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有鬼啊
    十六个字的简要点评,就是天赋读到的信息。

     简单的一行信息,透出蔡氏族谱的不平凡,肯定汇集全族上下的信念,而且经过常年的祭拜,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价值超过五枚一套的同阶材料。

     在卫龙的眼中,它已经是自己的战利品。

     只不过,还要除掉眼前的主人,才能顺手牵羊,占为己有。

     啪!

     卫龙打出响指,召唤一簇青色的火苗,不等蔡傅有所反应,就已经烧毁脚筋,省得乱跑乱动。

     诡异的是,蔡傅并未感到疼痛,而是听到清脆的一声响指,猛然停下唇舌的蠕动,警觉地问:“谁?”

     那位不知名的绝世佳人,头一仰,机灵地打掩护:“老爷,这时候三更半夜,哪有外人啊?应该是老鼠跑过来,以至于火石掉到地上了。”

     好死不死,地上正好有一块火石,还是刚才开窗时,佳人顺手丢弃,以备不时之需。

     卫龙不予搭理,转身走出祭房,解除快要到限的隐字天赋,拿出百宝囊中的衣服穿上,这才背着双手,踱进祭房,随手关上敞开的门扉,故意惊叹:“哇!蔡老爷的艳福不浅,连十一岁的小女孩也不放过!”

     蔡傅悚然一惊,急速站起来,又撑不住身体的重量,砰的一声,跪倒于毛毯上:“我的脚怎么了?”

     卫龙不管不顾,径自走到少女的身边,解开反绑的双手:“穿上衣服,稍后再聊!”

     裸裎相对,肌肤相触,少女羞不可抑,脸颊上涌起一朵好看的酡红,又一声不吭,乖巧地拿起衣裳,快速地穿上去,还跑去把窗户也关紧了。

     蔡傅多次站起来,却始终站不住,破口大骂:“该死!我为什么站不起来?”

     卫龙笑眯眯地揭开答案:“因为脚筋被我烧掉了!”

     ——不知不觉,就能烧掉脚筋?这是什么手段?还有刚才的隐身,也是超然的天赋!没想到,这位陌生的修士,居然是不世出的天才人物!

     绝世佳人无比震惊,差点叫出来,好在警觉的快,迅速捂住芳唇,以免问出不该问的问题,泄露自己开窗开门的小动作。

     蔡傅再次尝试,再次摔倒,不禁颓然而卧,紧张地问:“你是谁?为何不告而入,深夜造访蔡府?”

     “我姓卫,你懂得!”卫龙言简意赅,直指要害。

     一听这话,少女的嘴角露出一缕微笑,又想到惨死的姐姐,一张可爱的笑脸瞬间布满冰霜:“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啊?我姐姐死的好惨呀!”

     卫龙的心中蓦然一痛,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我进阶修士没多久,感应还很薄弱,又是在傍晚时分,才从栖霞山的军营回到应天府的家中,直到临睡前,才听到模模糊糊的血脉呼唤,以至于来晚了一步,请谅解!”

     说实话,只有卫龙才会以修士的身份做出诚心的道歉,换成其他人,几乎不可能。于是,房间里的两位女子,各有反应。

     少女这才明白,姐姐死于下午的血祭,根本来不及救援,自己错怪了远房表亲。她赧然地低下头来,呐呐不敢言。

     绝世佳人的一双美眸骤然一亮,觉得少年的人品相当不错,起码懂得关心与尊重。

     看到沉默的蔡傅,卫龙觉得很奇怪,不禁好奇地问:“据我所知,你是纳物境三层的修士,为什么不放出天赋,与我比划比划,做过一场呢?”

     少女冷着脸,开口呛声:“都说纳物境是废物境,这位姓蔡的狗东西,表现的尤其明显,比废物还要废物,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超凡能力!如果不是人多势众,早就被姐姐反杀了!”

     传说中的战五渣,不外如是!

     卫龙继续贬损,以打击蔡傅的信心:“四十多年的岁月,才修到纳物境三层,都活到狗身上了!我宣布,米虫一样的存在,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蔡傅的前额溢出豆大的汗珠,声音颤抖地问:“你刚才说,栖霞山的军营,那肯定是雏凤军,我想知道蔡仆的情况。”

     “你还知道联想,也不算太傻嘛!”卫龙简单点评,又点出蔡仆的下场,“和你一样的地方,他也是一只米虫;和你不一样的地方,他是死掉的米虫,你是快死的米虫!”

     言下之意,如何不拿出宝贝赎命,立刻就要身死当场,去地府追随死掉的米虫。这也是说卫龙这么多废话的原因所在。

     因为他不知道蔡府的密室设在哪里,也不知道宝贝放在哪里,与其事倍功半地寻找,不如威逼蔡傅主动交待。

     蔡傅痛哭流涕,嚎叫连连,“儿啊,一路走好!千年以降,从来都是蔡家人追杀卫家人,何曾见过卫家人反杀蔡家人!难道老祖宗的千年谋划就此瓦解了吗?”

