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过春节,所有地方都放假,政府部门也不例外。

     除夕夜后的第二天,薄济川一大早就和方小舒一起下楼给薄铮还有颜雅拜年。

     给薄铮拜年是肯定的,他是薄济川的父亲,这些日子也对方小舒很不错,而颜雅怎么说跟薄铮也是合法夫妻,虽然有时候做的事挺让人讨厌,但大多时候并不像那些典型的小三儿上位的后妈那么刻薄。

     薄铮给家里的三个孩子包了三个大大的红包,薄济川和方小舒也给薄晏晨准备了压岁钱,薄晏晨拿着丰厚的压岁钱乐得不行,一溜烟儿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肯定是藏钱去了。

     拜完了年,薄铮留下了薄济川商谈公事,方小舒昨晚睡得晚,早上起得太早,也有些累了,于是便告辞回去补眠。

     颜雅离开卧室给二人留下空间,去厨房准备早饭。

     一家人其乐融融十分和睦,看在外人眼里必须是十分嫉妒的。

     这个春节高亦伟过得一点也不好,卓晓被他调了学校以后整天跟他耍脾气,他本来就已经够烦了,她又这么不识好歹,于是他便直接命人将她移出了他的住处,单独给了她一栋房子,再也不见她,也不接她的电话。

     卓晓将这一切变化全都怪罪在了无辜的方小舒身上,年轻少女的思想本来就正处于叛逆期,这下子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立刻就冲到薄家去找方小舒理论,奈何她一个女孩子,年纪又那么小,就算知道薄家在哪儿,也不敢真的冲到市长家里去。

     卓晓虽然冲动又暴躁,但也不是没脑子,她趁着放假在家仔细思考了一下,最后决定等政府上班以后,去市政府门口堵方小舒。

     她这种做法,和当年高亦伟得知何悦早就已经结婚了之后在学校门口堵她的行为如出一辙,不可谓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人教出什么样儿的孩子。

     就这样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安稳地过到了正月十五,方小舒满足地吃着黑芝麻馅的元宵,肚子里那位祖宗最近食量很大,搞得她胖了好多,她看着自己脸上和手臂上的肉,不禁有些惆怅。

     薄济川已经开始上班了,但方小舒如今怀孕快五个月了,虽然还不到休产假的时期,可她的胎儿是好不容易怀上的,又怀得很不稳定,所以薄济川就提前给她放了假,让她在家安胎。

     薄晏晨也快开学了,最近一阵子一直在预习新功课和赶作业,颜雅督促着他,顺便帮薄铮收拾行李,安置一些到了首都需要用的东西。

     薄铮过完年就要去中央上任了,到时候就不能常回家了,颜雅本来等着薄铮开口让她跟他一起去,可薄铮从头到尾都没提这事儿,只说着整理他自己的行李,一副礼貌疏远的样子。

     颜雅这些日子过得很心酸,越是看着薄济川和方小舒恩爱,她就越是不甘心,人都是贪心的,没有得到的时候只想着要能在一起就好了,不奢望更进一步,可当你得到了,就会更希望可以和他拥抱、亲吻,相亲相爱。

     贪婪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想要克服实在太难。

     方小舒在家安胎,实在是非常无聊,薄济川不让她上网,嫌有辐射,连电话都很少给她打,也是辐射问题,倒是允许她看电视,可那电视却被他挪出了好远。

     方小舒在家里都快无聊死了,她每天除了等薄济川下班回来,就没有其他事情可以盼了,这完全就是一只宠物犬的待遇嘛!!

     这一晚,方小舒特意等着薄济川回来才睡,这几天他又开始忙了,晚上回来都很晚,倒是没夜不归宿,还算不错,有进步。

     薄济川回来的时候都十一点了,方小舒最近睡得很早,所以他进屋的时候是轻手轻脚,哪料到进来一看,床头灯亮着,他老婆躺在**上抱着抱枕哀怨地望着他。

     薄济川只觉得心都碎了,急忙扔了公文包扑到**上,摸摸方小舒的头温柔地说:“怎么了宝贝,哪儿不舒服吗?”

     方小舒扭脸不理他,他似乎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脱掉外套,解开两颗衬衫扣子,打算坐到床边和她好好谈谈心,虽然他白天工作已经很累了,但他一点儿都不觉得方小舒不体贴,他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幸福的体现……是的,一个合格的m正在形成期。

     方小舒是靠在她那边儿睡的,所以床边的位置不多,薄济川想要坐下,迟疑了半晌也不知道坐哪儿比较好,只得对她说:“小舒你往那边儿挪一下,我都没地方坐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完了,方小舒下意识觉得他这是在说她胖,胖得他都没地方坐了!

