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不可能。”

     在这个社会有什么不可能的?什么都有可能。

     “明天到公司谈。”

     苏亚已经挂了电话,林嘉和她年纪差不多,握着电话沉思一会儿。她是后悔把这件事告诉苏亚了,林嘉不该这么冲动。

     洗完澡林嘉开始看客户资料,她现在必须快速的熟知业务,虽然不知道宋明昊把自己安排过来到底什么目的。可对林嘉来说,这是最快能复仇的捷径,走哪条路都没这条路近。

     晚上十二点,楼下响起了开门声。

     他才回来?去做什么了?

     随后又响起很大声音,林嘉琢磨了一会儿,毕竟他们现在算是合作伙伴。打开门出去,客厅灯亮着,她下楼就看到一脸血的宋明昊坐在沙发给上药。

     触目惊心,他半边脸上都是血。

     林嘉心脏突突的跳,快步过去,“宋先生?”

     宋明昊身上有酒味,他看到林嘉就把手边的医药箱推过去:“帮我包扎。”

     他伤在靠后脑勺的位置,血已经凝固干涸。

     “去医院吧。”

     “不去。”宋明昊点起一根烟,吞云吐雾,“上药包扎会么?”

     林嘉不让自己手抖,她胆子很小。

     用剪子小心翼翼剪掉头发,然后不知道要怎么办。

     “拿酒精棉把血擦掉,上这个药,缠纱布。”

     宋明昊声音不带起伏的吩咐,烟雾飘上去熏到了林嘉的眼睛。

     这个人极爱抽烟,他周身都是烟雾,整个人被烟雾笼罩的严严实实。

     林嘉取出酒精棉擦伤口。

     宋明昊咬着烟蒂嘶了一声,林嘉连忙住手。

     “疼?”

     “没事。”

     伤口处理好,宋明昊抽出湿巾擦脸,他擦着身上的血,动作慢而优雅。

     没有血渍,他才抬起水洗似的黑眸盯着林嘉。

     “害怕?”

     林嘉抿了抿嘴唇,随后点头。

     “看着挺疼的,怎么回事?”

     宋明昊把嘴上的烟头拿下来按灭扔进烟灰缸里,他把西装外套脱掉,领子上的血都硬了。白色的衬衣都被染红了,宋明昊把衬衣也脱掉,赤着上身转身往楼上走。他身材很好,腹线一直延伸到皮带里面,灯光下他的皮带反射出光芒。

     林嘉迅速别开脸。

     “帮我把衣服扔了。”

     他的声音远去,关门声响,楼上再没动静。

     林嘉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在s市谁能把宋明昊伤成这样?宋家人挺护犊子的,外人怎么敢去伤宋明昊?林嘉叹一口气。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捡起地上的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一晚上林嘉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宋明昊黑白分明不带任何感□□彩的眼睛。他很平静的擦拭着身上的血,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鲜活的人。

     第二天林嘉起床的时候就看到宋明昊坐在餐桌前,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铺了他一身。宋明昊把头发剃光了,不知道用什么剃的,还挺干净。后脑勺贴一白色的纱布,医用胶布固定这。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咬了一口面包抬头看向林嘉。

     “早。”

     林嘉咽了下喉咙,“早安。”

     宋明昊喝完咖啡,说道:“工作能适应么?”

     “还好。”

     林嘉走过去喝了一口清水,才面向宋明昊:“真的不需要去医院?”

     “废话那么多呢?”宋明昊起身,迈着长腿往楼上走,“我今天不出门,公司有什么不懂的给我打电话。”

     他怎么又不出门了?

     宋家的事太复杂,林嘉得打听清楚才能做决定该走哪一步。

     到了公司林嘉根本就不用打听,绯闻就传遍整个公司了。宋明昊的头是被宋明远砸的,原因不明,宋明昊受伤没来公司。

     林嘉打开电脑搜补血吃什么,门就被推开,林嘉抬头看过去。苏亚大步走进来,怒气冲冲走到林嘉面前。“你什么意思?”

     林嘉也疑惑,她什么意思?

     办公室门大开,外面的人都探头看进来,林嘉起身去关了门,走回去坐在位置上看着苏亚。

     “林嘉,你也是演员,你是不是想把代言占到自己手里?”

     林嘉明白过来,只是没想到苏亚会这么想,蹙眉。

     “你说话要负责。”

     苏亚别开脸,表情依旧难看,气呼呼的表示出自己的不满。

     “我昨天打电话问了,代言在半个月前就给别人了,你觉得我在骗你。好,你现在转身出去,我无话可说。”

     “你不履行合约规定,我可以起诉解约。”

     林嘉笑了起来,看着苏亚:“我昨天刚到公司,合约什么时候被人抢走你打听打听就知道。我只是有义务告诉你,你还想被人利用我无话可说。”

     苏亚腾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林嘉几秒,转身大步就走。

     她和董立认识多年,董立不会骗自己,林嘉是演员,她来做经纪人什么目的?而且在嘉影。董立的话也有道理,在她手里不会有什么好的资源。

     林嘉抬手按了按眉心,把气愤压下去。

     苏亚解约个屁,她签的是十年长约,除非她有钱赔违约金,董立也信?她现在该做的应该是抓住手里的资源。林嘉把苏亚的工作整理了一遍,恍然大悟,又狠狠骂了自己一顿,这个道理她怎么早不明白?

