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 正义高于一切
    “你们在帕尔维亚王朝遗址里遇到了什么?”知道了巫师是怎么一回事,洛林的心思就转到了宝藏上。

     他保证自己不是贪财,而是为了将来海姆镇的可持续发展,本来满满一车的金帕兰,被这个丑陋的家伙一撞,立马少了三分之二,即使得到了一张性能极为不错的幻鬼皮,但是他刚刚问了一圈,没有一个人愿意用幻鬼皮做成的皮甲的。

     “前面没什么危险,但是没走进去多久就解开了幻鬼的封印,”法提斯提起来这件事至今还心有余悸,“我们的冒险小队平均素质都在D级以上,盗贼、剑士、巨斧手和牧师,加上我的精神掠夺,本以为万无一失了,但还是……”

     “雷恩,”洛林笑眯眯的呼唤年轻的骑士,“你的能力大概是什么水平?”

     “是C级,我的殿下。”

     有天赋的人,通过后天努力,各方面的素质就会一直进步,西大陆将职业等级划分为F到SSS共九个等级,平均素质D级以上,虽然并不算高,但在一般险境中,也绝不会几乎团灭。

     “才C级啊……”洛林咕哝道。

     雷恩差点从马上栽下来,他们的殿下对等级究竟有没有概念啊!?

     这些跟随三殿下前往领地的骑士们,多数都在E、F两级的实力之间,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力量了。

     毕竟,一个F级战士的身体素质,就是普通人的两到三倍。

     法提斯看出了洛林的想法,但是七神在上,刚开始就遇到了幻鬼,没准最后还能遇到巨龙呢!

     “殿下,如果你想要去寻宝的话,我想等到以后我们组建了有实力的队伍再去,不然实在太过危险。”

     洛林当然知道,遗迹深处一定更危险,这些帝王为了维护自己的安息之地和宝藏,不知道做了多少工作。

     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不也有未能破解的秦始皇陵和金字塔吗?

     属于年轻人的叛逆心理和冒险精神都在蠢蠢欲动,洛林努力不去想这个诱人的念头,“等我组建一支巫师队伍以后,一定要来!”

     “噗通”一声——这次雷恩是真的从马背上掉下来了,他立马跳起来,压低声音道:“殿下,您不能和巫师有接触!”

     说完这句话,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话把法提斯也包括进去了,立马补充道:“除了蒂利亚德先生。”

     正统的小贵族和骑士教育,已经将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洗了大半的脑了,剩下的一小半,仅仅能用来相信洛林,并且保证对法提斯足够的善意。

     通过法提斯的讲解,辛德瑞拉也知道了自己和三殿下的能力都属于光明教廷中“巫师”的范畴,平日里见到雷恩就笑眯眯的她此时也板起了脸。

     雷恩一时不知所措。

     洛林叹了口气,难道他还要担负起教育骑士的责任?

     他让雷恩上车说话,雷恩拘谨的坐在辛德瑞拉对面,脸庞微微发红。

     因为法提斯的科普,女仆小姐此时也知道了,她是个巫师,刚刚她正好目睹了雷恩反对巫师的一系列动作,此时当然不可能给他好脸色,她轻轻哼了一声。

     雷恩的脸更红了。

     作为这支队伍的最高领导人,洛林理所应当协调好各方各面的关系,“是你厉害还是法提斯厉害?”

     雷恩仔细估计了一下,“论身体力量,蒂利亚德先生不是我的对手。”

     这对话没法继续了。

     “你……算了,我下去骑马散散心。”

     从和骑士长的对话中,洛林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在教廷笼罩的范围之内,大多数人都将对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了虚无缥缈的神灵身上。

     他承认,教廷的牧师是为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低下,子民们平时有了伤病,有钱人去找牧师,穷人则是会买一些价格低廉的炼金药剂——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正是这种恩惠,才让无数人民更加的依赖神灵。

     即使是付出高额的代价。

     还好也因为教廷的爱惜羽毛,所以龙牙山脉附近的城镇都没有被神王的光明笼罩到,只有一些苦行僧侣和狂信徒愿意在那里布道。

     ……

     除了两桶看起来品相最好的葡萄酒之外,伯顿侯爵赠与的葡萄酒在到达海姆镇之前都换成了金帕兰。

     弗莱芒对于洛林这个举动表示不解,洛林爽快的给了他答案,“我听说艾德拉·波弗特最喜欢美酒。”

     弗莱芒立马表示明白,艾德拉·波弗特是王后的妹妹,迪加尔前哨军队的军团长。

     在十二月来临的时候,海姆镇将要面对恶魔入侵,和艾德拉搞好关系只有好处。

     同样,弗莱芒也震惊于王子的进步速度——一个月前,洛林还是个不学无术的狂傲王子,从遭遇风暴之后,王子就发生了一些改变。

     风暴收回了他的天赋,却让他成了一个睿智、清醒的人,弗莱芒很难评价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

     “我的殿下,我们要不要去法兰兹王子的领地拜访一下?”弗莱芒在仔细查看过地图之后道——他们北上的路上正好会路过法兰兹王子的领地。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年轻、英俊而严肃的脸庞。

     在洛林的记忆中,法兰兹·奥斯顿和自大者洛林相反,是典型而高尚的骑士,恪守骑士精神,正义高于一切,想要将弟弟影响成为和自己一样的正义骑士,自大者洛林却总也听不进去他的话,渐渐地,法兰兹也放弃了,所以兄弟两人虽然一母同胞,但是关系却很淡。

     这个关系值得捡起来,洛林思忖着,法兰兹这样的人最是遵守原则和规矩,他们又是亲兄弟,要不是自大者洛林太没出息了,他和法兰兹之间也绝不会这样尴尬。

     但是想了想,洛林还是摇了摇头,道:“先不要去了。”

     法兰兹这样遵守规矩的人,一定会以领地为重,毕竟洛林可是当着大主教的面进行效忠仪式的。

     弗莱芒显然不是这么想,在洛林说了不去之后,他比他的殿下还要着急些,“我的殿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弗莱芒,我有时间会去拜访……哦,我的……我的哥哥的,”洛林颇为艰难的说出了这个词,“现在我们先去领地,路过星辰镇的时候正好拜访一下我那名义上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