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新秀比武
    前言

     有一个空间,里面的生灵将之命名为冥深世界。

     传言,这个世界是由五位来自其他空间的神明创造的,他们带来了这个世界的一切。据说他们创建世界时遇到了极大的阻碍,幸得一名叫做冥深的神明燃烧自己的灵魂,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才使世界稳定下来。

     五位神灵都未能正确估计创建世界的难度,都是在那世界成形之时,全部陨落,无一幸存。连那灵魂都是消散殆尽。

     当然,神明们的力量,全部化为了这个世界的能量。生灵可以吸收能量,修炼自身,从而胜人一筹。

     他们的死亡,换来了无数鲜活的生灵。那世界里的生灵们为了纪念那位最伟大的神明,以他的名字命名了这个世界。当然,这都是远古流传下来的了,至于其真实性,无人能考究。

     正文

     不知过了多少个岁月,世界已经发展了无数。各个帮派宗门林立,国家竞争,大陆争霸,种族争斗,欣欣向荣。

     陈林,是黄门的少族长。其天赋之高,令无数人羡慕。年仅十四,已是达到灵阶黄金段后期。

     灵阶,地阶,魂阶,三个阶级,各有青铜,白银,黄金三段,每段之间还分有前,中,后,巅峰四个时期。在那之上,还有神秘的天阶和神阶,这些等级遥不可及,以至于整个洪天大陆都不知晓其规矩。在这世界,等级严密,实力为尊。

     在这洪天大陆,实力最强者,也只是魂阶黄金初期而已。可见修炼一途并非那么简单。

     要想提高自己的力量,只能吸收外界的能量。但生灵天生对外来物质有所排斥,只有到了十二岁,才能控制自己不再对外物过多的排斥,才能吸收能量。

     也就是说,只有十二岁,才能开始修炼,取得阶级。仅用两年时间,就已修炼到灵阶白银段,非同小可。

     虽然这与他身处佳境,享用着天地财宝也有着不小的联系,但显然这仅是次要的。只有惊世的天赋,才能做到这般。

     当然,那陈林并不是什么善茬,平日里就喜欢仗着自己实力强,随意欺负别人。同是黄门的,长辈看在他天赋绝佳,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不是黄门的,也知道这家伙是黄门的宝贝,根本就不敢吭一声。毕竟,黄门,是在洪天大陆里排得上号的一方势力。

     五个月后,就是洪天大陆三年一届的新秀比武大会了。届时,所有洪天大陆的势力都会来参加。大赛只允许十八岁以下的小辈参加,而陈林则是黄门的最强小辈,因此很多长辈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十四便已达到灵阶黄金段后期,这可不是一般的天赋。他们知道,在这洪天大陆的历史上,可未曾出过这般奇才。因此,他们对这次大会,是势在必得。

     那大赛,毕竟是大陆的盛会,奖品也是极为丰厚的。每一届的奖品,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有的,只是更多的惊艳。

     当然,虽说同辈之间陈林无人可比,但大赛允许十八岁及以下的人参加,那十八岁的,能不能胜过陈林,可就不好说了。因此,黄门的老家伙门发疯似的催促着陈林修炼。陈林虽是不快,但想到要参加大赛,也是在认真修炼。终于,在大赛前一个月,他突破了黄金段后期,达到了巅峰期!

     每个时期的差别都是巨大的,陈林又提升了一层实力,让他和黄门的老家伙们又多了一分踏实。

     大赛举办的日子很快就来了。陈林一行人提前五天前去,却仍是被那人海挡住了。来来往往的人水泄不通,吆喝声此起彼伏。

     虽然人多,但认得黄门的人也不在少数,大多数人都是识相地让开了一条路好让陈林一行人通过。

     原本密集无比的人群,突然空出来一条道路,那场景,颇为的怪异。更怪异的是,那道路的中间,竟是还站着一个人。

     陈林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当即手中一股能量波动,直往那人而去。一旁的人看得心惊肉跳,幸好自己及时离开了,不然那陈林指不定对他们做出什么来。同时,他们也暗自为那路上的家伙感到担心和嘲笑,也不知是谁这般自大,那陈林是那么好惹的么?

     那人影也是感应到了巨大的能量波动,迅速转过身来,用双手抵御着那陈林的攻击。陈林乃是灵阶黄金段巅峰,在同辈之中天赋颇高,那人影看样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想来是难以抵御陈林的攻击。

     但是,那人影虽是往后退了数步,但却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众人也是从那抵御的一掌中看出来,这人是灵阶黄金段初期的实力。他们眼神中不禁闪过几丝讶异,不仅是因为他的实力很强,更多是他抵御陈林黄金段巅峰的攻击而无受伤。虽说同为黄金段,但那时期的差距也不是可以忽视的。而且,是整整三个时期。此人,实力虽无陈林那般强横,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不仅是众人,那陈林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他对自己的本事清楚得很,刚才那一掌,虽只是随意出手,但也绝对能让黄金段中期的人受到不小的伤害。而眼下,这人竟是只凭借黄金段初期的实力,就能挡住他的攻击,绝对不简单。

