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占领泸州
    农历4月3日,合江县县城,治安队跟前几日一样,在县城内巡逻,一个华夏军士兵快马飞奔赶往县衙。

     “报,有紧急军情。”

     胡子宁正在和小蝶亲热着,被突如其来的报告打断,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说道:“有何军情?”

     “总司令,满清的第63标正向县城赶来,即将到达泸州,与本县距离约40公里。”

     这本身就在胡子宁的意料之中,赵尔巽不派兵前来才不正常,这回他就跟清兵来个硬碰硬,把整个标的人都干掉。

     4月4日,在周骏带领的清军到达合江县县城外,这次赵尔巽特地派了一个炮兵队一起前来,晚清新军中一个炮兵队175人,配备6门火炮。

     清军的一举一动都在华夏军的监视中,在远处埋伏的侦察人员,向华夏军汇报清军的位置,具体的坐标参数。

     当周骏准备下令炮兵开炮轰炸合江城的时候,华夏军首先开炮了,合江县城内炮声隆隆,榴弹炮、迫击炮的炮弹一齐向2公里外的清军倾泻而去,清军阵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哀嚎声不断。

     首先被炸的就是清军的炮兵,大约2分钟后,标统周骏被炸死,清军已经被炸死几百人,慌忙撤退。他们只逃出几百米,就遭遇了华夏军三百多人的伏击队,掷弹筒、轻重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形成密集的火力网,向清兵无情地射去,收割着他们的生命,合江城内的华夏军也冲了出来。

     整个战斗只有短短半小时,清兵除了有七八十人侥幸逃出,其余全部被击毙,没有一个俘虏,因为华夏军的火力实在太强大了,清兵除了拼命向外逃,没有逃走的人根本就来不及投降就被击毙了。

     清军那6门大炮,除了一门被炸毁了以外,其它5门还算完好,胡子宁吩咐士兵把所有武器都运回县城放好,那些被击毙的清兵找地方掩埋了。

     此役,华夏军士兵阵亡9人,受伤15人。

     4月5日,胡子宁带上士兵,往泸州城出发。

     合江离泸州不到四十公里,傍晚的时分,华夏军约600人赶到泸州城下,架起了大炮,做出攻城的架势。

     晚上11点,胡子宁把这8天来累积可以召唤的192人全部召唤出来,出现在泸州城内,这些华夏军士兵一出现,马上就被泸州城内的清兵看见,双方激烈交火。

     胡子宁马上发电报让他们夺下城门,开城迎接外面的人进来。

     外面的华夏军只听到城内步枪和机枪声响个不停,偶尔能听到爆炸声。

     没多久,城门被打开了,胡子宁马上下令冲进泸州城。在内外的配合下,华夏军很快就冲进城门,泸州城的新军就只有一百多人,其他老式军队和巡防营的战斗力和装备,比起新军更差,城内巷战并不是很激烈,渐渐的只能听到零星的枪声。

     巷战虽然不激烈,但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待城内的清兵基本上被肃清后,胡子宁在官兵们的拱卫下,走到泸州知州的衙门。

     知州被活捉,士兵把他押来跪在胡子宁面前,浑身颤抖,哀求道:“大王……大王饶命呀,小人……小人从来没有杀过革命党和华夏军的人。”

     这样的人就算留着,也不会产生什么威胁,胡子宁道:“你去成都告诉赵尔巽,有本事就派军队来剿灭我,限你一日之内离开泸州城,快滚吧。”

     “谢大王不杀之恩。”知州跌跌撞撞地回去家里收拾细软。

     晚清政府虽然贫穷缺钱,但是贪官却到处都是,泸州知州府邸就搜出不少金银财物,价值有五六十万两银子,胡子宁留个那个知州五百两,其他的全部没收了。

     美女琪琪出现了,散发出那迷人的微笑,说道:“恭喜主人完成第二个任务,系统的功能升级到第3级,主人可以召唤的人数,一天可以累积增加到48人,每个月积累可以召唤初级行政人才2名,陆军初级技术人才一名,海军和空军的初级技术人才、军事人才各一名。

     现在发布第三个任务,主人必须在18个月内,攻下一个省城,如果完成任务,统的功能升级到第4级,主人可以召唤的人数,一天可以累积增加到96人,每个月积累可以召唤初级行政人才3名、中级行政人才1名,陆军初级和中级技术人才各1名,海军和空军的初级和中级技术人才、军事人才各1名。在火炮方面,召唤出来的炮兵配备的火炮口径增加至150毫米以内。”

     胡子宁问道:“怎么召唤人物出现的距离没有增加?”

     琪琪说道:“因为这个功能太过于逆天了,所有限定2公里内,主人,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没有了。”

     到今天为止,胡子宁来到召唤出来的士兵一共有1044人,战死11人,还剩1033人,今天还可以召唤24人,从明天开始每天召唤累积的人数上升到48人。胡子宁让两个连的兵力留在合江县,其余的全部全部集中到泸州城,吩咐士兵去马溪村里,把留下来的弹药也全部搬到泸州。

     一个小时后,士兵来报告说,有个知州府邸的姑娘,没有跟着知州走,说要见胡子宁。

     那个姑娘来到知州衙门跟前,向胡子宁跪下,说道:“小女谢大人相救之恩。”

     胡子宁一脸疑惑,说道:“相救?这从何说起呀,你叫什么名字?难道那个知州要对你做些什么?”

     少女感激地说道:“小女叫白玲芳,是知州府上的丫鬟,前几日,老爷说要我做他的第13房小妾,小女不愿意,老爷昨晚就想强行霸占我的身体,幸亏大人的大军前来,要不然,小女现在已经被他玷污了。”

     这白玲芳极为美丽,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原来自己又救下了一个美人,胡子宁说道:“白姑娘,你家在哪里?怎么不回家?”

     白玲芳道:“我爹爹和娘亲都已经不在人世,哥哥是新军中的一个兵士,6个月前在围剿革命党中战死了,现在小女已经无家可归了,求大人收留我,让我做个丫鬟也行。”

     对于这样无家可归的美人儿,胡子宁实在不忍心拒绝,说道:“那好吧,你就留下来做我府上的丫鬟吧。”

     “多谢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