐的男朋友,我哪配得上。”

     傅心涵一听心都凉了,这可不是她希望发生的那种节奏。

     “你倒是有自之知明,不过,论长相你倒也不差,但阿姨看中的是家世,毕竟要为心儿以后的幸福着想嘛,你应该理解吧。”贵妇笑道。

     “当然理解,您放心,我绝无那个心思。”我不知道这话伤了傅心涵的心。

     但是陈静看出来了,于是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哎哟,好疼。”我看着陈静一脸不解。

     “心涵,你们母女聊,我们先回去了。”陈静怕我再多话,于是拉着他往外走。

     “不是说好在这住一晚的吗?”傅心涵心中失望,但是没表现出来。

     “我已经没大碍了,改天有空到我吧里来坐坐,我们再好好聊聊。”陈静笑道。

     “好吧!”

     “学姐,今天谢谢你!你对我的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我跟陈静走了,傅心涵眼里顿时起雾,贵妇一看也甚是心疼。

     “心儿,你骗了妈妈。”

     “妈,谁要你多事了。”傅心涵委屈的叹气。

     “你是我女儿,我想了解一下还不行吗?”

     “你什么也不知道就乱说,以后我个人的事情你不要管了。”傅心涵气道。

     “你这是什么话,终生大事轮不到你作主。”

     “爸都不管,你若再管,我这辈子都不嫁,我不舒服,你自己坐吧。”傅心涵说完跑上楼去。

     “心儿,那小子有什么好。”贵妇气得脸色发白,她拿起手机看着里面的照片,原来她趁所有人不注意把我拍了下来,她要查清楚他的底细。

     这是作为母亲保护女儿的一种方法,虽然不妥,但是无可厚非。

     路上,在陈静的一番引导之后我才想到了刚才的回话,想想傅心涵为自己做了那么大的牺牲,那些话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傻蛋,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陈姐,你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心涵喜欢你!”

     我惊愕的望着陈静,如遭五雷轰顶,“这,这怎么可能!”

     “只要还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

     “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

     “谁说一个女人不能喜欢一个普通的男人,在别人的眼里,你又怎么知道自己很普通,需知看的角度不一样,体会也就完全不一样。”陈静道。

     “我还是不相信,陈姐,根本不可能。”我摇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