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寄情相思中
    一眨眼的功夫,天空又重新明朗起来,光头大汉骂骂咧咧的∶“操,这该死的老天神经发作了吧,一会黑一会白的!”

     “把我的项链,还给我!”

     梁狂从地上站起身来,低垂着头,发出沉厚的声音,光头大汉一怔,扭过头来,一脚又朝梁狂身上踢过去∶“你个小兔崽子,敢跟老子讨价还价!”

     光头大汉这一脚力度很大,就算是对正常壮汉来说,踢在身上也是难受不得,更不用说瘦弱的梁狂,估计会被踢得半死不活。

     “操……”

     可让光头大汉一下就颤住了,自己这一脚踢在空中,竟被梁狂一只手抓住,而且还是抓得死死的,且力度很大,瞬间让光头大汉嗷呜的叫了一声。

     “我再说一次,把项链还给我!”

     梁狂慢慢抬起头,瞳孔当中闪烁一股怪异的黑芒,一脸冷漠,语气十分冰冷,跟之前那胆小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连他二叔梁大柱也是惊愕不已,他十分清楚梁狂的为人性格,从小就手无缚鸡之力,可眼下竟然一只手抓住了光头大汉的脚,身形还纹丝不动,足见其力量生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个小兔崽子…”

     光头大汉怒喝一声,显然不肯眼前这个小子服输,他一咬牙,另一只脚蹬离地面,也朝梁狂踢去,岂料这样的动作,在此刻梁狂眼中,却是充满了轻蔑。

     “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

     在光头大汉这第二脚踢来的瞬间,梁狂的另一只手快速出击,像一把大钳再一次的抓住光头大汉的另外一只脚,以光头大汉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梁狂将他当成两根木棍,往地面狠狠摔砸去!

     吧唧一声,光头大汉的脑地被砸得鲜血一溅,还没来得及发出痛苦的叫声,就被梁狂给活活砸死在地上,那模样之惨,血淋漓的,连脑浆都被砸出来了,空气里骤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这一幕吓得其他的山贼都惊愣住了。

     “强子…”

     梁大柱看得是倒吸一口凉气,眼中的惊愕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梁狂这么血腥的手段,十分骇人。

     “都给我站住!”

     其他的山贼反应过来,正要拔腿逃离之际,却被梁狂冷冷一声喝斥在原地,这些山贼看着梁狂均是头皮发麻,脸上尽是震惊之色,要知道这光头大汉的实力,足可以碾压他们,这么强悍的一个匪首,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惨死在这小子手中,而且手段还是那么的血腥,如何让他们不感到心惊‘…

     “梁狂弯腰捡起地上的那条项链,在衣袖上擦拭去灰尘后,重新带回脖颈上,转过身来看着这十多个山贼,眼中黑芒一闪,嘴角微翘∶“敢动我东西的人,都得死…”

     梁狂身形一动,梁大柱只觉得眼睛一花,只看到人影在面前来回窜动,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叫声,十多秒后,当梁大柱定睛一看,这四周地上,躺着一具具山贼尸体,鲜血正从他们身体里流淌出来,渗透进大地。

     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的是,杀死这些山贼的人,正是梁狂!

     因为他的手中,正拿着那个光头大汉的虎头大刀,刀上布满鲜血,虽然梁大柱也是个江湖人,但这样的一幕,无比刺激到了他的心头,此刻梁狂尽管站在面前,他都不敢走上前去,因为此刻的梁狂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正当梁大柱不知该怎么办之际,他面前的梁狂忽然扔掉大刀,整个人好似一软,便瘫倒在地上…

     等到梁狂睁开眼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让他陡然从床上坐起来。

     “箐儿…”

     可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自己之外,并无他人,梁狂先是一怔,旋即苦笑叹道∶“她早已经离开了泰昌城…”

     说着,梁狂摸了下胸口的吊坠,有微微生冷。

     这是梁狂自己的房间,原来他在黑风岭杀了那些山贼晕倒之后,就被二叔梁大柱给送了回来,梁家几乎找遍了整个泰昌城的郎中为他检查,但所有的郎中都告知,说梁狂的身体健康良好,并无大碍,但却又找不到这昏迷的原因,直到昏迷了三天后,这才苏醒。

     梁大柱将黑风岭梁狂杀山贼的事情,告诉了梁狂的父母,得到的除了震惊之外,再无别的原因,尤其是梁狂的父亲,怎么都不敢相信这平时终日与书打交道,手无缚鸡之力的梁狂,竟会变得如此凶狠血腥。

     为了证实原因,梁狂的父母跟梁大柱,向梁狂发问,这一说,连梁狂自己都感到惊愕,他说对杀山贼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完全没有任何的记忆,好似并不像他自己做的一样,可梁大柱在一旁,是亲眼看到的,的的确确是梁狂杀了那么多山贼,这两者互相冲突,变得十分的矛盾。

     “在黑风岭,我最后有印象的是,在天突然黑了那一瞬间,之后我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说,是那黑光…”

     想到这儿,梁狂心里颤了下,他赶紧浑身上下摸了一番,又是动手动手,发现全身没有任何毛病跟痛点之后,这才稳下心来,自慰的嘀咕∶“难道与那黑光没有关系,杀那些山贼,是我自己爆发出来的潜能?”

