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禅位(求推荐和收藏)
    胡子宁假装很疑惑,说道:“太后,不是你派刺客去刺杀袁大人的吗?”

     隆裕说道:“哀家发誓,绝对没有派人去刺杀袁大人,哀家对此事绝不之情,如若有半句虚言,我爱新觉罗的九族都会下地狱。”

     胡子宁听了隆裕太后发出如此重的誓言,不好装作不信她的话,说道:“既然如此,太后,我也相信袁大人不是你派人杀的,但是他那帮野蛮的军人不会相信呀,这样把,反正你们原本也要禅位给袁大人的,既然现在他已经归天了,干脆你就让皇上禅位于我,我保证你们皇族的安全,除了不能住在紫禁城外,其他一切按照《清室优待条件》来执行。”

     隆裕和小溥仪的都在胡子宁的掌控之中,他们不答应也得答应。

     今天,胡子宁已经把两个多月累计下来,可以召唤的10560名士兵全部召唤,在攻打皇宫的时候,就已经派出一半的兵力,拿下北京城各个城门,无论遇到任何抵抗,一律就地击毙。

     北京实际是控制在袁世凯的北洋军手里,袁世凯虽然已经死了,守城的北洋军并未离开岗位,经过一天稍微有点激烈的战斗,北京城的各个城门都已经掌控在华夏军手中。进攻皇宫和北京城的战斗,华夏军一共阵亡了570人,重伤413人。

     21日,紫禁城,由太监小德张朗读草拟好的退位诏书,胡子宁听了很满意,这退位诏书是他让隆裕按照他的要求草拟的。主要内容是讲大清气数已尽之类的;然后赞颂了袁世凯一番,说这帝位原本是要禅让给他的;再讲袁世凯不幸被人刺杀,说些悲痛可惜之类的话;最后是称颂了胡子宁一番,把皇位禅让给胡子宁。

     小德张刚刚朗诵完诏书,小溥仪哭了起来,隆裕想去抱抱他,胡子宁阻止,自己把小溥仪抱了起来,用哄孩子的方式说道:“皇上呀,别哭了啊,以后只要有我在,你们一家都会平平安安的。”

     22日,在北京城几乎所有现任的内阁成员、前任皇族内阁、满清主要皇室成员,全部集中到紫禁城养心殿,袁世凯长子袁克定也被邀请过来,清廷在此举行最后一次仪式,宣布把皇位禅让给胡子宁。

     张琪琪说道:“现大清皇帝已经禅位,众位还不给新皇上行礼。”说完她自己带头向胡子宁跪拜高呼万岁。

     在场的众人都不太愿意接受这个新皇帝,原袁世凯的内阁成员先陆陆续续跪拜行礼,在满清人员方面,隆裕带着小溥仪先跪拜,其他皇族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胡子宁道:“诸位,从今日现在开始,大清已经灭亡,朕将国号改为‘华夏’,在华夏的国土上,所有的汉人都必须剪掉辫子,凡是华夏朝廷下辖的所有官吏,宫女仆人,所有国营工商业工作人员,服装一律穿回汉服。朕的登基典礼将在5日后举行。”

     张琪琪高呼:“吾皇万岁,我大华夏的江山一定会千秋万代。”

     第二旅旅长羽鹏飞(20日召唤出来的)高呼:“臣愿为皇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他人看到胡子宁的自己人在表忠心,各种心情的人都有,大部分人都不愿意下跪接受这个新皇帝,事实上,许多人是被胡子宁强迫的。

     胡子宁说道:“好,朕知道两位爱卿的忠心,内阁成员留下,朕有要事相商,其他人退下吧。”

     在这个时空以后的史书里,把这次政变称为“辛亥政变”,袁世凯被杀之谜,众说纷纭,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胡子宁,因为他是最大受益者,但这些都只是猜测,根本找不到什么有说服力证据。

     养心殿里,胡子宁那边的嫡系有张琪琪,羽鹏飞,第二旅其中两位团长,剩下的都是袁世凯任命的内阁成员和袁克定。

     “诸位爱卿,朕知道,你们都是袁宫保倚重之人,宫保不幸被刺杀,朕甚感悲痛,原本这个皇位就是宫保的,朕打算为宫保举行国葬。”

