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大赛异变
    陈林心中虽有疑惑,但依旧是毫不客气,直接便是一掌往他轰去。

     那人脚下发亮,随后高高跳起,跳到一旁,躲开了陈林的一掌。陈林见状,又重新蓄力,再往他打去。那人又再跳起,而这次他在空中突然发力,手掌微微发亮,直直往的陈林打去。

     陈林因为刚才被人躲开一掌极为恼怒,此次一掌用劲极大,自己已是停不下来。手掌也无法改变方向,只能由得他打到自己。

     一掌下来,陈林未觉丝毫疼痛,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只是背后被打中的地方不断地泛着黄光。

     突然,那人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笼罩了整个赛场。魂阶黄金段巅峰!他竟然是魂阶强者!

     在那近处看着的丁意吓了一跳,却不敢轻举妄动。眼前的这人论实力还在自己之上,不知此刻为何会出现在这赛场上。

     “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此次来我洪天大陆的小辈的赛场上有何事?还望不要伤到他们才好。”那丁意虽是被吓到,然而作为本次大赛的主持,加之要维持自己的声望,不得不站出来。

     陈林离那人最近,自是感觉得到在自己身上的强大力量。他一动不动,但能感觉到这股能量波动有些熟悉的感觉。有点像……在大赛开始前拦住他路的那家伙。

     “这次来是看上这小子了。”他望了望被自己拍了一掌的陈林,自己刚才那一掌没有任何攻击力,主要是测试一些东西,同时还能让他动弹不得。“只要你们让我带他走,保证不为难你们。”

     那丁意显得也是有点尴尬了,“这……不知阁下要他做什么呢?”眼前这个家伙显然是针对陈林来的,丁意本极不愿惹这个实力比自己强的家伙,但无奈黄门是一个颇为强大的势力,这陈林又是黄门的至宝,自己若是轻易让他们带走陈林,黄门那帮老家伙恐怕是不会饶了他。

     “有用便是,还望你们不要阻拦。”那人显得不是很耐烦,抓起陈林直欲离开。那丁意没有办法,只得试探性地射出一道光波。

     那光波刚到那人面前,那人随意挥挥手,便是将那光波打散。同时哼道:“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了。”那人放开陈林,双手凝聚出一个黑洞,直接将他和陈林笼罩进去。那黑洞不断变大,丁意不断向黑洞发起攻击,却不见任何反应。那黑洞忽然爆炸开来,所有人都受到了波及。而那人带这陈林直上云霄,天空中突然撕开一道裂缝,陈林与那人直冲进裂缝中。留下受伤的众人一脸惊愕的目光。

     陈林进到那裂缝中后便是失去了意识,再度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绑满了铁索。禁锢他的空间呈圆柱形,脚下还有一些奇怪的图案。

     他双手都被束缚住,而且不知为何,他竟是无法使用自己的力量了。此时的他,任人宰割。

     他模模糊糊地听到一些人的声音:

     “这家伙体内真的有神力吗?”

     “我检测过了,真的有反应。”

     “那便好,神力要怎样提取才能最大化地保留?想来这人体内的神力应该是少的可怜,要是再损失一些,失败了可就不好了。”

     “放心,直割其躯,取其心脏,再加以提取,便可完整取出神力。”

     “那便好,这么久了,我族终于能再有天阶了么……嗯?这家伙醒了?”

     陈林此时已经睁开了双眼,被人发现他醒了,加之刚才听到的谈话,惊慌不已。

     “无所谓了,将死之人,听到也无事。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明天便可驱动大阵。”

     “好!尽快!这家伙看好了,别给弄死了!”

     之后声音就没有再响起,陈林在那黑暗的空间里,缓缓闭上了双眼。

     呜……陈林感到很热,睁眼一看,此时脚下的奇异图案泛起了红色的光芒,细细一看,那竟然是血迹。

     “大阵准备好了,那便开始吧。”

     陈林脚下的图案越发的明亮,温度也越来越高。紧接着,一只红色的大手从脚下的图案中伸出,那手足有两个人大。那巨手什么也不顾,直接往陈林的心脏抓去。在那巨手碰到陈林身体的一刹那,陈林等我身体上突然爆发出一道黄色等我光芒,那光芒太过耀眼,令得陈林什么也看不见。陈林只知道自己在这光芒中呆了很久,然后又再度闭上了双眼。

