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屈辱屈辱!
    这,是熊猫等人每个月都会干的事情,守在人事处门口,等待着领着灵石的人,从里面走出来,然后,大展一番威风,敲下灵石,装进自己口袋。

     这时,旁边也有外门弟子来领取灵石,看到这一幕之后,连忙分出一块或者两块灵石,主动塞到熊猫手中。对此,熊猫是一脸的得意。

     “你个小兔崽,竟敢偷水谣师姐的衣服,真是罪大恶极,我熊猫今天,就好好的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教训。”

     熊猫装出一副大哥大的模样,狠狠威胁梁狂∶“把你的三块灵石,全给我留下,否则的话,今天就让你躺在这里!”

     “我数到三。”

     “一。”

     “二。”

     “三!”

     话语落,熊猫伸手就去拽梁狂手中的灵石,却被梁狂给推开,这一举动立马惹怒了熊猫,他大声喝斥道∶“操你娘的小兔崽子,敢对你猫爷动手,给我打!”

     虽然熊猫也没练出气来,但下手的狠度,丝毫不弱,在这外门弟子当中,见到他熊猫,就是见到一个大爷,都得嬉皮笑脸,可这梁狂,竟然不听自己的话!

     又是一顿群殴毒打,针对的对象,还是梁狂。

     他,又一次被打趴在地上,护住灵石的双手,被踩得血红,其他领取灵石的弟子见后,立马离开,生怕会沾惹到自己。

     梁狂的灵石,到最后,还是被熊猫抢走了,临走的时候,熊猫还放出狠话∶“你他娘的以后还敢不听话,就让你哭爹喊娘!”

     正好也是来领灵石的小胖子刘二勇,见到了躺在人事处门口的梁狂,连忙将他给搀扶起来,看梁狂这副模样,就已猜得八九不离十,肯定被代雨生一伙人揍的。

     “唉,这外门,没有人会管我们这些人的,我等下领到灵石后,也要分一块给代雨生,唉,这样的修炼,不知道要到时候,才能出头…”

     一声叹气,刘二勇搀扶着梁狂,往回走去。

     原本梁狂还指望着在灵石的帮助,看能否修炼出气,可这下好了,什么都没了,这么久来的每晚苦修,连着短暂的期望,都化作了泡沫。

     在梁狂心中黯自难过之际,刘二勇主动给了他一块灵石,说∶“拿去吧,大家出来在外面,修行都不容易,等咱们那天发达了,一定要给代雨生这帮人颜色看看!”

     “小胖,你这灵石,我…”

     “别说那么多,好好收着。这灵石里面的灵气,可比天地之间的灵气,要浓厚很多,你尝试修炼一下这灵石中的灵气,说不定能够破除壁障,练出气来。”

     对刘二勇的慷慨相助,梁狂深深的记在心里。

     深夜,梁狂闭目养神的模样,盘腿打坐在床上,双手握着那块下品灵石,按照练气决上的练气办法,又重复着以往的修炼。

     可即使有灵石相助,可梁狂的修炼,依旧是没有效果,那一层气,呈现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时而远时而近,令人很是头痛。

     一晚上过去,天亮了,梁狂不得不将灵石收起,脸上泛起黯淡之色。

     “箐儿,我要如何去做,才能修炼出这气来…”

     带着不甘,梁狂又开始了一天的劳动。

     “不是吧,你怎么还没有起色啊?”

     一听梁狂的修炼情况,还是这么凄惨,刘二勇感到很惊讶,他们两个正坐在一起,洗着成山堆积的衣服,彼此交流着。

     “我也不知道,或许,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吧…”

     梁狂苦笑一声,但心中却还是充满信心,他相信好事多磨,自己一定会成功练出气的。

     “我跟你说,这灵石的效果真不错,我昨晚尝试了一下,应该差不多就可以练出气来了,到时候,咱就可以弄那代雨生!”

     刘二勇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凶光,显然,这代雨生对他的欺压,也让他心中十分不爽,但苦于没有实力,跟梁狂一样,也只能忍着。

     梁狂摸了下胸口的项链,轻叹一声∶“努力去做,就好了。”

     “哎,我发现你对这项链,怎么看得像老婆一样,怎么,这项链是很值钱的宝贝吗?”

     刘二勇不止一次两次的看到,梁狂经常对着这项链发怔,好似心绪,全都融入进了这项链,对此,他猜测,这项链应该是梁狂十分重要的东西。

     对此,梁狂也不隐瞒,苦笑道∶“这项链不值钱,是铁做的。”

     “嘿嘿,铁项链你也戴啊,我估计,这应该是某个女孩子送你的吧?”

