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章 异端审判
    坐下的时候,洛林下意识看了一眼离这里不远的中心广场。

     审判广场和中心广场是相邻的广场,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中心广场是光明的、和平的,有白鸽落在地上和平民的肩头,而审判广场是阴郁的、黑暗的,布满伤痕的石板缝隙里还有陈年的血迹,干涸留下了黑色的印记,中间分别竖立着绞刑架和火刑架,还有巨大的水池,看着便觉得寒气森森。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却是群众们狂欢的地方。

     洛林承认自己心里是有些不适的,虽然前世也见多了刀光剑影,但那毕竟只是商场上无形的明谋暗战,而不是这样血淋淋的真相。

     他不禁开始想念辛德瑞拉送上来的烤苹果了。

     但是作为自大者洛林·奥斯顿,他理应对这些更加狂热。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被人押到了广场中央,他脸上带着神经质而扭曲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有半分恐惧。

     格罗诺城的主教也和他们坐在一起,此时将由他来宣判对他的审判。

     “我那生病的孩子一定是他干的!烧死他!”

     “他竟然在我们周围潜伏了那么久!”

     “烧死他!烧死这个邪巫!”

     “就是他,勾引了我的丈夫!”

     洛林立马瞪大眼睛,勾引丈夫?

     审判在即,洛林只好忽略这个细节,无论怎样,这个巫师都逃不过一死了,结果只是在于能否留个全尸罢了。

     “你们的天国终究会崩塌!”

     随着这一声喊叫,群情激愤的民众立马将手中的各种东西扔了出去,那火焰瞬间腾高了几分。

     面对着这样一群疯狂到被洗脑的家伙,洛林没有能力去阻止,他现在只能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去看火刑架上燃烧起的熊熊烈火,也不要去听巫师的凄厉的诅咒罢了。

     ……

     回去的路上,洛林精神都不大好,现在他的鼻端还萦绕着酸腐焦臭的烤肉味道,因此他拒绝了伯顿侯爵的邀请——他实在不想看到烤肉了。

     “今天看到了什么?”辛德瑞拉咯咯笑着凑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是火刑吧。”

     洛林想起那个场面,差点又吐出来,“不许再提了!”

     她耸耸肩,从窗台上端过来还冒着热气的烤苹果、奶酪面包和鲜羊奶,“你一定没吃饱。”

     “见到了那种场面,哪里还吃得下,”洛林塞了一口烤苹果,猛然想起来弗莱芒知道他没吃饭,赶紧道,“等会儿你跟弗莱芒说一句,短时间内都不要把烤肉……呕,端到我面前了。”就连说起“烤肉”这两个字,洛林都感到一阵反胃。

     “你的承受能力也太差了。”辛德瑞拉不屑道。

     不得不说,美女对男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力量,即使这个女仆小姐性格恶劣,但看在烤苹果的份儿上,洛林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让他有足够的精力去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第一次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即使有着金雀花王朝留下来的《第一法典》和属于巴伐利亚王国的《嘉德法典》,法律的作用在王权、神权和愚昧无知显得极其弱势。

     法律都是给平民遵守的,贵族有无数种方式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聪明者投机取巧,蒙昧者无惧法律。

     在这个世界“被神王笼罩”的华美外衣之下,是虱子、是狰狞的丑恶、是弱肉强食,而不是种满了骄阳玫瑰和粉蔷薇的巴伐利亚城堡花园。

     他第一次正视了自己的处境。

     巴伐利亚王国的三王子,即使是在长子继承王位的惯例下,也依旧最有希望荣登王座的暴风之子,如今失去了名号和能力,属于他的东西只有即将到达的海姆镇,和追随他的骑士和管家。

     生性凉薄的厄洛斯,甚至连一个辅政大臣都没有分派给他——或者说,厄洛斯觉得没必要,毕竟海姆镇穷的连税收都没有,领民也都是些贫穷到甚至无法离开海姆镇的人,只能在贫瘠寒冷的土地上,靠种植红薯来饱腹度日。

     看来前几天是他太乐观了,这个情况拿出来看,哪个方面都是死路,想起来厄洛斯跟他说的,让他把海姆镇经营起来的话,总觉得他是在逗他。

     “弗莱芒,”洛林最终按捺不住去找他的管家,虽然他话多,但是不可否认,办事效率也相当不错,“我需要海姆镇的全部资料。”

     弗莱芒在胸口画了个圈,感谢神王让他的殿下终于肯关心这些事情了,虽然海姆镇是个贫瘠之处,但怎么说也是王子殿下的领地嘛!只要王子肯管,那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也不知道弗莱芒这种谜之自信都是哪里来的,或许在他眼里,从小就跟着他的洛林就跟亲生儿子一样吧。

     洛林低头看着资料陷入了沉思。

     海姆镇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往南的暮色森林虽然几乎没有人能够深入,但是边缘地带可养活了不少猎人,要知道,挨着暮色森林的可不止海姆镇一个地方。

     再就是东方的星辰镇,因为金雀花王朝同样要抵挡来自龙牙山脉北方的恶魔,早已将星辰镇打造成了易守难攻的坚实堡垒,再加上盛产星辰砂,这种贵妇们尤为喜爱的装饰品也为星辰镇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星辰镇的领主是谁?”

     洛林翻了一遍资料,这样浅显的信息竟然没有,弗莱芒道:“星辰镇属于迪加尔军队,收入除了少部分上缴给陛下之外,其他的都用来供养军队,所以现在是军团长自主统领。”

     “那教廷怎么会同意的?”洛林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要知道光明教廷在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大,西大陆除了人类无法踏足的荒芜之地,剩下几乎三分之一的地区都是教廷的教区,加起来比整个巴伐利亚还要大,而且教廷拥有自主税收的权力,这也就说明了,只要有机会,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寸土地。

     教廷的本质,和那些贵族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他们多了一层“神的力量”作为保护色。

     “教廷?教廷也不愿意面对恶魔,”弗莱芒一针见血的指出来,“星辰砂带来的利润再大,也抵不过狮王联邦一个城邦带来的利益的一半。”

     所以理应当做被放弃的地方。

     虽然仍旧划归到了奥伦行省教区中,但是连个像样的教堂都没有。

     不过也算是个好消息,至少他到了海姆镇之后,只需要处理好和迪加尔军队的关系就好了,不用再和那些教士们扯皮了。

     洛林上辈子一直活在尔虞我诈之中,这辈子他只想轻松点。

     比如,做个富贵领主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