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惊讶,熟悉的技术
    吃完饭,稍作歇息的张天佑,便动身前往殡仪馆了。进大门的时候,那叫一个光明正大的。然而在即将面对况秋彤的时候,却显得有些贼眉鼠眼的了。

     没办法!

     张天佑都快被那小魔女,给整成了精神分裂。

     一会儿,好像是挺相信自己的。一会儿,又对自己产生了较为严重的怀疑。真不知道,得会如果自己以那一层身份出现的话,她又会对自己产生什么样幺蛾子的想法。

     先打探一下‘敌情’...

     张天佑找来了冷藏室这边的工作人员,向他问明了况恩期是否还在这里。那工作人员不明所以的调笑了张天佑几句,总算是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况恩期没烧!

     没烧就好!

     没烧就代表着自己已经初步获得了况秋彤的信任了。只要自己在拿出点证据出来,想要说服她同意解剖自己父亲的尸体,应该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吧?

     应该...或许...大概...是吧?

     张天佑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面带沉重的走向了况恩期的那间‘豪华单人’冷藏室。不出意外的,里面的人很多,大概都是况恩期的一些亲朋好友。

     张天佑的突然出现,让这些沉浸在悲痛中的人们,都抬起头来,疑惑的注视着他。

     这位应该就是况秋彤的亲舅舅吧?

     唯一一个跟况秋彤一样的,全身披戴着孝服的中年男子,正在跟况秋彤比划着什么。张天佑这边虽然听得是不太怎么清楚,但也大致听到了一些什么,‘为什么不烧’以及‘错过良时’之类的话。

     果然是做贼心虚呀!

     在场的这么多人都没出声,你说你急个啥球子?

     “请问这位先生是...?”就在张天佑正准备上前去为老况敬香的时候,旁边一位老者拦住了他,问道。

     “噢,我是况师傅的徒弟张天佑,在外地听说他发生了意外,特地赶回来为师父敬柱香的。还好,总算是被我赶上了。”张天佑说起谎话来,那是两个眼睛都不带眨的。

     况师傅的徒弟张天佑?

     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的存在呀?

     凯恩大酒店里那些前来吊丧的大厨们,都各自面面相觑着,眼里充满了各种疑惑。只有一位身着看起来像是一名成功人士的中年男子,眼神中闪着莫名的光泽。

     没听说过,并不代表着不存在。

     这话又说回来了,不过只是一名徒弟而已,又不是什么干儿子之类的,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吧?

     张天佑在老者的唱报中,来到了况恩期的棺材前,接过况秋彤递给他的三炷香,老老实实地跪拜了下来。

     很正式,也很严肃!

     张天佑的谎言,或许能够瞒过在场内的所有人,但他能瞒过况秋彤么?

     早在张天佑今早离开的时候,况秋彤便向人打听了他的全部,跟他自己说的一样。一个殡仪馆里的小保安,平时除了跟同事们之间有点打闹之外,其它的也没有什么交际了。

     这种人,就算来骗自己,对他自己也没有任何益处。

     最起码有一点,从她自己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个小保安,事先绝对是不清楚自己家里的情况,也绝对不是那种有着蛮深奥心思的那种人。

     除去这几点之外,他为何会跑来跟自己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她,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么,那就再等等又何妨?

     万一自己的父亲真得就是被坏人给谋杀的呢?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亲手断送了父亲唯一的伸冤途径?

     只是,自己亲舅舅这一关,真的很不好说。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劝自己尽早将父亲的尸体火化了。要不是自己想确认一下,还真说不定一大早就答应下来了呢!

     称自己的父亲是他师父?

     早晨的时候,你还只是一名小保安呢!

     现在倒好,不过才一上午的功夫,你这就成了我父亲的徒弟?

     你这转变攀比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只是,况秋彤知道归知道,但她会说吗?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折腾出什么花样?

     “家属谢礼!”老者唱报道。

     况秋彤朝着张天佑盈盈一拜。张天佑连忙伸手去扶住她,趁着这个空隙,张天佑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要想知道真相,那就抽个机会跟我走一趟吧!”

     张天佑的声音很轻、很轻,要不是声音就在况秋彤的耳边回响,况秋彤都怀疑这家伙到底说过话没有。

     没办法,谁让她的那个亲舅舅,就站在她旁边看着呢?

     由不得张天佑他不小心行事呀!

     张天佑扶起了况秋彤之后,便自顾的走了出去。他相信,况秋彤一定会出来找自己的。

     果然,张天佑在大厅里待了还不到五分钟,便看见了脱下孝服的况秋彤,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况秋彤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朝着张天佑说道。

     半个小时?

     足够了!

     张天佑点了点头,带头向前走去。那况秋彤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问都没问,直接随着张天佑的脚步跟了上去。

     张天佑住不惯几个人挤在一起的那种小宿舍,所以这个房子,是他一个人在外面租的。离他上班的地方很近,房租也很便宜。毕竟说来说去,这个位置始终是属于鸟不拉屎的地方。

     不过5分钟的路程而已,张天佑便带着况秋彤来到了自己所租住的地方。

     “中午没吃什么东西吧?我亲自下厨,随便弄点什么东西给你吃。”张天佑笑着说道。

     “带我来这里,难道不是给我看证据吗?我现在不想吃任何东西,也对任何东西不感兴趣。”这个时候的况秋彤,总算是有些自己的情绪了。

     只是...

     这情绪显然是有些不怎么友好的火爆。

     张天佑平静的笑了笑,没有搭理况秋彤的脾气,反而自顾的拿出了西红柿跟鸡蛋。就这样当着她的面,像玩起了杂耍般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展开了一系列的厨艺技术。

     况秋彤从最初的不耐烦,渐渐地感觉到有些惊讶了。

     这手艺...

     这技术...

     怎么自己看起来是那么的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