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幻真草
    被分配到这块儿已经快一月了,适应得还算良好,本以为这么好的差事哪里能够论到我们这种边缘弟子,就算运气好轮到我们几个,那必然是天上掉馅饼地上有陷阱,结果是庸人自扰。

     这地儿是云莱一处极为隐秘的地界,地势险要,靠近后山,虽然有结界,但也很危险啊,后山里面那些个高阶的灵兽,甚至还饲养了一批魔域的凶兽,那要是跑出来,三个我都不顶它吃的。

     当时刚来这儿的时候,那陈师兄还笑眯眯地跟我们说,这幻真山是个福地儿,灵气充裕,环境优美,仿若仙境,且距离峰主的住处也近,说不定还能够有幸得见峰主一面,那真是天大的造化,一般人我都不分给他这么好的差事。

     这简直是放屁,睁眼说瞎话。

     先不说后山里面那些个饥饿的凶兽,就说峰主,他没事儿干啊,不在天上飞,他闲得慌往山下走啊。

     更何况幻真山种的是六阶的幻真草啊,致幻作用得金丹以上才能够完全避免,像我们这种练气期的,最多撑不过三息,必然毁了心智。

     不过幸好我们每月都会领上一颗定神丹,勉强还能过下去。

     记得刚来的两天,即使服了丹药,我们三个并一个炼器院分过来的师弟,也是累得够呛。

     我还好,他们三就不行了。

     二师姐是偶尔能够看见她心仪的阵法院的汇智师兄在眼前晃,四师弟是念着窈窕峰远近闻名的轩玉仙子。

     大师姐就了不起了,不知道她是怎么修真到现在这个修为的,思虑这么杂,那我就纳闷了,她是怎么入定的呢?

     一会儿什么高楼大夏,什么汽车空调,什么饕餮盛宴,一会儿又是突破化神,迈入大乘,修成金身,踏入虚空,期间夹杂着我听不懂的东西,不过她还真敢想啊!

     我呢,就是不时有烤鸭在我眼前晃,看得到,吃不着,真够要命的。

     这都没啥,就是总觉得有人在看我,唉,这幻觉也太让我有负担了。

     不过也许是我定力增强了,那种感觉突然有一天就没了,看来,果真是幻觉。

     幻真草虽然杀伤力大,可长得美啊!就像大师姐长的丑,她想得美啊!

     幽蓝幽蓝的叶子,中间抽出一株花茎,绽放的时候,一片手掌心般大的雪白花朵,透着晶莹的润泽,沁人心脾的丝丝暗香,周围萦绕着充裕的灵气。

     其实这里适应了下来,幻真山也是没错的,由于幻真草的杀伤力实在强大,也少有人来,在这明争暗斗如此浓烈的云莱,能找到这么一个安静的修炼之地,实属不易。

     拖这灵气丰厚的福,以前总在练气五层徘徊,如今终于六层了,可喜可贺,不枉我一个四灵根日夜修炼的苦。

     大师姐跟二师姐都是六层,不过听说二师姐快要七层了,至于四师弟,他跟我以前一样,练气五层。

     “涂涂,月茹什么时候回来啊,她再不回来,我就要死啦。”

     我不知道二师姐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大师姐会不会死,她再在我耳边吵,我就要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涂涂你要帮我啊”大师姐举着把自制的仙女扇,呼呼地扇着,“要不,师弟你这么可爱,帮帮师姐?”

     “大师姐,你就饶了我吧,我要是去了,铁定死在上面。我这修为但凡是高点,我早回炼器院了。”

     新一轮的旬子之剑已经开始了,现在来到云莱是逃不过去的。

     大师姐不顶事,二师姐家里有事早已告假回家,四师弟修为比我还低,这下好了,我这是顶着头皮也要上了。

     “我就知道,涂涂,你对我真好,我决定了,我以后会罩着你的。”

     我真不想看到大师姐这副大言不惭的小人嘴脸。

     “三师姐,就靠你了。”

     不要脸,说的就是你们俩!

     外门的旬子之剑,晏子之剑,季子之剑,三年一轮回,历代以来都是雾宗值得一提的。

     虽然跟内门的不得相比,但在雾宗的地位也是颇高的,表现的好的,甚至能够得到上面的青睐,被提拔入内门的也不胜枚举。

     这个梦呢,我就不做了。就希望我运气能好些,别把小命丢在上面。

     既然有利益,必然就有争斗,亘古不变的道理,要想与众不同,就得踩着别人上去。

     外门的这种比赛,每年死在上面的数都数不过来。

     “确定是你了?我记得幻真山还有一个修为更高的嘛?”

     “回陈师兄,我二师姐家里有事回去了,现不在雾宗。”我也是会说话的。

     “既然如此,好好表现!这可是得之不易的机会!”

     这要不是一个派系得至少出一个名额,照大师姐的话,谁特么愿意去,又不是嫌命长。

     离旬子之剑还有四月,憋足了气,不知道能不能到练气七层?

     不管了,拼了!不信我这条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我金木水火四灵根,木系偏旺,金系偏低,水火各占一般,也幸好他俩相互克制,吸收灵气的时候,我只需着重木系便好,所以修炼起来虽然也困难,但也比一般的四灵根要好些。

     这幻真草附近灵气充裕,偏于木系的灵气自然更加易于吸收。

     气者,可实,可虚,可蹿,可定,无形亦有形,无化亦有化,贯于天地,络于经筋,觅之一一,寻于三九,皆来兮不可变,终去兮不可及。

     对我来说,修真的语言是极其晦涩难懂的,可一旦进入状态,就会不一样,这便是入定。

     人与天地皆为一体,不可分离,属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姿态。灵气是一种轻灵的介质,如羽毛般轻浮,如雾气般朦胧,修炼时切忌带有强烈的主动性,这就是所谓的心无杂念,抱元守神,灵台合一。

     通过修炼,刻意调整自己的呼吸,使之与天地一道规律,灵气自百会穴而入,下达涌泉,经行十二正经,先达肺经,肺主气,司呼吸,继而肾经,肝经,心经,脾经,秉持五行相生的规律,周而复始。

     同时,灵气循行于奇经八脉,十五别络,修真者要处于一种类似于无生命的状态,所以说,在人练功时刻意打扰,会导致人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