     下午林嘉给苏亚的助理联系,苏亚明天要去试镜。

     晚上下班林嘉去了趟超市,买了乌鸡还有红枣等补血的东西。

     回去宋明昊不在家,林嘉做饭技能没开启成功。

     搜索了菜谱,开始折腾那只鸡。

     宋明昊和宋明远干起来了,林嘉自然是站在宋明昊这边。至少现在,林嘉更恨宋明远。邓波还有孙老师,他们不能就这样算了。

     七点宋明昊回来,看了眼厨房的位置,他脱掉外套走进去。

     “在做什么?”

     林嘉吓了一跳差点切到手,回头对上宋明昊的眼:“你出门了?”

     宋明昊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厨房,眉头忍不住蹙起。

     “嗯。”

     他穿了一件黑色衬衣,冷冽的面容没有一丝温度。

     林嘉脑袋里莫名其妙跳出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随后又觉得这句话不合时宜,连忙从脑袋里赶出去,放下菜刀。

     “今天公司都传开了。”

     宋明昊走过去打开锅盖看了一眼,抬手示意,“剩余的你别碰了。”

     林嘉洗干净手有些不好意思,“我做错了?”

     “公司传什么?”

     “你和宋明远打架。”

     宋明昊嗤笑一声,“是打架就好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林嘉听明白了,他单方面的挨打。

     心里有些不舒服,靠在门边,她看宋明昊整理接下来的食材。

     抿了抿嘴唇,脑筋转着。

     “快过年了。”

     “嗯。”

     宋明昊是一个谜,林嘉觉得他很奇怪。很多时候他都是不食烟火的模样,可站在厨房里,他又会操刀煮饭做菜,他没请保姆,每天早上准时做早餐。这年头还有年轻人吃早餐?而且自己做,林嘉觉得不可思议。

     林嘉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可现在她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她不想离开,心里很纠结,乱七八糟的情绪都纠缠到一块去。

     她在最困难的时候救了宋明昊,而林嘉走投无路的时候,宋明昊给她一片屋檐。

     “你过年回家么?”林嘉绞尽脑汁终于又想起来一个话题。

     “家?”宋明昊看过来,刚要说什么,他的电话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铃声很单调,手机出厂自带的声音。

     宋明昊擦干净手,往外面走。林嘉连忙让开路,宋明昊穿戴一丝不苟,长腿笔直。

     他拿起电话看了眼屏幕,才接通。

     “嗯,是我。”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点头:“不是很严重,别过来。”

     宋明昊有些烦赵云佳哭哭啼啼,如果不是她自己脑袋上还挨不了这一下。宋明昊握着电话,目光渐渐深刻,“二哥怎么说?”

     宋明昊昨天被砸的那下挺狠的,轻微脑震荡,他按了下眉心,听着女人的声音嗡嗡的。

     “嗯,我知道了。”

     林嘉猜测电话那头应该是个女人,随后脸上一热,自己这样特像偷窥狂。

     连忙上楼去了。

     宋明昊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看了看楼梯位置。坐在沙发上点起一根烟深深吞了一口烟雾,老爷子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一生女人无数。外面没认祖归宗的应该也不少,宋明昊能姓宋是他那个妈妈费尽了心思。不过,她的本事也仅限于把宋明昊塞进宋家。

     怎么活下去?那是宋明昊自己的事。

     十三岁到现在,二十八,宋明昊每天晚上躺下去都不知道第二天自己还能不能醒来。

     厨房的鸡汤翻滚,香气飘荡在空气里,宋明昊抽完最后一口烟按灭烟头起身往厨房走。

     林嘉是蠢,不过用起来方便。

     林嘉在楼上看了一会儿资料下楼,宋明昊在厨房炒菜,回头看了她一眼。

     “把碗筷摆餐桌上,吃饭。”

     林嘉连忙过去拿碗筷,放碗的柜子在上方,林嘉垫脚没够着,她又试了几次脸都憋红了。

     宋明昊走过去抬手越过林嘉头顶拿下碗,他收回手臂的时候擦到的林嘉的脸。距离太近,林嘉迅速跳出去拉开距离。

     宋明昊把碗递过去,“矮成你这样也是难的。”

     林嘉心跳如擂,接过碗往外面走,宋明昊轻飘飘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择偶标准没那么低,不用一惊一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