     说起这方面的事儿,刘二勇曾经的称号,可是大名鼎鼎的情圣,他一眼就看出了,梁狂看那项链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看老婆一样。

     “嗯,是啊,她叫箐儿…”

     想起她的模样,梁狂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羞涩的笑容。

     “这箐儿姑娘送的项链,那可是大宝贝,说什么也得给我们看下啊!”

     代雨生那阴冷的话,从梁狂身后传来。

     “生哥,你怎么来了啊?”

     刘二勇见势不妙,立马嬉皮笑脸的迎上代雨生,想要劝离他走。

     “操,生哥过来巡查,看你们偷懒没有,难道不可以?”

     一旁的熊猫瞪了一眼刘二勇,让他立马识趣的闭上嘴巴。

     “把你的项链,拿给我看下。”

     代雨生指着梁狂胸口的项链,目光冰冷。

     “不行!”

     梁狂一口回拒,这条项链对他来说,可是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当初在黑风岭,那光头山贼也是如此,梁狂也不肯服从。

     “操,你他娘的不听话,在人事处门口,被揍得不够爽,还想再来一次?”

     熊猫为了在代雨生面前展示出他的绝对忠诚,见梁狂不服,立马第一个跳出来,一脚就踹过去,被留了个心眼的梁狂往旁一偏,给躲了过去。

     “操,还敢躲?”

     熊猫的怒火立马提起,欲又要一脚过去,却被刘二勇连忙扯住,笑着说∶“猫哥消消火,消消火…”

     “消你妈了个逼的火!给劳资滚!”

     熊猫将怒火迁到刘二勇身上,反身一脚就踹到他小肚子上,刘二勇嗷呜一声,便摔在地上,代雨生冷冷的说∶“念你跟在我身边,好生听话的情分,这次就不追究你给梁狂这小子求情,但没有下次,否则的话,定要你后悔。”

     “把项链给劳资交出来!”

     熊猫一脸狰狞的指着梁狂,同时朝他步步逼来,梁狂别无他法,只能往后退着,双手紧紧捂着项链。

     突然,熊猫眼睛一眯,瞅准梁狂手中的项链,猛的朝他扑了上去,梁狂也没想到熊猫会突然攻击,一时紧张,竟让熊猫的手抓住了项链。

     “不许碰,放开!”

     梁狂急得大喊一声,跟熊猫相互争夺起来,无奈自己的手劲力量不如熊猫,几番硬交下来,梁狂的手被熊猫捏得成麻花状,额头上滚下豆大般的汗滴,钻心的痛。

     但梁狂并没有松手,紧咬着牙,忍着疼痛,与熊猫抗衡着。

     “操,你们真的欺人太甚了!”

     坐在地上的刘二勇看不下去了,怒喝一声,朝熊猫冲了过去,想要帮助梁狂,但就在刘二勇出身的瞬间,一旁的代雨生眼睛一眯,凌厉的目光射出,一拳极快打出,准确的落在刘二勇的胸口。

     噗嗤一声,刘二勇从口中吐出一抹鲜血,人也失衡的再度摔在地上,大声的咳嗽着。

     “小胖!”

     梁狂惊喊一声,心里一颤。

     “我说过,再敢帮助梁狂,就让你后悔,可惜,是你自己不听话,咎由自取,怨不得我。”

     代雨生收回手掌,脸上流露出得意之色,以他练气一层的实力,一掌就能将刘二勇打到吐血,可见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这就是不听话,小子,该你了!”

     熊猫冷笑一声,使出吃奶的力气来,一把扯夺下梁狂的项链,又一脚狠踹在梁狂的身上,梁狂的柔弱的身体,哪里经受得这一脚,被踢飞出去几米。

     哐当一声,木板破裂,噗嗤一声,梁狂的身体,摔进了粪坑。

     “卧槽,你小子用力真他娘的猛,哈哈!”

     代雨生狂笑道,熊猫也是十分得意,跟着大笑起来,现场十多个人,除了刘二勇之外,全都在嘲笑着摔进粪坑里的梁狂。

     臭,很臭,还有蛆虫,几乎爬满了梁狂的浑身。

     粪坑很深,他像一条落水狗一样,在这粪坑里,拼命的挣扎着。

     屈辱,屈辱,屈辱!!!

     自己老老实实的来飞剑宗,一不求人,二不惹人,安安分分的遵循着规矩,努力的修炼,即使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也不放弃。

     可得到的,却又是什么?

     刚来,就被抢去父母给的血汗钱,被人诬陷偷女人内衣的龌蹉贼,被抢去灵石,遭到一顿顿的毒打,鼻青脸肿,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如今,连箐儿送给自己的项链,也都被人抢夺去。

     自己的老实巴交,就是这样?

     论语有云,以理走遍天下,可,这里讲理吗?

     不,这根本就不讲理,是蛮横,实力压夺!

     既然这样,那就把这礼貌老实,全他娘的扔掉!

     突然,梁狂双眼猛然睁开,眼中黑芒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