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这之后薄济川忙碌了很久,元旦在即,农历年也不远了,他希望可以在过春节之前结束这件事,那么到时候全家人就可以过一个好年。

     一个月之后,薄济川和顾永逸一起去了首都,对外只说是参加会议,而真正要做的是什么,除了他们本人和薄铮之外谁都不知道。

     当然了,方小舒自然也是知道内幕的,作为一个合格的妻奴,薄济川可谓是世界顶级水准。

     高亦伟得知薄济川离开了尧海市,又审视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有那么点预感猜到事情可能跟自己有关系。他没想到薄济川的动作那么快,那么迫不及待,就像当年的方渐鸿一样。

     方小舒的母亲何悦当年是一所中学的教师,她漂亮温柔,话不多,对待所有的学生全都一视同仁,从没有过任何偏见,包括对家境贫寒学习成绩又差劲的高亦伟她也是十分尽责。

     高亦伟那时候还是个少年,看着自己漂亮温柔的老师,心里滋生出了不太正常的倾慕。

     其实说起来,高亦伟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有点心理****,毕竟一个少年,爱上比自己年长不少的老师,又隐忍数年,考入重点大学,一心一意想着要和老师天长地久,这怎么看都有点奇怪。往轻里说,这也得叫恋母了。

     那时候何悦并没有把高亦伟的表白当真,高亦伟高中毕业去念大学之前是对她表白过的,但当时有很多人都拥抱了她,她所有的学生都对她倾诉着对师长那种感激与仰慕,唯独高亦伟所说的“喜欢”与他人不同,她又怎么能分辨的出来呢?更何况,她早就已经结婚了。

     何悦是学校的老师,可她的丈夫却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他的身份会使她在生活和工作中有很多不便,所以她一直都对外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就连当初怀了方小舒,也是请了一年长假说是身体不舒服需要静养。

     而他们有了孩子后,何悦便一直在说服方渐鸿放弃黑道,做些干干净净的生意,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也背负着这么阴暗的背景。

     方渐鸿被她说通了,在方小舒六岁那年,也就是高亦伟去念大学之后,金盆洗手了。

     所以,当高亦伟大一中期从学校回到家里探亲时,就得知了何悦早就已经结婚了的消息,并且老公还是曾经的黑道大哥。那一年,他还不到二十岁。

     高亦伟曾经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还很小,纯粹是好奇和叛逆,直到遇见何悦他才收敛的。他自然不会陌生方渐鸿是什么人,他一瞬间有了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他明明记得自己去念大学之前何悦对于自己的表白还很和颜悦色,还说“老师也喜欢你”的,怎么突然就莫名其妙结婚多年了?

     高亦伟不再去念大学,他蹲守在学校门口等待何悦,终于在一次放学的路上堵到了她。

     对于高亦伟深重疯狂的感情和想法,何悦惊呆了,并且一口回绝,她对他的纠缠十分厌恶和抗拒,见到他就好像见到洪水猛兽一样避如蛇蝎,后来更是直接让方渐鸿每天去接她下班。

     她倒是没对方渐鸿说出让他接她下班的原因,大概是想给高亦伟个“活下去”的机会吧,可高亦伟根本就不在乎。

     高亦伟一次次冷笑地看着何悦坐上方渐鸿的车离开,心里的怨恨日益加重,驱使他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那是个让人永远无法忘怀的冬天,高亦伟加入了与方渐鸿曾经仇怨最大的三清会,并且用两年的时间爬到了三清会老大最信任的位置,带着那些亡命之徒趁着方渐鸿意识最薄弱的时候,将方家人以及何悦全都杀掉了。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才二十出头儿。

     高亦伟永远忘不了他朝何悦开枪时方渐鸿挡过来的身影,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死在那里,以他的身后和手下的保护,他原可以逃离的,但他为了救被抓住的何悦死掉了。

     龙头死了,爪牙群龙无首自然天下大乱,而失去了丈夫的何悦也无法接受这一切,在一片忙乱之中永远闭上了眼睛。

     高亦伟没想到那场让人不愿回忆的战斗里会有人活下来,直到十几年后他功成名就,抓到了那个平日里自己十分信任称兄道弟的卧底。

     何书宇也是死在他手里的,他查了何书宇的通讯录,除了有些疑似警方的目标,再也没有其他人。高亦伟原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却没料到还会碰见方小舒。

