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死光镜
    卫龙看到朱雨铃,笑眯眯地问:“头儿,你怎么来了?”

     “听吕明秋说,某人在伙房大杀四方,威风凛凛,我身为旗连官,营中的大事小事都得管起来,就不得不前来看看,以免出现不可预测的伤亡事件。”

     “头儿放心好了,我很有分寸。伤则伤矣,亡则不会!”

     朱雨铃脸色一整,郑重地叮嘱:“蔡仆倒是不足为虑,只是他的兄长蔡倡,你务必小心谨慎!”

     “哦?蔡倡何许人也?居然值得头儿挂怀?”

     “他是蔡氏宗族的骄傲和希望,现在是潜龙榜的风云人物。好了,不说这些有的没有,还是由你来说一下我们的天赋。”

     “潜龙榜?呵呵……”卫龙眼珠一转,张口就来,“雨字、雾字、云字、冰字,再简单不过了!”

     众人一听有料,纷纷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然而,卫龙却是不干不脆,不敢一下子倒出原时空的见识,以免留下可疑的漏洞,而是装出老成稳重的模样,模仿儒家学院的夫子气势,背着一双手,慢慢地踱起步来。

     直到众人等得不耐烦,才抖出一个包袱:“依我看,四种天赋的重点不在于四个字的本身,而在于四个字的共通之处。换言之,它们的本质是一致的!”

     接下来,卫龙在火热的目光注视下,开始长篇大论。

     “雨、雾、云、冰都是水的一种形态。凡是此类天赋的修士,必须领悟水之本源,最终才能迈进四阶的五行境和五阶的两仪境。然而,什么才是本源?大家都在思考,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领悟。”

     “在其中,道祖的答案最标准最正确,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经过长期的观察和不懈的领悟,我终于有所发现,冷热变化就是自然,就是五行之上的两仪,就是最高档次的道。”

     “比如,地面上的水洼被太阳一晒,就会变成汽,汽升则凝雾,雾聚则成云,云降则为雨,雨落积水洼,这是很明显的自然现象,也是完美无缺的循环过程。每一种变化都隐藏着冷与热的本质。”

     “除此之外,还有霜、雪、雹,也是一样的道理。”

     “总之,冷与热就是此类天赋的两极,就是本源。一旦悟透,既可以用来发明创造,也可以用来伤人杀人。到那时,还有谁敢说,纳物境是废物境?”

     卫龙以一句反问结束陈词,却意外发现,自己好像说的太多了。

     当然说太多了,他极力表现,却忘了一个事实——知识被世家宗族严格掌控并封锁。

     道家守藏室的无数典籍,只有高屋建瓴的总纲,哪有详细的解释?某些注疏类的文章,甚至还有人故意歪解原文。

     儒家兴办的学院,夫子只教识字,不传具体,甚至连断句都不肯倾囊相授。除了膝下的亲传弟子,休想获得修炼指点。

     就算朱元璋君临天下,也没有系统的修炼知识。就算有,也不可能涵盖所有的汉字天赋。

     简单地说,父传子,师传徒,再传孙,就是常态。

     这样的一个体系,简直不要太封闭。想要修炼,只能靠自己的领悟,靠家族的积累,靠对等的交易。要不然,还是洗洗睡了更合算。

     所以,卫龙针对水系天赋展开的阐述,虽然是原时空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却造成巨大的冲击。

     很多人露出沉思的表情,不停地呢喃:“朝闻道,夕死可矣!”

     一些寒门出身的子弟,更是热泪盈眶,恭敬地鞠躬致礼:“多谢卫师慷慨点拨,我辈感激不尽!”

     得,这都喊出“卫师”来了。

     这可是无比郑重的尊称。对于同龄人来说,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殊荣。

     很显然,原时空的常识摇身一变,成为宝贵的修炼知识,在座的很多人珍而视之,当作传家宝,列为家学传承。

     只有朱雨铃曾经多次见识卫龙的“天才”,心中多少有些预期,才不至于那么震撼,才能保持清醒的状态,却又记挂着话语中的紧要内容——发明创造,伤人杀人。

     要知道,“发明创造”事关绿叶的凝聚,而且还不是虚叶,关乎个人的底蕴和潜力;“伤人杀人”事关纳物境的实力,关乎明国的时政大局,关乎朱雨铃立下的大宏愿。

     因此,朱雨铃无从抗拒,只有拜服。

     她迅速移步,凑到卫龙耳边,低声地请教:“怎么发明?怎么杀人?”

     “死光镜!合击术!无往而不利!”卫龙的应答,言简意赅。

     哈哈……

     这家伙果然有干货!

