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胡天杨
    “嗯?这里是哪里?”陈林睁开双眼,见到的是木质天花板,自己此刻正躺在床上。突然,他感觉到痛苦遍布了全身。

     “你小子可算醒了。”冥浩见到陈林醒来,顿时安心许多,“你这家伙,足足昏了一天一夜啊。”

     “什么!我,我干了什么?”陈林此时意比较模糊,正在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身体太弱,第二次释放神力,本是无法支撑的。所幸我用于给你补充血液的晶是一族的神晶,它让你的经脉得到了强化,这才让你保住这条命。但是,你身体还是因为神力太强受到了重创。那小姑娘算是被你救了一条命。她把你带了回来,还用各种方法给你疗伤。还好有她,不然你……”

     冥浩话还未说完,那女子就已进门了。“你醒了啊。”那女子见到陈林睁开眼睛,说道。

     那女子此刻身着一袭白色睡衣,美艳无比。陈林定睛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嗯,还要谢谢当日小姐相救了。”

     “不必谢我,当日我只是出门狩猎,正巧我所寻找的猎物找上了你。不过我有些低估那灰狼王了,那日若不是你,可能我也不能顺利离开。况且,我在你身上总感觉到有一种我熟悉的感觉。”

     “熟悉的感觉?”陈林疑惑了,据冥浩所说,他是逃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按理来说他应该是不认识任何人的。“不知小姐芳名?”

     “冥思韵。”那女子答道。

     这回轮到冥浩先说话了:“这人姓冥!看来是天意啊!”

     冥?也就是说与冥浩有什么关系吗?但可惜现在不能暴露冥浩,因此也不能和他说话,只能听着。

     “这人姓名,估计她所说的熟悉的感觉就是你身上的神力和我这丝神识了。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暴露我的存在。”冥浩若有所思,对陈林说道。

     “思韵,真是抱歉。估计让我还活着耗费了你不少资源和精力吧。”陈林听着冥浩说话,却又不能回答他,有些不爽,只得和思韵说说话。

     “不不不,这些都是小事。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感觉,加之是你救了我,我再救回你是应该的。而且,而且,”她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突然爆发出那么惊人的力量的。”

     这下可就轮到陈林难堪了,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

     “呃,呃…”陈林支吾着,旁边的冥浩也不说话了,就这样看着他。一时间,气氛诡异地安静。

     “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个的,如果你不愿回答,那就当作我没问过吧。”思韵见到陈林这副难堪样子,说道,说完一笑,直令百花失去了颜色。

     思韵见问不到什么,也不再停留,离开了。留下陈林一人在房子里。

     “她不会发现你了吧。”陈林见她这般模样,可能是感应到了冥浩的存在,问道。

     “应该不会,我是一道神识,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若是我主动现身,或许魂阶就能发现我。若是我像现在这般与你聊天,得天阶才能发现。要是我隐藏起来,神阶都不一定找得出来。这附近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我应该不可能被发现。即便她是我族的人,最多也只是能感应到一些而已。”

     “你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吧。这里怎么会有你的族人?”

     “我被人算计那次,整个家族都受到了牵连。因此许多族人都分散开来,到了不同的世界。我也没有被族人所怨恨,但为了躲避追杀,有关我的资料应该都没有保存下来。神阶,完全就是一族的领袖,这种感觉在潜意识里存在也是正常的,因此不必担心我会被人发现。”

     过了几天,陈林的伤势好了很多。思韵却是没有任何的放松,在认真照顾着他。

     一天晚上,陈林在床上躺着休息,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摔桌子之类的声音。

     “你还想要怎么样!说了让你家闺女嫁给我不会亏待她,难道是看不起我吗。在这整个天心大陆,都找不到同龄的对手,这还配不上她吗?我说,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一道恶狠狠的声音传入了陈林耳中。

     另一道声音则是较为苍老,但语气却是恳求与平淡:“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也承认你的实力。但是韵儿是我族最为杰出的年轻一辈,依照族规,即便她身做女子,也有自己选择配偶的权力。要是她不愿意,老身也没办法啊!”

