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进来就被坑了
    飞剑宗,享誉整个秦国修仙界,门内弟子泱泱,多如过江之鲫,飞剑宗分为内门跟外门,内门弟子,才属于真正的飞剑宗弟子,能够真正拜师,修行各种功法,有师傅领路,修行路上则是一帆风顺,平步直上。而外门弟子,则是刚刚录取进来的弟子,虽然拥有灵根,具备修仙资质,但却也要能够修炼得出气,才能进入内门,平时还得干各种杂物,十分辛苦,都希望能够进入内门,专心修炼,但这一道坎,却将大部分外门弟子给拦住了。

     梁狂凭借测试通过拿到一根白色布带,来飞剑宗报了名,被分配进了外门。

     “拿去练吧,小子!”

     外门人事长老吴大川,给梁狂做了个简单登记后,便将一本小册子扔给梁狂,这是飞剑宗的《练气诀》,是所有外门弟子进来之后,必得的一门最为基础的修炼功法。

     外门弟子只有达到练气九层,才能有进入内门修行的资格,不少人虽然有灵根,但却并不一定能够练出气来,对于这种弟子,外门有规定,最多待三年,三年之后如果还练不出气,便会驱离下山。

     梁狂小心翼翼的拿着练气决,来到一间分配给自己的小屋里,房里布置简陋,只有一张床跟一张桌子,梁狂坐在床上,翻开这练气决,细细品读起来。

     “嗯,这练气决一书,虽然外表简陋,但里面的内容,却与我所看过的大多数书籍相比,更加的深奥精妙,不愧是仙人的书籍,就是不知按照上面的方法,以我的资质,能否练出气来…”

     正当梁狂准备练气之际,门吱呀一声,几个身穿道袍的青年,大手大脚的走了进来。

     “你小子就是梁狂吧,我是这儿的管事,你可以叫我生哥。”

     一个青年眯着眼睛,打量着梁狂,他正是这外门弟子当中的一个小头儿,名叫代雨生,管理着几十名外门弟子,平日里的杂活事物,全都由他来安排。

     外门弟子跟内门弟子最大的差别,就是外门弟子平时除了修行之外,还要干许多的杂活,因为飞剑宗不会白白养活这么多人,必须付出劳动,才能在这里呆的下去。

     “生哥好,我是梁狂。”

     虽然梁狂不喜欢这代雨生等人一副跋扈的模样,但自己第一次来飞剑宗,人生地不熟的,只得按照人家的意愿来,叫一声大哥。

     “嗯,识趣,我喜欢。”

     代雨生走到梁狂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笑眯眯的说∶“我们这里有一个规定,新来的弟子,必须上缴一些‘孝敬费’。”

     听言,梁狂微惊∶“那吴长老为什么没有跟我说这个规定?”

     “吴长老当然不会说,因为这是我们这里的规定,跟他没有关系。”

     代雨生神色一变,阴沉着脸,阴冷威胁道∶“如果你不出这个孝敬费,那么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有那么容易过了…”

     “操!你个臭小子,赶紧的给钱,不然的话,生哥有一百种办法,可以让你在这外门当中生不如死!”

     旁边又有一个青年恶狠狠的瞪着梁狂,他叫熊猫,是跟代雨生一起混的,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代雨生的爪牙,经常干着欺负新来弟子的勾当。

     梁狂虽然读书,性子儒雅,但心里不蠢,眼下这种情况,就等于是泰昌城里的一些混混收保护费一样,给了就好说话,不给就让你流泪。

     “强子,这些钱是爹娘的一些积蓄,你做了仙人之后,也要吃喝,可别劳累了自己,一定要让身子补充营养,别饿着,如果那飞剑宗的伙食不好,就自己买点喜欢吃的…”

     父母的话语,在梁狂的脑中浮现。

     银子,他是带了些过来,可自己这才刚来,什么都没有做,就要平白无故的交出去,这让梁狂心里很不好受,父母都是靠着手艺吃饭,一分一分都是血汗钱…

     见梁狂无动于衷站在原地,那熊猫眼珠子一转,瞄到床上梁狂的一个包裹,立马就跑过去,挑开包裹肆意翻动起来。

     “操,还他娘的带三字经过来,真把这里当学堂了?”

