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林嘉心里很乱,她在外面买了一盒烟站在医院外面点燃一支狠吸两口,她往哪里走?她没有退路。

     这条路走下去,是黑是白她都得走到底。

     她和宋明昊都是蝼蚁,任人宰割,却无力反抗。

     宋明昊在医院住了一周,才缓过来。

     也到了年底,他出院住在酒店,胳膊上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靠在沙发上抽烟,目光专注的落在手边资料上。

     各安其职,倒是安宁。

     “林嘉。”

     林嘉在看书,闻言一愣迅速抬头看过来,“宋总?”

     宋明昊盯着林嘉看了一会儿,林嘉穿着宽松的毛衣,瞪着一双大眼睛。

     他扔掉资料,按了按眉心,“你家过年都做什么?”

     母亲在世的时候,她想过过年,母亲离开后。过年做什么?她想了想,说道,“好多年没回家,有些记不得了。”

     门响了一声,宋明昊指使她,“开门去。”

     林嘉连忙去开门,服务员送餐过来。

     她连忙去洗手,吃饭期间宋明昊没说话,饭罢,宋明昊靠在沙发上喝水,道,“订机票,回去。”

     “啊?”林嘉一怔,“现在回去?”

     “还有几天过年,我不想在外地。”

     “好。”

     林嘉不懂宋明昊哪里来的执念,只好订了机票。

     宋明昊是个十分宅的人,回家也是待在房间里看资料敲电脑,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大年三十,林嘉是在飘香的房间里醒来,洗漱后下楼看到厨房的宋明昊。

     他穿着一件米色的毛衣,最近一段时间的宅宋明昊又白回来了。

     单手操作并不见笨拙,他在做早餐。

     林嘉走了过去,“早。”

     “过来。”宋明昊嗓音很沉。

     林嘉走过来:“需要帮忙?”

     “拿到餐桌上。”

     林嘉拿过蔬菜沙拉和烤面包往餐桌上走,宋明昊倒了两杯蔬菜汁。他才解开围裙,拿着往餐桌走。

     外面下雪了,落地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飘洒而下。

     “一会儿你要出门么?”

     宋明昊厨艺不错,林嘉喝了一口蔬菜汁。

     她在走和不走之间犹豫。

     “出门。”宋明昊语气淡淡,“去超市一趟,我的手不能拿太重的东西,你也得去。”

     擦!她还真成宋明昊的保姆了。

     宋明昊买了不少的东西,因为手的缘故他没开车。

     两人从超市回来累的林嘉就瘫坐在沙发上,宋明昊脱掉羽绒服,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拿过来递给林嘉。他在对面坐下点起一根烟,深吸两口道,“过年后,老二有意让我去香港。你跟我过去,还是留在这里?”

     她喝水的动作一顿,随即抬头看着宋明昊。她抿了抿嘴唇,开口,“你能替代了宋家么?”

     宋明昊猛的抬头,目光如炬,阴沉沉盯着林嘉。

     “如果你能,我跟你去,天涯海角我都跟。”

     宋明昊拿掉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凝视林嘉半响,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宋明昊不是个好人,林嘉知道他,他就是毒蛇。

     无形的压力直逼而来,林嘉想往后退,宋明昊俯身单手撑在林嘉身后的沙发靠背上。他目光撩过林嘉,最后定格在林嘉的嘴唇上。

     “信我么?”

     他嗓音很沉。

     “你能让我信么?”

     宋明昊嗤笑一声,他们的距离很紧,林嘉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你得信。”

     宋明昊拉开距离,手指似乎想让林嘉的头上落,林嘉迅速跳到沙发的另一头。

     宋明昊直起身,抬了下巴颏,“我是宋明昊,就一定能做到。”

     林嘉直直看着他,新生寒意。

     宋明昊看她片刻,才往厨房走去,“中午吃面?”

     “嗯?”

     话题转的太快,林嘉有些懵。

     “晚上做大餐。”

     中午还真是面。

     吃完饭宋明昊就开始准备除夕夜的晚餐。

     林嘉什么都不会做,连打下手都不知道怎么打。

     宋明昊指了指厨房门口的位置,“坐那里剥蒜。”顺手拿了一罐子的蒜递过去,“剥完为止。”

     他很小就得照顾自己的生活,每年除夕夜都是他一个人过,多了一个林嘉。

     突然生活就平和了。

     宋明昊煮了不少的菜,饺子下锅,林嘉拿着洗干净的盘子过来,宋明昊的电话响了起来。

     “再点一次凉水,就关火出锅,我去接个电话。”

     “好。”

     林嘉把饺子盛出来端到桌子上,宋明昊拿着电话匆匆上楼,片刻后他换了衣服下楼,路过客厅回头道,“我出去一趟,你饿了就先吃。”

     “宋——”

     宋明昊再次回头,说道,“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不用等我。”