     陈林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片树林中,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微弱的光线透过密叶,穿过来的屈指可数。陈林刚醒来,意识朦胧模糊,借着这极度微弱的光线打量着自己。

     自己身上的衣衫破碎了不少,心脏处有明显的被抓过的痕迹。但是也只是有浅浅的血迹,没什么大碍。双手还有被铁链绑过的痕迹,也稍稍有鲜血渗出。虽然这在冥深世界并不算是什么大伤,但对陈林来说,这是他头一遭遭受这般伤害。

     受伤了,就要通过修炼来修复自己的伤势。陈林虽然受伤的次数极少,但这些基本的知识还是知道的。但当陈林运转体内能量时,却发现自己的能量突然消失了。现在的他,连灵阶都未曾达到。也就是说,恢复到了十二岁刚开始接受能量时的状态。

     陈林感到震惊和恐惧,瞬间清醒过来。自己被抓被绑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恐惧的同时闪过一丝欣喜,至少现在自己是安全多了。

     他细细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是富家公子,若是平日,哪能接受这般惊吓。但不知为何,他今日竟是能把恐惧与惊愕抛开,开始修炼。虽然体内能量尽失,但他修炼的经验还在。很快,他就吸收了足够的能量,重新回到了灵阶青铜段初期。于他而言,此刻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不爽,自己本来强大的力量尽失,实在是不好受的。

     当他回到灵阶时,在他身后,一道灵魂渐渐浮现……

     他的伤势很轻,在他修炼约莫两个小时后已经尽数痊愈。他脱离修炼状态,睁开双眼,却看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静静地站立在他身前。

     “谁!”他大喊一声,此时的他实力极弱,可以说会被任何修炼过的人欺负。

     “唉,你这家伙。”那人转过身,“太焦躁了。”陈林听到他训斥自己,当即想要攻击他。然后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的实力,只得默默忍受下来。

     那人见陈林没有动作,又转回身来,望着他,说道:“嗯……还有改造的余地。”

     陈林看向眼前的这个人,眼神甚为奇异,战战兢兢地开口问道:“你……是谁?”

     这个人是半透明的,可能是修炼了什么奇特的灵技。这样的人,想灭了自己,可以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因此他只得这样谨慎地问道。

     “我?”那人见到他那副小心的样子,颇为好笑,“我跟着你很久了。”

     陈林听他这样说,突然害怕起来,不是又是来打我主意的吧?但他回头一想,不对,要是他想对我做些什么,拿走我体内那所谓的神力,大可直接动手,不会这般与我休闲地说话。

     这样想来,眼前的这人对我应该是没有什么敌意的,但是陈林还是很谨慎,毕竟自己现在这么弱小,他要是忽然改变主意,自己的这条小命很可能就不保了。“你……你一直跟着我?什么时候?你找我又……”陈林不是很敢问下去,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找我有什么事?”

     那人没什么敌意,笑了笑,缓缓答道:“我也不想跟着你,可我只能这样。至于跟着你多久了,算算应该有十四年了。”

     十四年?那岂不是说这人自自己出生以来就一直跟着自己?陈林疯狂思索着,自己那么多年也未曾注意到这样一个存在,这人究竟有何目的?

     那人似是看穿了陈林的想法,说道:“没注意到我是吧,那是自然。想知道我是谁么?”

     面对那人的提问,陈林还是显得相当拘谨,慢慢地点了点头。

     “那你就好好听听我的故事吧。不知多少年前,我与四位同伴被人设计,被整个世界所通缉。无奈之下,我们只得逃离那个世界。我们也不敢去往其他已知的世界,只得逃尽虚无。我们在虚无中无法存留太久,在走了三天以后,一个家伙提议我们在此地创建一个世界。我们很快同意了,但由于我们五人经验都不足,差点全部身灵俱灭。那提议者,自觉惭愧,燃烧了自己的灵魂,才勉强凑够创建世界的能量。我们也尽着自己的力量尽力维持世界成形,但最终……”他默默叹了口气,“世界虽是创建成功,但我们带来的所有物品,连同我们的身体,都被燃烧用作维持世界。我们其余四人,也只能留下一丝神识。那提议者,叫做冥深。而我,则是他的弟弟,冥浩。现在你面前的,就是我仅存的一丝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