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他剃掉了头发更突显出深刻的五官,十分硬朗。他长相中上,可现在不是谈长相,这个人和董立认识。

     在横店那晚和董立说话的人,妈的!

     林嘉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她纠结了那么久,只是不想看一个人死在自己面前。

     “只要不再发烧,病人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医生和林嘉介绍着他的情况,说道:“身上有多处伤,警察正在调查他的身份。”

     林嘉还站在原地,她看着面前这个人。

     他蹙眉似乎在忍耐着什么,林嘉往前走了一步。

     浪费了自己的钱,心里特别不爽。

     “你叫什么?”

     林嘉居高临下看着他,他眉头皱的更紧了,目光有些迷茫,随后摇头。

     “他目前智商估计只有七八岁,要不你们聊聊?我去隔壁病房看个病人。”

     医生离开,林嘉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病床前看着他:“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他看着林嘉,似乎想在林嘉脸上找什么,半响怯生生的开口:“我饿。”

     他嗓音沙哑有些胆怯。

     林嘉站起来,他立刻吓的缩回了头。

     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有的状态,那晚见他挺威风的,怎么成了这个模样?

     “你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

     他摇头,眼珠转着有些慌张。

     “你认识董立么?”

     他蹙眉似乎很拼命的想,随后露出痛苦的表情,捂着头许久还是摇头。

     “你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他紧紧咬着牙,好半响才挤出声音:“姐姐……”

     好家伙,这都会攀亲了。

     林嘉在原地走了一圈,她脑袋里很乱。莫名其妙救了这么个玩意,莫名其妙多了个比自己大的弟弟,扯淡呢。

     “饿……”

     他又小声的重复了一遍。

     “你想吃什么?”

     他嘴唇抿成一道线,依旧不说话。

     “等着。”

     林嘉去门口买了粥和饼,一边咬着饼一边往医院走,她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就被叫到了医院。

     突然身后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林嘉回头看了一眼,邓波炮弹似的直冲过来。

     “林嘉?”

     林嘉把饼咽下去点点头。

     “你怎么来医院了?”

     邓波没有穿警服,而是穿了件黑色的连帽衫,牛仔裤还戴着帽子。显的更小了,林嘉把吃完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里,擦了擦手往电梯里走。

     “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呢,我调查了最近s市的失踪人口,并没有发现这个人。”

     “你说没有人报案?”

     “对。”邓波点头。

     电梯里人越来越多,林嘉被挤到了角落,眼看着邓波就要挤到她身上,林嘉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她不喜欢和人太接近。邓波立刻抬手撑在林嘉上方,给她遮出个空间来。

     “等会再说,我中午吃了韭菜饺子。”邓波一只手捂着嘴说道。

     林嘉忍不住扬眉。

     下了电梯,邓波呼出一口气,从口袋里翻了半天屁也没翻出来。

     林嘉从包里拿出一盒木糖醇递给邓波,“嗯?”

     邓波拿出两颗填进嘴里,嚼着说道:“他身上的伤很可疑,我调查过了,腿伤是前一天下暴雨,他躲雨的时候被掉下来的广告牌砸中。”

     “赔钱了么?”

     “还在商量中。”邓波看林嘉:“赔钱就还给你。”

     “嗯。”

     “你连客套都不客套的么?”邓波笑了起来:“身上有三处刀伤,深可见骨,而且医生说时间不短了。你说谁会对这样一个人下死手?肯定有猫腻。”

     邓波年轻,刚刚从警校毕业,还没混成老油条子。

     “说下去。”

     “我觉得啊——”邓波一转身就折回去:“我们走过了,病房在这里。”

     进门的时候护士正在换药,林嘉措不及防看到他身上的伤,差点没吐出来。迅速转身,他趴在床上紧紧抓着枕头冷汗淋漓,却没有叫。

     “现在好多了,你不知道刚送医院那会儿,伤口都生出幼虫了——”

     “能少说两句么?”邓波连忙打断护士的话,抬起下巴示意林嘉:“这还是个小女孩呢。”

     林嘉背着身子把便利袋递给邓波:“我出去一趟。”

     “行,别走远了。”

     林嘉快步出门,拿起手机给沈沫沫打电话。

     很快那边就接通,沈沫沫扬起声音说:“你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问你个事儿,你说董立的老板是谁?”

     “你关心这个做什么?”

     “好奇嘛。”

     “晚上出去喝酒你过来?”

     林嘉飞快转着脑筋:“沈沫沫。”

     “带你去见见嘉影的老板,你不是好奇?”

     “没事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挂断电话林嘉抬手盖在眼睛上,那道伤太血腥了,林嘉一眼看过去差点没吐出来。

     深吸一口气,他到底是谁?

     能不能去问董立?

     可最近董立没事人似的吃喝玩乐,之前她听董立讲电话的时候说三少吩咐。沈沫沫说嘉影的背后老板是宋三少,林嘉原本以为病床上的人是宋三少呢。

     可宋家那样的背景,会让自家少爷成流浪汉么?

