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 格罗诺城
    “海那莉?”洛林试着在心中叫道。

     这次,软软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没有力气,不想说话。”

     紧接着,再也没有了回声。

     洛林心中不免担忧起来,海那莉不是系统精灵吗?怎么会没力气呢?

     “殿下,你怎么了?”

     从辛德瑞拉的视角看过去,洛林英俊的面容上有深深的担忧,黑玛瑙一样的眼睛更加幽深。

     洛林回过神来,继而嘲笑了自己一下,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所谓的系统精灵,不过是一段强行植入他大脑中的东西,有什么好担忧的。

     ……

     巴伐利亚王国在整片西大陆上都算是幅员辽阔,十分可观,洛林这段时间好好的看了看地图,按照这样的速度,大概还要走几天。

     这段时间唯一的收获就是,洛林终于可以将马匹操控自如了。

     原装洛林虽然也有这个技能,但是就如同那些破碎混乱的记忆一般,他并没有完全继承到,那天骑着马去城郊接辛德瑞拉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傍晚的时候,车队进入了伯顿侯爵的领地格罗诺城,这座城市修的颇为宏伟,青黑色的城墙上密布垛口,后面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士兵和冷箭。

     对于洛林的到来,伯顿侯爵一早就接到了消息,派来了先遣骑士在城门外等他,洛林的骑士团驻扎在城外,他只带着弗莱芒、雷恩和辛德瑞拉进去了。

     先遣骑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到洛林首先表示了自己的激动,“三王子殿下!您能来格罗诺城,真是我们莫大的荣耀!”

     看来这个时代的消息传递还是挺慢的,最起码现在巴巴罗塞的消息还没传到这里来。

     先遣骑士有个毛病,就是一激动话就特别多,这一路上他喋喋不休,弗莱芒在他面前也要甘拜下风。

     唯一的好处就是,他在这些絮叨里获取了许多信息,让他对格罗诺城和伯顿侯爵有了更清晰直观的了解。

     好容易到了侯爵府,终于能摆脱这个聒噪的小子了,弗莱芒松了口气,抬头看向他的殿下,洛林一脸平静,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伯顿早早的就在侯爵城堡外等着他了,见到洛林先用力拥抱了一下——这个看起来肥胖而憨厚的中年人,差点把洛林的骨头都勒断。

     “真高兴见到你,伯顿侯爵。”洛林笑眯眯的回应他,不用想都知道这个胖子一定不是简单角色,王国的侯爵中,就属他的封地最好,这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

     “我亲爱的王子殿下!”伯顿侯爵热情的迎了上来,“您先休去息一下,城堡里已经给您准备好了美食,等会儿我们看完教廷异端审判,再来进行我们的晚宴。”

     异端审判?洛林的脑袋里闪现出高大的绞刑架和火刑架,以及其他几种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可怕刑具。

     他下意识的不想去看,但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

     格罗诺城丰富的税收来自于铁矿和伴生稀有矿,为它带来了“铁匠之城”的美誉,也由此养活了一大批平民。

     到广场的路上,他们看到的都是生活安稳的人们,虽然也有为生活奔波的底层人民,但即使是教廷,也不能保证人人都生活富裕,更不能否定伯顿侯爵的治理有方。

     毕竟格罗诺城可比很多城市都富裕了,甚至可以比肩狮王联邦中最弱小的城邦。

     此时全城的人都在激动的赶往审判广场——它坐落在城中教堂的附近——当洛林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人声鼎沸。

     无数人已经在齐刷刷的喊道:“烧死他!烧死他!”

     洛林惊讶于这些民众对于宗教审判的狂热,难道他们不觉得血腥残忍吗?

     伯顿侯爵道:“就在殿下到来的三天前——”

     洛林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他,“叫我洛林。”

     伯顿侯爵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神色,丝毫没有因为被打断而感到被冒犯,毕竟洛林这话是在向他说明他们的关系是亲近的,“三天前,这个该死的巫师在酒馆喝醉了,用巫术杀死了几个平民,真是太可怕了!我想尊贵的殿下一定不愿意看到那个场面!太惨了!我可怜的子民!”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洛林没有在他脸上找到丝毫可怜的神色。

     “照我说,这些该死的巫师,早该在圣光的笼罩下灭绝了,但是他们就像苍蝇和臭虫一样,总是时不时的会冒出来一两个。”伯顿侯爵提起“巫师”的时候,又兴奋又恐惧,还带着一丝丝的厌恶。

     洛林想起来那本《巫师:恶魔的情人》,那里极尽想要将巫师塑造成一个邪恶的形象。

     但是洛林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好的和坏的,比如人类中,既有辛德瑞拉这样如白水晶般晶莹纯洁的,也有像眼前这位伯顿侯爵大人的。

     伯顿侯爵完全没有想到,在圣光的笼罩下,还有人有这样的想法,更别说这个人是巴伐利亚的三王子,即使是路德维希教皇也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此时他依旧是带着些变态的兴奋往审判广场走去,“作为领主,我有责任还那些惨死的灵魂一个公道。”伯顿侯爵说话的口气中隐隐带着一丝骄傲和怜悯。

     洛林当然知道他骄傲和怜悯的是什么,只是他还是无法给出一丝回应。

     就他这些日子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来看,这个世界教廷的做法,和前世最黑暗的时期并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区别,不,还是有区别的,就是光明教廷真的有圣光降临。

     这种审判本身就带有铲除异己和巩固政权的作用,教廷想要人们看到的善恶就是人们心中的善恶,不管是对于巫师、还是普通人。

     当然,如果今天审判的这个巫师,像是伯顿侯爵所说的那样,滥杀无辜的平民,那么不用教廷来审判,这种人被绞死,也是没什么好可惜的。

     在平民们的欢呼声中,洛林和伯顿侯爵一起登上了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