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叫迷途
    我叫迷途,这名字呢,没什么出处,大约是当年刚进入须弥山,搞不清方向,本来要去正殿,结果生生跑错了方向,到了人家隔壁的沧月山,幸亏师傅他老人家心宽体胖,不与我等计较,不过也是,我一个外门弟子也见不到他老人家,内门的大师兄跟招呼苍蝇似的,赐了这么个名字,一挥手交给了外门的管事师兄。

     对于这名字,我还挺喜滋滋的,说起我原来的名字,那真是不堪回首。

     我原来叫张大美,生在一个鸟不拉屎的旮沓,从出生起就没有出过村子,唯一走出去的一次还是被爹娘给卖的那一次。

     至于被卖,那也是早晚的事。我爹是个大烂人,我娘也是个大烂人,自从娘胎里出来,明确了是个赔钱货,就注定了那多灾多难的****日子。如果打是亲骂是爱的话,那我真是每时每刻感受着无穷的爱意啊,爱得最深的那次,大冬天里躺在破烂的草席上,捧着三天没进滴米的肚子,差点在阎王那里挂上号。

     我小时候就纳闷了,打人不打脸,咋尽往我脸上招呼喃,等我再大一些,许给隔壁整天流鼻涕的狗蛋也好啊,至少有两袋粮食的聘礼啊。

     唉,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就三个铜板,我被卖给了镇上的李大户家做奴仆。

     做奴仆也好,至少包吃包住嘛,记得当年刚在李家干活的时候,我简直以为到了天堂,特感谢那个把我卖给李大户家的中间人,徐婆子,第一个月领到月钱的时候,我给徐婆子买了两个猪腰子去感谢她,当时她大睁着那绿豆眼,跟瞅傻子的眼神,我至今记忆犹新。

     后来就好说了,像我这种除了干活跟吃饭,嘴里一个钢镚儿都出不来的人,那真是平常时候干活,关键时刻顶罪的最佳下人啊,直接就给夫人指派给小姐了。

     对于伺候一个面上善良温柔,内里残忍恶毒的小姐,那个煎熬啊,简直是人生的痛,就不多赘述了。

     后来赶上仙人在附近的大城里测灵根选徒弟,陪小姐去参加测试,结果小姐没选上,我倒是选上了。

     虽然是四灵根,好歹赶上修真的尾巴颠啊。小姐还想拉我回府里,笑话!我虽然对修不修仙没什么执着,但我肯定不能跟她回去啊,那个大丫鬟翠琴,跟了她七八年了,就因为肩上被发现长了个蝴蝶斑,翩跹起舞,那美的哟,结果就没有美过第二天早上,那血肉模糊的样子哦,中午有我最爱的大丸子,我都没吃下去。

     所以嘛,我虽然有张面瘫的脸,有双木讷的眼睛,有张不爱说话的嘴儿,但我有个聪明绝顶的脑子啊。

     哦,对了,面瘫这个词儿是我大师姐告诉我的,我觉得挺形象,还蛮适合我的,不过她嘴里蹦出的那些个词句,我还真听不懂。

     我大师姐她以前不这样的,好像是个普通的日子,那天的朝霞特别的红,艳得有些诡异,她把手里的活像往常一样都丢给我后,还没走两步,转过身就昏了过去。

     我发誓我没有碰她,我虽然每天都在诅咒她,诅咒她吃饭岔气,喝水塞牙,走路放屁,可我从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最多在她的饭里吐过几口唾沫。

     在我看来,这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事儿了,谁叫她总是克扣我的饭食,我还没有筑基,做不到辟谷,又没有辟谷丹,整天饿着肚子,简直生不如死!我真想把大师姐给炖罗,卡巴卡巴全部吞掉,这一度是我饿着肚子干活,撑着我的精神食粮啊!

     不过谁让她晕倒在我面前呢,我只得忍着强烈的不适,面上殷勤,心里滴血,怀抱着她醒来加倍折磨我的想法,照顾了她一天一夜。

     不过,后来看来,这是件功德圆满的事儿,至少大师姐除了神神叨叨以外,对下面的师弟师妹不再那么刻薄,那时候我一度以为,我的真诚感动了铁石心肠的大师姐。

     深怕她变回到从前,对于她时常失忆,非要我把雾宗大大小小的事儿说一遍,我也忍了,谁叫我这么善良呢,世间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