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林嘉倒血霉了,本来不关她的事儿,警察小哥直接把她给拽上了救护车。

     “我去做什么?”

     “万一死了你去派出所录个口供,这是个案子。”

     林嘉无言以对。

     车子启动,林嘉坐在一边看他们抢救那个流浪汉。

     他身上有很大异味,林嘉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死没死?”

     “右腿骨折。”医生拿剪子剪开流浪汉的衣服,皱眉回道:“身上几处大的创伤化脓发炎引起的高烧昏迷,离死也没多远。”

     林嘉从包里翻出手机,快没电了,沈沫沫跑去哪里了?有些烦。

     “医药费谁承担?”医生又问。

     “先抢救着吧。”小警察挠挠头:“回去问问我们头。”

     “别先抢救啊,医院又不是做慈善,这个情况需要做手术,你们拿个主意。”

     林嘉回头看向警察,那个警察差不多二十出头,拎着个警棍,他哼了一声:“叫个救护车都得一百多,我一天多的工资都没了,这个主我做不了,我打电话问问。”

     林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他在一边打电话,支支吾吾应了一会儿,挂断电话看向医生:“做手术要多少钱?”

     “少说也得一万多。”

     警察也很纠结,这种事烂谁手里是谁的。

     钱才是关键,全城流浪汉那么多,救的过来么?其实死一个也没什么损失,他们活着也为国家做不出什么有利的建设。

     “要不,直接送收容所?”

     护士都笑了:“人收容所的人都傻么?到底治不治?”

     马上就到医院了,医生看这个流浪汉身上伤口腐烂,情况恶劣,加重了语气:“救了就救,不救现在停车放下去。”

     “救吧。”林嘉抬头看向护士,她表情很平静:“钱我出。”

     护士和警察互看一眼:“你高中毕业了么?要不要和家里人商量下。”

     林嘉紧攥着手指,她有些迷茫。

     “难不成看着他死?好歹也是个命。”

     “真有钱救?”

     林嘉点头。

     小警察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一会儿竖起拇指l:“好人。”

     流浪汉被推入抢救中心,林嘉转身往外面走,小警察连忙挡住她的路:“你刚刚说要管这件事的,手术保证金还没交。”

     “我回家取钱。”林嘉抱臂看着警察,顿了一会儿,笑起来:“哎我说,你怎么好意思这么理直气壮?”

     警察脸上闪过尴尬,随后揉着头发嘿嘿一笑。

     “警察只是职业,又不是救世主。”

     “记下我的电话,我马上就回来,我说了会出医药费不会撒谎骗人的。”

     “我叫邓波。”警察说道:“你呢?”

     “林嘉。”林嘉报了一串数字,邓波连忙记下,林嘉摆摆手:“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

     “你还怕我跑了?”

     “晚上你一个小女孩不安全。”

     林嘉嘴角抽了抽,转身就走。

     刚走到医院门前还没拦到出租车邓波就骑着电瓶车过来了,招手:“林嘉,这样快一点。”

     电瓶车能比出租车快?分明是怕她跑了。

     林嘉第一次坐电瓶车,坐在后排拿出手机打给沈沫沫,她电话关机。

     林嘉握着手机,静静看着远处黑暗,夜风有些凉吹的她眼睛发酸。

     妈妈,我拿那些钱救别人的命你同意么?

     十一点到家,沈沫沫果然没在。林嘉心里有些难受,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她从书里翻出□□,看着那张中国银行的卡,林嘉心如刀割。

     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想过用他给的钱,林嘉咬牙过了这么多年。

     咽了一下喉咙,林嘉狠狠心转身快步出门,邓波靠在墙上抽烟。

     林嘉锁上门说道:“走吧。”

     这个小区环境很不好,邓波踩灭烟头,往楼下走:“要花不少的钱,你的经济条件负担的起么?是不是太滥好人了?一个流浪汉而已,救回来能怎么样?早晚还是要死。”

     “人生下来都注定了要死。”

     “哎你这个人——”

     林嘉低着头紧抿着嘴唇。

     她到医院交上了保证金,医院的消毒水味让她心烦。皱着眉头待了一会儿,往外面走。坐在外面点起一根烟,她看着烟雾融入黑暗里,叹一口气。

     今天真是冲动了。

     “林嘉?”

     林嘉皱眉,邓波不是走了么?按灭烟头扔进垃圾桶里站起来。

     “你在这里啊?”