     胡子宁当着这些人的面,细数袁世凯生前的功绩,使尽浑身解数,在他们面前表演得像模像样,说到伤心之处时,人都哭了起来。为了收服这些人,胡子宁也不得不把戏演好。

     这些袁世凯的臣子们,回忆起以前效命于袁世凯那种种往事,许多人低头垂泪。

     “朕登基以后,将追封宫保为先帝,他就是朕的义父,在华夏帝国的牌位上,他是帝国第一个皇帝。朕发誓,一定要查出谁是凶手,谁是幕后主使之人。克定,你就是朕的兄长,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袁克定一阵惊慌,慌忙去要把胡子宁扶起来。

     “如若兄长不认朕这个小弟,朕就不起来。”

     袁克定慌忙说道:“皇上,既然您不嫌弃克定,那克定就僭越,做皇上您的兄长了。”

     胡子宁这才起来,说道:“皇弟,既然您已认了我这个兄长,以后就该称朕为皇兄了。”

     袁克定道:“是,是,皇兄。”

     胡子宁继续表演着,垂泪向众人说道:“先帝突然离开了我们,众位爱卿呀,你们都是先帝所倚重之人,你们一定要辅佐朕打理好这江山呀,如若这江山败在朕的手上,先帝在九泉之下也不瞑目呀!”

     这些内阁大臣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刺杀袁世凯,攻打北京掌控整个首都,攻入皇宫逼清廷禅位,这整个北京城,一下子就出现那么多华夏军人,肯定是做了周密的部署,这一系列的突发事件,不得不让人怀疑是胡子宁精心策划的阴谋。

     不过猜测终究是猜测,现在京城都被华夏军牢牢掌控。各个大臣们在路上也看到了在各处站岗和警卫的华夏军,这些华夏军装备之精良,恐怕世界上无人能及,那些曾经去过西方国家的人很清楚这一点。

     “臣愿为皇上效犬马之劳。”王士珍首先向胡子宁表示效忠。

     接着,徐世昌、段祺瑞、杨度、唐绍仪、张謇等人也表示效忠。现在袁世凯已经归天,清廷已经禅位于胡子宁,这些大臣们清楚眼前的形势,如果不归顺新皇帝,恐怕在北京的全家都会人头落地。就算胡子宁放他们出去北京,原本的北洋六镇无人统一指挥,迟早会被胡子宁各个击破,还不如归顺现在的新皇帝好谋个前程。

     胡子宁心里窃喜,能够收服这些人才,就算演一下戏那有何妨,就算认下这被自己干掉的袁世凯为义父,也没亏什么,看在他被自己干掉的份上,就算是对在地府中的袁世凯做点补偿。

     此后,胡子宁和内阁大臣们商议事情,段祺瑞和王士珍主动表示,会致电在武昌的冯国璋,以及其他在外的北洋军官,严令他们必须向新皇帝效忠。

     胡子宁指示外务大臣梁敦彦,向世界主要国家通报胡子宁这个任新皇帝5日后登基的事宜,邀请外国驻北京使馆的各个大使,前往参加登基典礼。

     “诸位爱卿,现在内阁总理大臣还空缺着,你们觉得谁来担任最合适?”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好做出头鸟。

     胡子宁说道:“唐绍仪,你与先帝是莫逆之交,论辈分,朕应该称你为叔父才是,你追随先帝已有二十多年,政务娴熟,朕觉得,你是内阁总理大臣的最佳人选。”

     唐绍仪受宠若惊,说道:“皇上,臣何德何能来担此重任,徐世昌徐大人他之前是内阁总理协臣,臣觉得他就很合适担此重任。”

     胡子宁点点头说道:“嗯,徐爱卿也是不错的人选。”他心目中唐绍仪是现时的最佳人选,历史上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就是他来担任。徐世昌也可以算是合适人选,能力和资历皆有,不过胡子宁总觉得他比唐绍仪稍微差了一下。

     徐世昌连忙一番谦虚和推脱。

     “两位爱卿你们不用推来推去了,朕封唐绍仪为内阁总理大臣,徐世昌为内阁总理协臣(相当于副总理)。”

     唐绍仪和徐世昌两人下跪磕头,说道:“臣遵旨,吾皇万岁。”

     胡子宁刚刚即位,头等大事就是要确保政权的顺利过渡,和这些大臣们商量国事足足大半天,中午饭就是在宫里一起吃的,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叫他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