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可是本王会怕你吗?
    系统提示:捕捉到一个愤怒表情,是否存入情绪包?注:目标因故意找茬而愤怒,情绪能量:负。

     保宝一看,登时乐了,这丫大早上的是来找茬的啊!

     不过情绪表情虽然一般来者不拒,可是这么可怕的表情,本宝宝真不想要啊!

     哎哟算了……现在收集的表情还不多,就将就要一下吧!

     保宝两眼一闭,收了!

     随后他看到界面右下角有个“自动提示宿主收集表情”,前面打了个勾。

     保宝想了想,把那个勾给去掉了,目前一天只有五次探视能力,这么胡乱提示一会儿就用完了。

     “不是说好的要把酒吧转租给我儿子,怎么又反悔了!”妇人咆哮着,两手掐腰。

     保宝抬起头,看她现在的姿势,就像一个XXXXXL版的奥特曼。

     郁绮鸢紧蹙着月眉,显然不待见这个人,不过她还是秉持着对长辈该有的礼貌。

     “二婶,我和他本来就一直没签合同,昨晚我已经给他发过消息,告诉他酒吧不转租了,早上他也回消息同意了,你现在还来质问我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叫没签合同?口头上的承诺就能不作数了吗?像你这样说话不算话的人,以后就该生儿子没****妇人扯着嗓子咆哮道。

     卧槽!世界如此美好,为何如此暴躁!

     保宝不服了,你骂郁绮鸢儿子不也等于骂我了吗?敢欺负我女人,who怕who!

     “我说大妈,你就那么喜欢**啊?那我祝你生的儿子全身都是****保宝马上昂着脑袋反呛。

     “……”妇人立时被保宝的话呛住了,胸口像是堵了一块石头,憋得她一时间有点喘不过气。

     郁绮鸢深吸了口气憋了下笑,说道:“不止是没签合同,我们双方也一直不接受对方的报价,所以根本就没有谈妥,我现在不转租了还犯法了吗?”

     保宝跟着插话道:“就是!口头上的承诺本来就不作数,我现在说我欠你两百万,难道你明天就跑来我家要钱吗?”

     “……”妇人顿时把一双圆滚滚的眼珠子瞪在了保宝身上,咬牙切齿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保宝笑眯眯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就是哪里来的,因为你好歹也和我一样是个人嘛!”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家伙!”妇人顿时发现,原来这个家伙才是她的对手。

     保宝对着妇人傲然哼笑一声,战斗力不足5的渣渣也敢在本王面前撒野,难道不知道当年本王舌战群基,以无与伦比的舌功将他们全都掰直?

     不屑,保宝这眼神是红果果的不屑!

     妇人看在眼里,终于忍无可忍,指着保宝爆喝一声:“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问的好!”保宝拍手赞扬,声音随之压低微微摇头一叹:“不过我正准备去上户口呢,等我户口上好了就告诉你我是谁。”

     “……”妇人脸上已经一阵青一阵白,肥胖的身躯轻微颤抖着,显然觉得保宝在故意戏谑她。

     郁绮鸢现在是真的很想笑,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我算看出来了,你一定是绮鸢的男朋友。”妇人露出自以为看穿一切的冷笑:“既然这样,绮鸢你赶紧嫁给他,离开郁家,然后把董事长的位置交出来!”

     正准备反击妇人的保宝顿时感觉胸口被震了一下,她是公司董事长?

     开什么玩笑?有这种董事长,员工每天去公司还有心思认真工作吗?

     就算有心思认真工作,他们工作的目标也一定都是董事长的床!

     这么一想,这个公司的员工居然有着如此可怕的凝聚力啊!保宝突然深深的震惊了,这个小绮鸢真是用心险恶,其心可诛!

     什么?公司里还有女人?

     女人也不例外!她已经完全达到了把女人狠狠掰弯……不,掰断的条件!

     “你想多了,他是我新招来的酒吧老板?”郁绮鸢面无波澜地道。

     听到郁绮鸢没有承认,保宝也不说话,这些问题需要私下和她交流,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但是,酒吧老板是什么鬼?不是服务生吗?

     “酒吧老板?哈哈哈哈……”

     妇人顿时大笑起来,肥嘟嘟的脸庞震颤着,口中大力嚎叫着,像是做着某件不可描述的事情时的巅峰场景。

     保宝收回目光,不忍直视,他分明看到她脸上的粉呼啦啦洒落起来,随风飘摇着,而后有部分卷入她口中,也算是落叶归根。

     “咳咳咳咳……”妇人猛然拍着看不出到底是胸还是腹的胸,用力咳了几声。

     她觉得是因为自己笑岔气了,保宝觉得是因为她粉吃太多了。

     妇人理顺了气儿才鄙夷地道:“小伙子,你难道不知道,她这个酒吧的老板来一个被打跑一个?你被他诳了吧?”

     保宝的小心脏顿时抽搐了一下,后背生起一阵凉意,来一个被打跑一个是什么鬼?

     难道这里的客人有拿皮鞭抽老板的癖好?这不应该是小两口之间偶尔的小情调吗?

     太可怕了,宝宝好方!

     不对不对……宝宝只是服务生,客人应该不会连服务生也抽吧?

     突然,保宝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小手放在了自己肩膀上,还轻轻捏了下。

     他顿时意识到小绮鸢这是在给他鼓励,自己绝不能在此妖孽面前失态,连小绮鸢都不方,自己怎么能方呢?虽然到时候挨打的并不是她。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处理完这件事,马上得赶紧去买个保险。

     保宝挺起胸膛,整了整衣领,傲然而立:“苟利绮鸢生死矣,岂因祸福避趋之!”

     妇人眨了下浑浊的眼睛:“什么意思?”

     保宝一愣,这句原话出自清朝的林则徐之口,看来他们并不知道。

     于是拍着胸口大义凛然道:“只要是对小绮鸢有利的事情,即使牺牲我的生命也心甘情愿,绝不会因为我可能受到伤害而躲开!”

     话毕,保宝突然感觉到肩上的那双小手又轻轻捏了一下。

     保宝眨了眨眼睛心领神会,立时明白了郁绮鸢的意思——说的好!晚饭给你加个鸡腿。

     妇人又呆了一会儿,突然破口而出:“放屁!!”

     “……”保宝嘴角抽搐了一下,只觉得浑身凝聚的洪荒之力,被她这粗俗的二字瞬间击溃。

     果然,正不胜邪呀!

     可是本王会怕你这小小伎俩吗?这世上本王怕的生物还没出生呢——因为本王怕的都已经出生过了。

     ……

     ps:这个书名的效果简直惨不忍睹……今天会改个书名,在书架里,书跑不了。

     求推荐票!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