     邓波挥了挥手里便利袋:“请你吃宵夜。”

     林嘉本想抽完一根烟就走,这个管闲事的警察。

     她走过去,邓波把便利袋放在石桌上,递给林嘉一瓶酸奶。

     “我以为你走了呢。”

     “我正打算走。”

     “我和同事换了班,吃完宵夜你先回去吧,这边做完手术我给你打电话。”

     林嘉打开宵夜是一份馄饨,她慢吞吞吃着。

     “你多大?”

     林嘉没说话。

     邓波说道:“你爸妈呢?不住在一起么?”

     林嘉喝了一口汤,邓波点起一根烟:“你哪里来那么多?”

     林嘉吃完了饭,起身把才餐盒扔进垃圾桶里,喝了一口水:“谢谢你的饭,我得回去了。”

     林嘉回去洗完澡倒头就睡,第二天下午是被邓波的电话吵醒。

     “那个乞丐醒了。”

     “嗯。”林嘉还没睡醒,昏昏沉沉的发出个声音:“还有别的事儿么?”

     “晚上有事么?”

     “嗯?”

     “请你吃饭。”

     林嘉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页面。

     下午四点。

     她起床出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沫沫和董立,四目相对,林嘉心思翻飞。

     “董先生,沫沫。”

     林嘉顺势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算完整,就直奔洗手间。坐在马桶上,林嘉脑袋里有些乱,为什么董立在这里?沈沫沫疯了么?

     林嘉洗完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遮住了大半边的脸,她看了一会儿,才拉开门出去直奔自己的房间。

     “林嘉,你怎么起这么晚?”

     董立点起一根烟看了沈沫沫一眼,沈沫沫耸肩,也拿出烟点燃,喷出烟雾。

     “董哥,谢谢你送我回来。”

     “公司最近投资了一部古装奇幻电视剧,过几天安排你去试镜。”

     沈沫沫登时抬起了头,看着董立半响,笑了起来:“很好的机会啊。”

     董立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衬衣:“我先走了。”

     “我送你。”

     “坐着吧,能不能拿到角色看你自己了。”

     董立走后林嘉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她换了运动装。

     “昨晚你去哪里了?”

     “回学校宿舍住了。”沈沫沫拂过头发。

     “不要把董立带回来,他不是什么好人。”

     沈沫沫看着林嘉,董立对林嘉有意思她看的出来。

     “你接戏了么?”

     “嗯。”林嘉去厨房烧水,片刻才走出来:“你要是没钱了和我说,我可以借你。”

     沈沫沫噗嗤笑出了声:“拉倒吧,你有钱啊?算了,不和你扯淡。这周五有个饭局,你和我一块去吧?”

     “不去。”

     “为什么?”

     林嘉笑了笑没回答。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不是。”林嘉拉过椅子坐下,她沉默了一会儿认真看着沈沫沫的眼睛:“赚钱有很多种方式,我不阻碍你发展你认为合理的方式,可你也别拉着我去跳火坑。沫沫,我们认识三年多了,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性格。”

     “在这个圈子混谁不付出就能得到一切?林嘉,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你天真还是蠢。”

     “那也不至于把自己搭进去。”林嘉坚持己见。“你执意要走那条路我不拦你,别带上我,谢谢。”

     沈沫沫摔了烟盒起身怒气冲冲回自己的房间,林嘉在考虑要不要换房子。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个结果来,钱真是可怕,它让自己失去了妈妈,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第二天中午,林嘉接到医院的电话。

     “病人醒了,你能来医院一趟么?”

     林嘉直接去见了主治大夫,林嘉这件事在医院传开了,都知道一个小女孩自己出钱救了个流浪汉。这种善举在大多人眼里,林嘉的脑袋被门挤了。

     “病人大概年龄二十七左右,头部遭受过重击,可能这才是他变傻的原因。”

     林嘉皱眉:“一开始不是傻子?”

     “也不好说,我们没办法判定,毕竟他身份不明没有家属说明之前病情。只是根据现在所知道的推测,脑部受到重创导致精神失常这种病例不是没发生过。”

     林嘉也看不懂病例,就把手里的片子放下。

     “别的呢?”

     “别的都是外伤,腿上已经打了钢板,这个不是多严重,养养就好了。”

     林嘉点头。

     “你要去看看病人么?”

     一个流浪汉有什么好看的?林嘉话虽这么说,还是和医生一同往病房走。

     “先让警察找找他的家人吧,开颅手术风险太大,你一个小女孩承担不起责任。”

     林嘉也没打算给他身上再砸钱。

     进了病房林嘉一眼没认出来病床上的人,医生确认了一遍:“他就是那个人。”

     林嘉拧眉盯着病床上的男人,一时间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头上有伤,护士就把他的头发全部剪掉。”

     他睁着眼,眸光漆黑沉静和林嘉对视。

     林嘉见过他,在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