     熊猫从梁狂的包裹里面,翻出许多凡人育人处事的书籍来,引得其他人一众哄笑,这些书籍在他们眼中,就像是厕纸一样不值入眼。

     看着熊猫把这些书肆意的甩扔在地上,梁狂的心中升起怒火,但却又不敢爆发,只能强压制着。

     “呦呵,这小子还有些钱。”

     熊猫翻出一个银布袋,里面装着沉甸甸的银子,顿时让他眼里一喜,屁颠的送到代雨生面前,代雨生接手后,数了一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小伙子,这些钱我就收下了,好好干,总有一天你会出头的。”

     代雨生拍了拍梁狂的肩膀,将钱袋塞进自己胸口,带着熊猫几人,这才离开房间,但在离开的时候,代雨生回过头来,扔给梁狂一两银子。

     “拿去,生哥给你的零用钱,哈哈…”

     这,就是梁狂第一天到飞剑宗的遭遇,身上所有的银子,被这个叫代雨生的头儿,给无情的收走了,还把自己的书籍扔得满地。

     梁狂心中有火,但却并不能对他们发,梁狂知道,像代雨生这种人干这种事情,显然不是一回两回了,还有不少的弟子也遭殃,可见代雨生在这外门当中的势力,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事儿自己只能忍着。

     接下来的日子,梁狂跟其他外门弟子一样,做着各种杂活,比如挑水,洗衣服,劈柴,扫地,还有为药田除草施肥,飞剑宗外门很大,单干一个活儿,就要走很远,原本这些事情,梁狂就在家里少干,专以读书为攻,可这修仙,却要做这么多,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杂役在使唤,梁狂的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又只能这么做,不光是他一个人,这是飞剑宗所有外门弟子的宿命。

     劳累了一天下来,到了晚上,梁狂这才有了修炼练气决的机会,将房门关上,梁狂如释重负的盘腿打坐在床上,按照练气决上的方法,开始练气。

     灵气,是天地当中,最为多,最为广的存在。万物皆有气,生气,死气,皆为灵气,而修士,就是以这天地当中的灵气,为自身修行的燃料。

     修仙的第一步,就是练气,只有掌握了气,才能够循序渐进。

     一个星期下来,虽然梁狂是按照练气决上的方法修炼,但却并无作用,明明每次就差那么一点,可就是触不到这灵气,好像这灵气特意跟梁狂有仇似的。

     又一个星期过去,修炼的效果,还是如此,没有丝毫进展,不免让梁狂有些心急,这么久了,自己没有任何的进展。

     “不是有三年的时间吗,这才多久,我绝不允许有放弃的念头…”

     一天的辛苦劳动下来,不仅让梁狂身体疲惫,更加上依旧练不出气,让心力交瘁的他像一头死狗一样,躺在床上。

     但一想起父母那充满期盼看着自己的眼神,梁狂的心中又升起一团热火,自己既然进来了这飞剑宗,就决不能让父母失望,他振作精神,从床上爬起来,深呼吸一口气,重新步入修炼状态…

     日复一日,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梁狂就在这外门呆了一个多月,早就熟悉了这外门弟子的许多事情,跟梁狂一样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

     这些人说得好听是外门弟子,实际上每天修炼的时间十分有限,更多的是干活,这当中许多活儿,就是服务内门的弟子,比如说洗衣服,打扫整个飞剑宗的卫生,尽管又脏又累,可这些外门弟子们就是不肯放弃,任劳任怨的做事,他们心中都留有一个幻想,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到内门,飞黄腾达起来,现在所有的辛苦,也都是值得的。

     “咚…”

     一声浑厚的钟声响起,这代表着的是外门弟子当中,有人达到了练气九层,敲响了惊世钟,拥有了进入到内门弟子的资格。这样的钟声,梁狂偶尔都能听到,飞剑宗设立这样的方法,一来是激励其他的外门弟子,努力去修炼,另外也告知世人,飞剑宗的弟子,源源不断,人才不断!

     这天,梁狂正埋头洗着衣服,代雨生领着几个弟子走了过来,把梁狂给围了起来。

     “生哥,这是…怎么了?”

     见这阵容,梁狂心里顿感不妙,可一细细回想,自己实在没得罪这个代雨生,也没有偷懒做事,为何会这样?

     “哼哼,小子,昨天紫幽阁的衣服,可是你洗的?”

     代雨生眉头一皱,冷冷的看着梁狂,他旁边的熊猫则是拿出一根木棍,指着梁狂∶“你他娘的给劳资说实话,敢骗生哥的话,劳资让你好看!”

     梁狂不假思索的点头∶“是啊生哥,昨天紫幽阁的衣服,的确是我洗的,但我全都洗干净了啊,也没有偷懒…”

     “很好,既然你承认是你洗的话,那就对了。”

     代雨生眼中寒芒一闪,厉声道∶“给我打,往死里打!操你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