     方家人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强了,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活了这么多年,高亦伟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反正此刻,他是没什么****再去杀掉那么一个小女孩,其实若非何书宇欺骗他这么多年,令他实在伤心,重温了那种被何悦“背叛”的心情,他也不会痛下杀手。

     而如今,薄济川想做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他阻止不了,也没想阻止,他早就想到自己会有那么一天,他一直都在等这一天的到来,现在是个不错的时节,今年的冬天就和那年的冬天一样让人想要做一点儿不合时节的错事,只不过这次他已经学会了如何管好自己血液里的躁动与狂热。

     ……

     薄济川去开会大概去了半个月了,今天是自上次他们吵架和好后的一个多月之后了,再过几天就满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方小舒在薄家生活得还算自在,薄铮也不提不育的事,颜雅也不再提孙子的事,薄晏晨放寒假回家休息,家里多了一个有朝气的孩子,气氛倒还算和谐。

     这一天,方小舒本来好好地在上班,却忽然感觉到胃部一阵抽痛,于是她赶忙拿出随身带着的胃药想要吃,可是忽然又想起是药三分毒,每次疼了都吃药,会不会让自己怀孕的几率降得更低?

     方小舒隐忍地咬了咬唇,缓缓放下了胃药,拿起外套艰难地站了起来,朝对面的蒋怡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小怡,我胃不太舒服,先走一会儿。”

     蒋怡忙道:“不舒服?那快去医院看看吧,最近薄秘书不在,这儿也没什么事,没关系的。”

     方小舒点点头,脸色苍白地离开了办公室。

     她下楼的速度很慢,周围路过的人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有比较熟的女同事还扶了她一段路。

     方小舒出了大门十分感激地向对方道了谢,到街上打了个出租车就去了医院。

     她并没去看胃,而是直接去了之前帮她做诊断的那位女医生的科室,询问自己吃胃药是否会对身体不好这件事。

     女医生见她疼得厉害,从自己的抽屉里抓了把红枣泡了水给她暖胃,方小舒喝了一杯,果然感觉好了一点儿,于是她又喝了一杯,静静地靠在病床上按着自己的胃。

     “薄先生怎么没陪你一起来呀?”女医生已经知道了他们夫妻坦白的事,薄济川之前也陪着她来做过一些治疗和拿药,她和这对儿小夫妻还算熟悉,所以也没见外。

     方小舒放下杯子虚弱地笑着说:“他去首都开会了,估计得月底才能回来吧。”

     女医生叹了口气,点点头:“他们这一行要忙起来那是真忙,不然反而会遭人口舌。”

     方小舒随意地“嗯”了一声,百无聊赖地盯着杯子发呆,这时女医生忽然说了句话,惹来她十分怔愣,她说:“诶?我怎么觉得你比前些日子胖了?”

     方小舒呆呆地摸摸脸,讷讷道:“有吗?”她按在胃部的手挪到肚子上,似乎的确胖了点儿。

     女医生眼睛很毒,这次距离方小舒第一次检查出来无法受孕过去了快两个月时间,方小舒的月事还是没有来,女医生得知此后立刻再次给她做了检查,得到的结果令两人大为意外。

     “我怀孕了?!”方小舒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医生,“不是说……我很难怀孕吗?”

     女医生一脸笑意:“是挺难的,看来是治疗起了作用,薄先生也够卖力,现在胎儿虽然不是很稳定,但总算是怀上了,幸好你上午没乱吃胃药!”

     方小舒被女医生那句“薄先生也够卖力”说得面红耳赤,他卖力什么啊,除了在碧海方舟那次做得比较放肆,之后他都在忙,有时候回来想意图不轨也是十分赶时间,做得都比较匆忙。

     方小舒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脸热得她忍不住抬手捂住了两颊,低低地笑着说:“是真的吗?您确定吗?不会是误诊吧?”

     “不会的。”女医生一口保证道,“我看妇科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错,你就放心吧。”

     方小舒喜不自胜地站起来,羞涩地说:“我、我去打个电话!”