     孕妇本来就容易生气,方小舒被他说得眼圈立刻就红了,仰头看着他委屈地说:“薄济川我要跟你离婚,你现在厉害了,我不在你身边儿看着你,美女都往你身上蹭呢吧!你去找她们吧!反正你不缺我一个!”

     薄济川现在已经可以对使小性子的方小舒从善如流了,他已经学会强迫自己不去在意事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张口就能认错:“我错了,你别生气,地球上七十亿人口也不缺我一个对不对,不要妄自菲薄,每个人在别人心里都是特别的,你别胡思乱想。”

     方小舒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薄济川脱了鞋****揽着她低声道:“和你说点正经事。”

     方小舒点点头:“什么事儿?”

     薄济川一边给她揉着有点浮肿的手一边儿道:“爸这个月底就要调去中央了,我不会跟他一起去首都,我会留任。”

     他留任自然是为了她的事儿,方小舒听了这个莫名心酸,红着眼圈朝他脸色啵儿了一下。

     薄济川愣愣地摸摸脸,接下来说话都有点六神无主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去检察院,这样到时候办高亦伟的案子,我就可以直接出手查他了。”

     是的,市长秘书做事的确不怎么方便,调去检察院,薄济川就可以直接办理这件案子,将证据梳理出来,递交法院判决。

     方小舒点点头,咬了咬唇道:“那你不做市政府秘书长了么?去检察院是高升还是下调啊?”

     薄济川一脸神秘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他就转移话题,“你手怎么浮肿了,妊娠高血压的先兆啊,一看就是缺乏运动,我这几天忙,没空看着你,晚上是不是又没散步?”

     方小舒扁扁嘴道:“太冷了,不想动。”

     薄济川想想这几天的温度是挺冷的,也就没多说,揉了揉她的脸,有些出神地说:“过阵子就好了,等解决了这摊子事儿,就能好好陪你了。”

     他这么忙这么累全都是为了她,竟然还对她心存愧疚,这让方小舒很不是滋味,乖乖地“嗯”了一声,替他解开衬衫扣子,小声道:“去洗个澡早点睡吧。”

     薄济川看着她给自己解扣子的手,忽然呼吸一窒,眼神闪烁地看向了一边儿。

     “怎么了?”方小舒疑惑地问。

     薄济川将视线转到她身上,盯着她看了一会,终究是什么也没说,起身去洗澡了。

     其实也没啥……

     就是……男人啊,即便是再忙再累,可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老婆又越发珠圆玉润了,但偏偏美人在怀却不能做什么,真的是太煎熬了……

     薄济川真的算是二十四孝好老公了,简直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方小舒的浮肿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第二天一早便请了半天假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出门前围巾手套羽绒服给她裹得严严实实,毛线帽子连额头和耳朵全都盖住,围巾围住鼻子以下,除了一双眼睛什么都没给她露出来。

     下楼的时候,方小舒只觉得自己快要走不了路了,有车坐,也就路上冷一小下,她现在五个月肚子就已经很大了,比其他孕妇到这个时间都大,她穿成这样,实在是有点……太笨了。

     “不行,济川你扶我一下——”方小舒实在走得很艰难,只好开口让走在前面帮她检查路面滑不滑的薄济川扶着她,薄济川将她扶上副驾驶,上了驾驶座之后便对她说,“现在可以摘了围巾和手套,呆会下车的时候我再帮你戴。”

     薄济川早就热过车了,空调开了一大会儿暖和了才让她下来的,这会儿车里不冷,所以他才允许方小舒摘掉围巾和手套,不过帽子和羽绒服还是得穿着。

     方小舒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粉色的长款羽绒服,苦着脸看向薄济川,薄济川不为所动地挂档踩油门,缓缓地开着车朝医院驶去。

     给方小舒看诊的还是之前那个女医生,女医生经验丰富,也是市里出了名的,又比较熟悉,所以他们挺放心的。

     方小舒进了诊室,女医生立刻就迎了上来,热情地给他们安排了座位,这才快速地给等在这里的女生看了一下,等女生走了,便来帮方小舒看。

     浮肿的事儿也不太严重,医生看过之后只说记得多运动,但是也要劳逸结合,休息和运动都不可少,孕中期需要注意的东西也挺多的。

     薄济川全都一一记下,表情严肃认真,女医生对他赞不绝口,他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过多反应,这让女医生对他印象更好了。

     看完了浮肿,薄济川又带着方小舒做了个检查,看看为什么她的肚子要比其他同样怀孕五个月的孕妇大那么多,女医生仔细地给她检查了一遍,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原因。

     “薄先生,恭喜了,方小姐怀的是龙凤胎。”女医生拿着数据单给薄济川看,薄济川虽然看不太明白,但还是看得很认真,听到女医生口中的消息,他心里头就好像点燃了一把火,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真希望事情快点全部都解决,然后整天待在家里陪着她,这种每天都要离开她,脑子里不断地想着她的日子真是一天也不想再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