     “哼,死老头,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本少爷看上的女人,那是她的福气,难道她还不要,本少的面子何在?”那粗暴的声音再度传来。

     “好了,胡天杨你不要再逼爷爷了。”一道清脆甜美的声音传来,陈林听得出来,是思韵。“你看上我,与他何干,与我又何干?”

     思韵一出现,那被叫做胡天杨的男子语气顿时就柔和了下来:“哎呀,韵儿,瞧你说的。我这么优秀,难道还配不上你么?要是连我都配不上,放眼这世界,还有人配的上你么?”说到这,那声音又变得带有威胁语气,“不过呢,你也不要太过分了。我这般优秀你都看不上,你还当真以为你是什么么?”

     “你!”思韵显得有些生气与恼怒,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些话来。

     “两年,最多再有两年,你就必须嫁给我!两年后的新秀大会,我会夺得第一,以大陆年轻第一的身份风风光光地迎娶你。相信即使你不同意,你族里的长老们也会同意的。你还真当自己是凤凰么?你还以为冥族还有以往那般强盛么?”

     接着,陈林就听到了摔门的声音,估计是那胡天杨走了。

     他对那胡天杨的行径感到鄙视,想着现在思韵应该心情不是很好,又想到她这些天来对自己的照顾,决定出去安慰她一下。还未等他下床,思韵就已经走了进来。

     “哎呀,你要干什么,是不是吵到你了?”思韵见陈林正准备下床,惊叹道,“你的身体恢复了吗?现在最好还是再休息一会儿。”

     “我没事,”陈林说道,“那胡天杨,是谁?”

     思韵默默叹了口气,回答道:“还是被你听到了啊!唉…他是胡族的少族长,一年前他在大陆族会上见到了我,便开始对我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我了解到,他为人不善,爱好欺负人,就一直不肯答应他。但他仗着家族势力强大,不断地对我施压。而现在,正巧我族处于低谷,有许多长老都被他开出来的条件诱惑了。这次的大陆新秀大会,要是他真的得到了第一,我或许就不得不嫁给他了……抱歉,这都是我的私事,不该和你讲的。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虽然我族衰落,但治好你还是有能力的。”

     陈林听到思韵这样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他就躺在床上,默默地思考着。思韵就坐在床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啦!小子,是不是想帮他?”冥浩见到陈林这般愁眉苦脸的样子,问道。陈林点点头,此刻思韵还在旁边,他还不能与冥浩对话。

     “你想要帮她,唯一的办法估计就是把那什么大陆新秀大会的第一拿下来,好让冥族的长老变变想法。你先问问,那胡天杨是个什么实力?”

     陈林照做了,却得到一个令人绝望的答案:地阶黄金段初期。

     “有点麻烦,不是吗?”冥浩听到这个答案,也是感到有些棘手。陈林苦笑着点点头,算作是回答。

     “你想帮她吗?”冥浩问道。陈林点了点头。

     “无论任何代价?”冥浩继续问道。

     陈林瞪大了双眼,表示问你有办法?两年内击败一个地阶黄金段初期,而且对手还会继续成长,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这事还要看起步,陈林现在的实力就只有灵阶青铜段初期而已,当初他修炼了两年,才达到黄金段巅峰,升到地阶还不知要多久。现如今,两年时间至少要到地阶黄金段巅峰才有可能将其击败。同样的时间,实力要强整整一阶,开玩笑,修炼哪是儿戏,怎么可能这么轻松?

     “两年么,想要击败地阶黄金段的对手确实有些难度,不过要是你能有足够的机缘,也并非不可能……”冥浩缓缓说道,边看着陈林那吃惊的面庞……

     第二天早上,思韵似往常一般给陈林送早饭,以及为他治疗伤口。她哀求了好久,终于又再向族内顽固的长老们要来了一颗灵丹。

     但是,当她推门进入陈林休息养伤的房间是,却是吃了一惊,手中的盘子摔落在地上,原本应该是陈林休息的床上,空无一人。

     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我会在将来报答你的,等着我。我先离开了,不用为我担心。还未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陈林,两年后,你会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