     林嘉手机百度宋家也没找出有用的信息来。

     先不问了吧,董立不是什么好人。

     林嘉再回病房,邓波在喂病床上的人吃饭,他喂的十分潦草,傻子噎的都翻白眼了。林嘉连忙倒了一杯水过去拉开邓波,皱眉:“他没被噎死?”

     刚说完傻子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喷了林嘉一身的饼沫子,林嘉嘴角抽了抽退回去。

     “你把他床头升起来。”林嘉有些烦躁,不知道床上这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该不该把之前见过他这件事告诉邓波。邓波喂他喝了两口水,他才止住了咳嗽。

     “傻子,你吃慢点。”邓波不耐烦的放下杯子,拿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通按:“林嘉,我打个电话一会儿回来。”

     林嘉看他离开,迅速起身关上病房门走到男人面前,凝视着他的眼睛:“不准躲,看着我的眼睛。”

     他害怕想躲又不敢躲,期期艾艾看着林嘉。

     林嘉被这个眼神恶心的够呛。

     “你和董立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姓宋?这里没有别人,你告诉我一个人。”

     “……我不知道。”

     “你是被人谋杀?还是什么?”

     他摇头。

     林嘉泄气了,她干嘛要管这些烂事呢?管他死活和自己有一毛钱关系么?

     林嘉这么一想,顿时豁然开朗。

     “你就继续傻着吧,希望你能活下去。”

     林嘉背上包,视线扫过他的手。指头上全部是伤,零零碎碎的伤口,有的地方都溃烂了。这种小伤都没有包扎,暴露在空气中,触目惊心。

     “我先走了。”

     林嘉走到门口,突然身后响起个声音。

     “谢谢。”

     林嘉脚步一顿,随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林嘉没回到家,王玮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在什么地方?”

     “市医院。”

     “怎么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就一个朋友住院过来看看。”

     “晚上有个聚会你得来,时间上你安排下。”

     林嘉拧眉,踏入这个圈子,应酬肯定是少不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林嘉不去会怎么样?她沉默。

     “林嘉。”

     林嘉抿了嘴唇,随后笑道:“几点?我需要准备什么?”

     “不用刻意的准备,晚上七点左右我过来接你。”

     “好的。”

     “投资商永远是爷,做演员和做生意一样,拿到钱才算是成功。”

     林嘉点头。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

     挂断电话,林嘉感觉自己一只脚也踏进了火坑里。

     娱乐圈就是这样,谁能比谁干净?

     晚上七点王玮过来接林嘉,车上还作者陆风。

     林嘉受宠若惊,连忙点头:“陆总。”

     陆风在看手机,正眼都没瞧林嘉,只是摆摆手。

     林嘉坐在副驾驶,她穿着酒红色的针织衫,搭配牛仔裤。

     因为后排坐着陆风,林嘉和王玮也没说话。

     陆风坐在后排玩游戏,十分专注,音效在车厢里环绕。

     林嘉坐立难安,默默从包里摸出手机。

     “剧本看的怎么样?”

     快到地方,王玮问了一句。

     “都背会了。”林嘉点头,台词是林嘉的强项。

     “不错哦。”王玮笑了笑,不知道林嘉这句话里面水分有多大,林嘉的台词不算少不可能这么快就全部背会,可能是为了让自己满意夸大其词了。他顿了一会儿,才又叮嘱:“一会儿见面少说话,不要出错。”

     “我明白。”

     他们在一家私人会所停下车,林嘉跟在王玮身后,王玮和陆风并排走在前面。

     林嘉打量这会所,心里叹一口气。

     九曲十八弯的终于到达目的地,是个泳装派对。

     迎面就看到了董立,他穿着黑色的泳裤坐在椅子上和旁边的男人在聊什么。

     妈的,还真是董立。

     董立手执酒杯喝了一口回头就看到了林嘉,会所服务员上前提醒三个人换衣服。

     陆风把手机揣兜里大步朝董立走去,林嘉还没想好要不要往前走,王玮就拉着她走了过去,王玮偏头靠近林嘉,低语:“投资商是华美,华美是宋家的明白么?”

     林嘉明白是明白,就是心里不舒服。

     “有投资才能启动项目。”王玮拍了下林嘉的肩膀,他们已经走到了董立面前。另一个男人也不面生,林嘉见过,她笑着点头:“董先生。”

     “这是宋总。”董立指向宋明远,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林嘉。”

     草!

     宋明远戴着墨镜靠在椅子上,他穿着松垮垮的浴袍,整个人十分不正经。

     林嘉走上前弯腰:“你好,宋总。”

     宋明远和她握手,手指刮了下林嘉的手心才放开笑道:“怎么现在才过来?陆风。”他视线落在陆风身上,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不够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