     门被关上,热气弥漫的房间似乎也跟着冷了下来。

     直到车灯照亮院子,林嘉回过神来连忙跑了出去,宋明昊的车掀起雪沫就驶向远处。

     断了手还开车,也是牛逼。

     林嘉没等宋明昊,她自个吃了半份饺子,又喝了两杯红酒。

     看了大半宿的春晚,宋明昊没回来。

     并不算失望,她和宋明昊也没别的关系。

     上楼洗漱睡觉,她梦到自己跌进冰窖里,却发现下面全部是血水,浓郁的血腥味,湿漉漉黏糊糊的沾在她的皮肤上,林嘉挣脱不掉。她如同濒死的鱼,拼命的挣扎着,猛地睁开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脸。

     林嘉尖叫一声,宋明昊嗓音沉哑,“是我。”

     嗓子哑的厉害,他的身体冰凉,房间里有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林嘉轰的一下清醒了,宋明昊为什么来她的房间?她睡觉的时候锁门了!宋明昊怎么进来的?

     宋明昊身上还有着酒味,他冰凉的手指刮过林嘉的脸颊,林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宋明昊低笑一声,踢掉鞋子费力翻上床,他搂住林嘉。

     “别动,我什么都不会做。”

     林嘉被吓到了,想要去推宋明昊却摸到了一手冰凉的水。

     “你?”

     “没事。”宋明昊声音有些疲惫,“我不会碰你,就躺一会。林嘉,信我。”

     林嘉有些害怕,*冷冰冰一个男人躺在她身边,她害怕。

     “宋总?”

     宋明昊再没回应,他的手臂沉沉压在自己腰上,林嘉挣脱不了。

     她迷迷茫茫看着天花板,夜很沉,她的思维渐渐清晰,又渐渐沉沦在黑暗之中。

     林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只有枕头上有一片血迹,林嘉按了按眉心。突然就扫到手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一愣迅速把头扎进被子里去看自己的睡裤。

     大姨妈?

     例假没来,哪里来的血?

     林嘉在洗脸的时候迷迷茫茫的想,昨天宋明昊是不是又受伤了?

     宋明昊也挺可怜的。

     林嘉出门没看到宋明昊,下楼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酸奶喝了两口,就听到脚步声,退后两步探头看。

     宋明昊从楼上下来,他头上扎着纱布,看了林嘉一眼,“早。”

     林嘉喝酸奶的动作一顿,血就是宋明昊的。

     大年三十,谁打的?

     “你的头怎么了?”

     “昨天喝多碰的。”宋明昊脸色煞白,嘴唇也是白的,走过来拿了林嘉剩余的半盒酸奶打开盖倒进杯子里,仰头一饮而尽。

     “我——喝过了。”

     “随便煮点吃的,我饿了。”宋明昊没搭理林嘉,喝完酸奶就出了厨房。颀长的腿,挺直的脊背,幽灵似的飘到客厅就把自己扔在沙发上。

     林嘉会煮的东西不多,最终煮出一碗看不出什么颜色的粥。

     宋明昊喝□□似的皱着眉头把粥喝下去,丢下碗就匆匆上楼了。

     在家待了几天,宋明昊养出精神了,就开始工作。

     林嘉也不好闲着,宋明昊没给她安排什么工作,林嘉只好继续把精力都用在学习表演上,也许她还能重返舞台呢。至于宋明昊到底为什么一身血回去,宋明昊不说,那就和林嘉没什么关系。

     过了正月十五,宋明昊就起身去香港,林嘉作为他的助理一同过去。

     这是林嘉做的决定。

     林嘉对宋明昊和赵云佳之前的关系做过猜测,可不管那是什么,都和林嘉没多大关系。

     “最近一段时间你要低调,过了五月你想做什么我会给你一个平台。”

     林嘉回头看宋明昊,抿了抿嘴唇,“你和赵云——”

     宋明昊回头深邃的眸子直射过来,“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对你没好处。我说了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

     “好。”

     “你父亲那里,他选择的路会有什么结果,他比你清楚。谁都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现在即使你插手,也没人会承你情,你父亲也不会听你的。”

     这是事实,林嘉明白,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到一个新的城市生活,林嘉从没想过。

     可现在,她确实换了一个城市。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语言。

     分公司的环境和她格格不入,前两个月林嘉融入不了这个环境,受到同事排挤,日子并不好过。

     宋明昊的住处是普通的小区,三室两厅。

     在外面,他们还是扮演着情侣关系,必须得住在一起。

     宋明昊带林嘉参加过一次活动,林嘉就被人吃了豆腐。自此,宋明昊就再没带林嘉参加过任何应酬。

     他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最近宋家很乱,他撒出去的网该收了。

     住在一起,林嘉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宋明昊。听说宋家老爷子病重,林嘉翻着新闻,心里盘算着。宋明昊在这个时候远离争斗中心,是放弃了还是以退为进?他会取而代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