     对于这个没有答案的怪事,梁狂父母跟梁大柱也不再去追究,好在梁狂杀的都是一些山贼,即使官府知晓了此事,也不会去追查杀人犯的,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梁家把所有的心绪,全都放在了梁狂被当选为飞剑宗弟子的事上。

     虽然梁家在泰昌城是一个小家族,但人数却也不少,梁狂的父亲有九兄弟,梁狂父亲排名为老大,这次梁狂被录为飞剑宗弟子,早就在梁家人中传开了,梁狂的父母跟梁大柱只报出梁狂被录为仙人的消息,将黑风岭的事情,给深深的埋藏起来,虽然梁狂杀的是山贼,但总归杀了人,手里沾着鲜血,这种事情传出去,有损梁狂的形象,对此梁狂却是一脸的懵,他自认为没有任何印象对此事,也就任由父母去操办。

     梁氏宗祠里大办宴席,庆祝梁狂做了仙人,从今以后,梁家可谓是出了一个风云人物,让梁氏家族的名字,在这泰昌城也会传开。

     宴会上,梁狂身穿一身大红袍,袍子上有梁狂母亲亲手秀出的一副青龙吐珠图案,意寓着梁狂今后飞黄腾达,众一干亲戚均都来祝福梁狂,各种奉承的话,各种大包小包礼物,各种羡慕的眼神,让梁狂父母脸上是笑容满面,乐得合不拢嘴。

     尽管梁狂知道这些人的目的,基本上都是为了攀龙附凤,但他心里也高兴,因为他父母也高兴,人生路上,能够父母喜笑颜开,就是为人子女的基本准则。

     “强子不仅长得一表人才,又饱读诗书,现在又当上了仙人,感情呀要早点找一个好姑娘,成了家才行。”

     四婶挺着肥硕的肚子,眉飞色舞的对梁狂的父母说道∶“据我了解呀,这一旦当上了仙人,可是要很久很久才能回家一趟,强子这么懂事的孩子,肯定不会让爹娘留在家里,所以呀,就得找一个媳妇儿,早点生个大胖孙子呢。”

     这一点,不用四婶说,梁狂心里也知道,听二叔说过,这仙人一旦修炼起来,少说几年,多则数年不会回来,而家里又只有父母两个,又都上了年纪,恐怕老年来了,自己又要去飞剑宗,让他们两老缺少家庭团圆感觉。

     见梁狂怔了下,似乎有些动心,四婶连忙说∶“城里头张大华家的姑娘今年十七,比强子你小一岁,那姑娘长得可真漂亮,水灵灵的样子,很适合你呢,只要强子你点个头,四婶就给你们前一根红线,早点成亲。”

     梁狂的父母,也看了一眼梁狂,眼神中似乎也有几分同意,但梁狂却是低着头,神色复杂的说∶“我有爱的人…”

     转眼,就是夜幕,终于结束了宴席,梁狂只身来到城西头,一家名叫「醉梦」的打铁馆,只不过早已关门很久,门上尽是灰尘。

     梁狂呆呆的看着这门,嘴里喃喃念道∶“你已经走了很久,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但你曾说过,只要我心中有你,就能知道你的所在,可……”

     “马上,我就要去飞剑宗,要当仙人了,你不知道,我父母他们很欢喜,我从未见过他们开心成这样,因为,我给他们,给梁家争光了…”

     “身在天涯的一边,我却只能以情绪念你,不知不知,一切不知,就让一切沉浸在我所想的美好中,愿你过得一切安好……”

     梁狂不由得轻叹一声,只得把心中万千心绪,寄托在这胸口项链上。

     七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梁狂这七天全都待在家里,帮父母做各种家务,一刻不离的陪在他们身边,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去飞剑宗,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最后,在梁家众族人的挥送下,梁狂驾着一匹骏马,往飞剑宗奔去。

     轰隆一声,天空降下一道闪电,响彻整个大地,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倾盆而至,正好淋浇在梁狂身上,他抓紧着缰绳,马蹄踏着雨水,直奔往前。

     “飞剑宗,我梁狂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