     陈林面色一凝,还待再度出手,却是被一只手掌拦了下来。陈林抬头一望,是父亲。他父亲淡淡地道:“眼下大会为重,还是不要随意告诉别人自己的实力。”显然,对于大会,他是相当的在意,甚至于不惜教训下这从未被自己斥责过的儿子。

     陈林虽是心中极为不爽,但也知道父亲的用心良苦,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再度动手。抬头一看,那人影已是没了踪迹。

     大会的形式很简单,为擂台一对一制,胜者进,败者去,简单粗暴。其中很多场对决都没什么意思,都是一方碾压另一方。而被碾压那一方只得自认倒霉,就此离去。

     因此,也会出现实力强的人被实力更强的人击败离场,而一些实力弱的人则遇上实力更弱的人得以留下。这是大赛一直以来的弊端,但总是没人在意。真正精彩的,是那些高水平的对决,随着比赛的进行,实力弱者自然会被淘汰。

     “胜者,黄门,陈林!”八强赛场上,陈林一掌击败这个不知怎么上来的灵阶白银巅峰的家伙。这家伙运气不错,许多黄金初期的人连八强都没有,而这家伙只凭白银水平就到了第八,可见其运气之好。毕竟,第八与第九的差别可谓不小。

     大赛已经进行了五天,而明天就是半决赛和决赛的日子了。这五天以来,陈林未曾遇到过任何有实力的对手,所有对手都是轻易地被他击败,一路走来颇为轻松。

     但明天,估计那种轻松就不复存在了。据黄门的调查,四强另外那三人有两人是灵阶黄金段后期,有一人是中期。遇到中期的倒是好打,但后期的显然有些麻烦。一个时期的差别虽说不小,但打起来却不会那么轻松。再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段,可能真会阴沟里翻船也说不定。不过他是黄门的人,是一个强大的势力,手段也不少。其余的三人纵是有些手段,估计也难以胜他。想到这里,陈林也是轻松了许多。

     到了比赛时,人声鼎沸,聚集了全大陆的观众。连那执掌整个大陆的丁意都是亲临现场。

     丁意一现身,全场便是瞬间沸腾了起来。那可是魂阶的高手啊!多少人一辈子都触及不到的阶级,此刻正有一位榜样在他们面前!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虽有掌控整个大陆的力量,可平日里依然待人温和,打抱不平,没有一点强者的架子,在这大陆里名声颇响。

     丁意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那沸腾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可见他影响力之大。

     “今天,是我们洪天大陆三年一度的盛会,是年轻人竞技的最高舞台。今日将由老夫亲自主持本次大赛,各位年轻人请在本次比赛中尽情展现自我,让大家观摩本次大赛不会失望而归!”丁意坐在高塔上说话,声音传遍了整个赛场。

     陈林站在擂台上,看了看自己的对手。心中默叹一声,看来自己是没那个好运气打场轻松些的比赛的。眼前这家伙显然是黄金段后期的实力,也不知哪个家伙运气那么好抽到了黄金段中期的对手。

     比赛刚开始,陈林的对手就知道眼前这个陈林的实力在他之上,作出一副防守姿态。陈林倒是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是一掌过去。那人见陈林这般汹涌攻势,双手旋转,凝成一面盾牌,挡住了陈林的一掌,没有丝毫的后退。

     陈林很清楚,身体没有动作意味着自己的攻击被他尽数防御,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灵技?”陈林看的出来,方才那家伙显然是使用了防御型灵技,才将自己的攻击抵御下来。灵技是一种作战中可以使用的技能,极为珍贵,用在战场上可以使战斗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哼,缩头乌龟罢了。”陈林冷哼一声,虽然不知道那灵技是什么等级,有多厉害,但自己修炼过上等灵技——破灵掌,却是货真价实的上等灵技。一般灵技分上中下三等,上等灵技是最高等级。在本身实力相同的情况下,只有上等灵技才能防御。但若是实力不同,那结果可想而知。

     “破灵掌!”陈林手掌毫不留情,直接拍在了那倒霉的家伙上。那家伙实力本身没陈林强,所用灵技等阶没陈林高,双掌形成的盾牌直接被拍散,身形后退数步,虽未见到血迹,但显然其体内受伤不浅。

     “我认输我认输。”那家伙本来想凭借灵技与陈林抗衡一二,但不想陈林竟然有比他高等阶的灵技,当下不再挣扎,干脆直接选择认输。

     陈林对他的认输倒是没显得太意外,面对打不过的对手,认输显然是最明智的选择,何必浪费时间体力还被打伤呢?

     另一边的战斗似乎有所周旋,过了好一会儿才结束。陈林倒是没在意,估计胜利的是那黄金段后期的家伙,毕竟时期差距还是不小的。

     半决赛是在上午举行,而决赛是在下午。当陈林站到赛场上时,却是吃了一惊,眼前这个家伙,竟然是黄金段中期!那个黄金段后期的家伙被他打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