     女医生欣慰地看着她:“嗯,快去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薄先生,让他也高兴高兴。”

     方小舒连连点头,常年冷漠的脸色挂上了灿烂的笑容,竟让女医生一时错不开眼,不由在心里叹道,果然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么漂亮的姑娘,也只有薄先生那么好的男人才配得上。

     方小舒激动地拿着手机到科室外面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电话没响几声薄济川就接了起来,他那边有点吵,似乎是在外面,他接了电话便说:“小舒?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她一般在他工作时间很少给他打电话的,现在在这种时间打来,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自从他们和好之后,方小舒已经很少对他有那么强烈的控制欲了,这个电话让薄济川不得不升起一丝忧虑,难道是高亦伟趁着他不在有什么动静?按理说不应该的,他离开之前特地跟薄铮打了招呼,薄铮他是完全放心的,方小舒应该不会有事儿才对。

     薄济川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薄铮还年长他好多呢,在这种事情上怎么可能输给他?高亦伟自然近不了方小舒的身,今天方小舒打这个电话,可是要给他一个惊喜。

     “那个,我……”方小舒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声音有些颤抖,吞吞吐吐了半晌,才十分羞怯地说,“济川,我、我怀孕了……”

     “唔…嗯?!”薄济川一开始只是下意识应她,可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之后忍不住一惊,正在他周围做采访的记者见他面露异色不由有些好奇,薄济川立刻躲开人群,转到安静的地方向方小舒询问道,“你说什么?怀孕了?真的???”

     方小舒的手不自觉在墙上轻轻划着,心情也不知该说是激动多一点还是欣喜多一点,总之她现在非常不淡定,连声音都有些沙哑了:“……是医生说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是真的……”说完这话方小舒就发觉自己语无伦次了,深呼吸,清嗓子,重新说道,“是真的,真怀孕了。”

     “我马上回去。”正在首都开会的薄济川立刻下了决定,安抚了心情紧张的方小舒之后立刻开始安排自己的行程,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自己在首都的事情,三天之内就赶回了尧海市。

     一下飞机,薄济川就立刻从机场车库提了车往家里赶,现在是夜里八点多,方小舒应该在家才对,他没有给她提前打电话,打算给她个惊喜。

     薄济川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家花店,看见一束粉蔷薇开得正好,那娇艳妩媚的样子就好像看见了方小舒一样,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停下车将那束花捧回了家。

     方小舒这个时候已经吃完饭躺在**上在看电视了,薄济川已经出去半个多月了,她独守空房的时间却超过半个月。在尧海市,薄济川也曾因为忙而夜不归宿过一阵子,她知道他都是为了解决她家那点破事儿,一点都不敢埋怨他,可这心里头却还是寂寞都冒酸水儿了。

     任她怎么都想不到,薄济川会提前回来,还捧着一束美丽的粉蔷薇。

     他一身严谨的黑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副金丝眼镜,一副学者般风度翩翩衣冠楚楚的模样,看上去纪律性很强,身上洋溢着浓郁的规则气息。

     只是,那束粉蔷薇却让他身上原本的气质荡然无存,那被镜片遮挡的桃花眼被那娇艳的花朵衬得更明显了,看得方小舒不由一笑。

     薄济川有些尴尬地将门关好,把公文包放到门口的立柜上,生硬地问:“笑什么?”

     方小舒靠着床头,躺在大床中央,一头黑发披散在枕头上,将她的脸衬得愈发妩媚动人,左眼角下那颗痣配着她那柔顺的黑发和白皙的皮肤,有一种既干净又****的感觉。

     “薄济川,你知道粉蔷薇的花语是什么吗?”方小舒见他把花插在花瓶里,脱掉外套转身朝她走过来,便望着侧身坐到床边的他问道。

     薄济川思索了一下,他对这些东西一点儿都不擅长,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于是只好起身侧躺到她身边,揽住自觉自发靠进他怀里的姑娘,虚心求教道:“是什么?”

     方小舒听他这么问笑得更开心了,一脸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不知道粉蔷薇的花语,不然你肯定不会买它的!”

     “到底是什么?”薄济川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方小舒吻了一下他的脸,他的脸上还带着冬日的冷意,她心疼地抬起她温暖的手帮他摸摸脸又暖暖手,将他的手紧紧包裹在自己的小手里,温柔地说:“这是你第一次送我花,虽然有点乌龙,但我还是很开心,谢谢你济川。”

     薄济川干咳了一声,睫毛轻轻颤抖,转移话题道:“所以呢,花语到底是什么?”

     方小舒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轻飘飘地说:“粉蔷薇的花语是,我要嫁给你。”

     “………………”他真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