     虽然听起来不是很明白,却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真不愧百年一遇的天才,真不枉本宫慧眼识英才!

     朱雨铃欣喜若狂,拽着卫龙离开伙房,带着几名知根知底的女修,一起回到山洞别院,还没坐下来,就迫不及待地问:“快说说,什么才是死光镜?怎样才算合击术?”

     卫龙目光一扫,犹豫不决地问:“她们是……”

     “她们忠心耿耿,绝无问题,与非非一样,都是我的身边人,完全可以畅所欲言,不必有所顾虑!”

     卫龙这才放下心来,又抛出另一个问题:“她们的拟态各是什么?”

     “唉……,说起来真是窝火啊!她们什么都不学,只学我的镜子拟态,是不是很没用?”朱雨铃自哀自怜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不!镜子拟态很好呀,正巧符合死光镱的需求!”

     朱雨铃立刻阴转睛,热切地提出请求:“来,现在就教!”

     “没问题。请大家拟态透镜,我马上演示。”

     接下来,就是一堂小学生的实验课。

     山洞里,阳光从洞顶倾泻而下,亮起一圈好大的鹅卵石地面,刚好用来模拟放大镜的聚焦实验。

     实验很成功,一张洁白的宣纸已经烧出一个大窟窿。

     “大家有没有受到启发?”

     “你是说,用透镜烧死敌人?”

     学生很聪明,老师很高兴。

     卫龙竖起大拇指,大为鼓励:“没错,死光镜的威力很强,灰飞烟灭是必然的下场!现在,大家多玩玩,一定要多思考,多讨论,多总结,希望由你们自己领悟死光镜的道理,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其实,一面普通的凸透镜,焦点温度可以达到600多度,几乎可以烧掉所有易燃品。

     一座小型的太阳灶,聚光面积大约是雨伞的两倍,焦点温度900度,烧死敌人就更轻松了。

     一面小小的死光镜,聚光面积差不多是雨伞的一半,只要含有够多的凹面镜,就能瞬间烧穿铁皮,试问修士扛得住吗?

     卫龙曾经看过一篇帖子,一位网友提出太阳帆的构想,说是利用透镜在太空构建一座面积足够大的太阳帆,专门聚集太阳光用来打击美帝的航母。虽然存在很多糟点,也很容易被防御,但也算是奇思妙想,脑洞大开。

     当时,卫龙浮想联翩,深入了解太阳帆的工作原理与可行性问题,最终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学习的整个过程中,自然而然就掌握阿基米德关于死光镜的传闻,也看过现代死光镜的相关视频。

     因此,他有十足的把握在龙神世界重现死光境,而且由于修士的存在,效果绝对超过原时空。就算死光镜的焦点温度无法媲美于太阳表面的高温——大约5000度,也可以轻松达到一两千度,甚至三四千度。

     这样的高温,又有哪个修士可以承受?

     完全有理由相信,低阶修士绝对秒杀,瞬间洞穿。

     而且,在光的恐怖速度下,甚至连一丁点的反应都来不及,更别说什么闪避和防御。当然,前提是瞬间调整透镜的弧度和焦距。凑巧的是,这正是修士的长处,只要用上炼气成丝的技巧,必能熟练掌握。

     只不过,卫龙很清楚寓教于乐的意义,并不想多费口舌,来一个可恶的填鸭子教育。

     他希望学生参与其中,自行领悟,这样才有更大的乐趣。

     朱雨铃冰雪聪明,很快掌握要领,像一只欢快的鸟儿,这里试一试,那里试一试,玩的不亦悦乎,差点没把竹屋点燃。

     其他四位女修,也是紧随其后,有样学样,各自验证透镜的杀伤力。

     她们玩了很长时间,始终觉得威力太小,烧的不过瘾。

     于是,很自然地开始思考。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构思和完善,朱雨铃率先尝试。

     就见手中的透镜,突然静止不动,悬浮于空中,又瞬间裂开,一分为二。

     随后,一只看不见的手暗中雕琢,透镜不断扭曲变形,最终形成两面透镜。

     当两个不同的焦点聚成一点时,烧纸、烧竹、烧木头更加容易,也更加快速。

     猜想正确,效果显著,朱雨铃欢呼雀跃:“耶!我猜对了!”

     她极度兴奋,不停跳跃,引得一对肥硕的兔子跟着跳动,荡起醉人的波浪。

     卫龙偷偷欣赏,又极力赞赏:“公主天资超凡,卫龙自叹不如!”

     “这算什么?我还有更多的想法呢!”

     “哦,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