     一句不显山不露水的哀嚎,在独特的祭房中,暗藏不可预知的危险。

     “卫哥哥,快看,有鬼啊!”

     卫龙顺着少女的指尖,瞧向墙上的画像,突然看到蔡伦的眼皮一阵眨动,射出一股莫名的精光,瞬间扑进蔡傅的眉心。

     与此同时,一本厚厚的族谱也出现异状,其中的暗色光芒离开封面,蒸腾而上,不断涌向蔡傅。

     就见蔡傅的躯体,簌簌发抖,分明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紧接着,腾地一声,蔡傅站立如松!

     原本烧成灰的脚筋,居然恢复如初。

     随即,一句苍老的腔调,从蔡傅的嘴巴吐出来:“吾乃纸神蔡伦也,汝为何人?”

     尼玛!

     居然是神降!

     这不是以大欺小吗?

     卫龙二话不说,连装逼的响指也省了,直接引动九字天赋,发出最强一击。由于境界低微,也是最后一击。

     一朵紫色的火焰,带着惊人的高温,奔向两米外的蔡傅。

     两米即六尺,小于目前的九尺控火范围。

     九尺之内,思维的速度有多快,紫火的速度就有多快,几乎念动即至,想烧哪里,就烧哪里。

     眼看着就要命中眉心,却遭到意外的阻挡。

     刷!

     一张薄薄的纸,带着淡淡的光芒,突兀闪现,横在眉心与紫火之间。

     很显然,蔡伦的念头也很快,及时做出防御的反应。如果不是作为载体的蔡傅太废,蔡伦的速度还将更快。

     噗!

     疾飞的紫火,蓦然一滞,一头撞在纸上。

     纸一卷一缩,把紫火包在里面,想把燃烧的火焰掐灭。

     又一次看到违反物性的事件,卫龙唏嘘不已。

     他记得很清楚,上一次,还是穿越前,自己在酒店的房间里遇到一张皱巴巴的纸裹住一团蓝色的火,点燃被褥和家具,最终把自己烧死,又护住自己的灵魂穿越;这一次,又是一张奇怪的白纸,裹住自己的紫火,同样违反“纸包不住火”的自然物性。

     由此及彼,卫龙不得不怀疑,自己遇到的两张纸,不是普通的纸,而是带有神性的纸。

     说不定,那一张皱巴巴的纸带着发明神性,还藏在自己的灵魂之海中。

     这一刻,卫龙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的体内承载着卫工的血脉,被蔡家杀掉的九十几万同族,仇恨并没有消失,而是埋藏于自己的血脉深处,与仅剩的几名同族分担。换言之,自己与蔡伦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卫龙一边浮想过往,一边关注战况。

     就见蔡傅的脸上,浮现狰狞的神色,阴狠的目光落在一本厚厚的族谱上,并且以视线为桥梁,牵引族谱蕴藏的暗色光芒,不断涌向纸的表面。

     包住紫火的一团白纸,不断闪现不同的三种颜色,一会儿青,一会儿蓝,一会儿紫,明灭不定,流转不息,似乎对应着三种神性,应该是纸的改良、推广、普及。

     就这样,神性的白纸与天赋的紫火持续对抗。

     一开始,紫火旺盛地燃烧,带着惊人的高温,点燃周围的空气,荡起一圈圈清晰的涟漪,完全不怕白纸的围剿,甚至还把白纸烧成一片焦黄。

     随着时间的推移,紫火渐渐地暗淡,好像孤军作战,难以为继;反观白纸,由于族谱的光芒增援,始终裹住紫火,维持不败的局面,从来不曾焦黑,根本没有烧成灰的危险。

     长此以往,白纸肯定获胜,并且反攻倒算,祸及紫火的主人。

     卫龙不甘落败,紧急思考反败为胜的妙法。

     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卫龙趋前几步,走到供桌前,捞起族谱,塞进百宝囊,利用獨立的空间,阻止视线的牵引,杜绝光芒的增援。

     然而,朱雨铃馈赠的百宝囊,只是最低品级的普通制式,内部的空间十分逼仄,最多只有一尺见方,而且,未经主人的炼化与扩容,欠缺个人的灵魂烙印,根本无法抵抗纸神的念头。

     也就是说,很好用的一招,居然是无用功。

     卫龙一不做,二不休,把整本族谱当作纳物材料,悍然开启第一次纳物。

     咕噜!

     卫龙喝下一瓶自酿的〖东逝水〗,砰的一声,摔碎装水的陶瓶。

     转眼间,仿佛忘记危险,变的无比专注。

     他捧起厚厚的族谱,引动体内的愫气,流转于族谱的四周,等到团团围住时,猛然大吼:“纳!”

     就像玩魔术一样,族谱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