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 神的契约
    像耿欣这种漂亮女生都不会多看两眼的屌丝男生,在临死之前能听到女神说想嫁给他的话,自然也是感激涕零的。回想起失败的一生,也就这句话能让他很有成就感,也真是不枉此生了。

     和很多屌丝男生一样,耿欣也是一个眼光高但自身条件并不优越的男生,长得不帅还没有特长,更不懂得讨女生欢心,要命的是一般的女生他还看不上。好在他有着屌丝男生共有的优点——性格好,是个纯天然无公害的备胎。

     自从那次和女神邂逅之后,耿欣就魂牵梦绕,经常旷课在宿舍玩游戏的他,突然之间变得勤奋了,只要有女神的课堂必定赶到,只要有女神的自习也必定不缺席,每每都要选择在女神身后的位置。

     为了引起女神的注意,耿欣经常故意忘记带笔。

     “同学,我的笔忘记带了,可以借我一只吗?”每一次耿欣都很紧张地拍拍安娜的肩膀,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和女神的肢体接触了。

     耿欣也非常陶醉安娜借笔之时,安娜回头的瞬间,乌黑的秀发柔顺飘逸,散发着丁香味道的清香。

     安娜似乎偏爱丁香的味道,用丁香的洗发露和沐浴露,明白女神偏爱的耿欣,也总时不时地更几句唐磊的《丁香花》,安娜也会对他回眸一笑。

     好景不长,系草出现在了安娜的身边,又高又帅家境又好,总是与安娜出双入对,安娜的笑容也比以前更加灿烂了。

     更可气的是,系草不仅打得一手好篮球,女生缘也好得要命,又会音乐又能绘画,每逢周末还能开着家里的豪车带着安娜去兜风。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生存在,耿欣气得牙痒痒,虽然在别人的眼里,系草和安娜才是天生的一对,耿欣还是觉得,他自己才是世界上唯一懂得安娜,也是唯一能给安娜真正幸福的那个人。

     室友们都看得出耿欣失恋了,鼓励耿欣把安娜从系草这个人渣的手里抢回来。可耿欣哪里有这个自信,毕竟人家这么优秀,简直就像是开了外挂。

     死了之后的耿欣后来才明白,这个系草确实是开了外挂。那些掌管人转世的神,负责让人自由设定自己的来生。说是自由设定,也不过是贿赂而已,谁能跟谁签最苛刻的契约,谁就能获得更好的出身,神就是从这些契约里得到好处的。

     这天依旧来上自习的耿欣,发现室友们也不请自来了,耿欣预感到了不妙。室友们出了坏主意,他们都假装忘记带笔,趁跟女神借笔的时机,替耿欣像安娜表白。

     而那一晚的自习,安娜并没有来,后来听说她和系草从宾馆里走了出来,她已经真正属于系草的人了。有处女情怀的耿欣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晚上,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大彻大悟了,即便是安娜再也不是处女,他也依然默默地保护她,相信总有一天安娜会明白系草是个渣男,而自己才是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

     耿欣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一直等到安娜结婚了他依然是个单身,虽然他总是说出了安娜他谁都看不上,可确切的说是谁都看不上他。

     安娜的婚礼听说变得很奢华,单身了二十多年他终于决定在安娜婚礼之后,放弃这段感天动地、海枯石烂又矢志不渝的坚贞单恋,由衷地祝福安娜才是最好的。

     为了给安娜准备丰厚的礼钱,耿欣生吃借用了半年,凑足了两万元的厚厚大红包,是除了系草直系亲属之外,给的最多的红包了,让所有到场的人都大为惊讶——这人到底是谁?哪里来的“富二代”?出手这么阔绰。

     能在安娜的婚礼上得到别人的羡慕,成为一天的“富二代”,更让女神对他刮目相看,耿欣觉得这个逼装得太值了!

     女神的婚礼简直是到的最齐的同学聚会,每逢过年都难以聚齐的同学们,竟然都来了,系花和系草原来真不是白当的!

     耿欣喝得酩酊大醉,跑到卫生间里吐了痛快,也哭了痛快。

     说来也巧,也正是因为耿欣喝醉了,本可以躲过这一场火灾。

     宴会厅隔壁的厨房里的煤气罐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短短的几秒钟又引爆了两三个煤气罐,熊熊大火瞬间将宴会厅吞噬了。

     伴随着人们的尖叫声和混乱的践踏,安娜在火焰之中很无助,新郎不知道去了哪里。

     随后赶来的耿欣从匆忙逃走的人群里找到了新郎,他抛弃了安娜一个人逃了出来。耿欣想揍这个忘恩负义的渣男,却因为担心安娜,只好放了他,只身一人跃入火海之中,寻找到了安娜。

     可大火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没有了任何的退路。安娜也因为吸入了过多的浓烟,没有了气力。

     “坚持住,安娜!”即便是耿欣用湿透了的餐巾替安娜捂住了口鼻也无济于事,奄奄一息的安娜躺在了耿欣的怀里。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暗恋我,谢谢你!”安娜有气无力地说:“如果人生可以从来,我会选择嫁给你!”

     “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的,相信我,一定要坚持住!”耿欣将安娜背了起来,望着门口的火焰,几次三番想冲出去,奈何几千度的热浪总能把他阻挡回去。

     耿欣抽过来一张桌布,将水都泼在上面浸湿,浓烟熏得他睁不开眼睛,他把湿透了的桌布披在了自己和安娜的身上,准备做最后一搏。

     然而没料到的是,耿欣泼的不是水,而是酒,因为浓烟的缘故他没看得清楚也没有闻到酒味。火苗碰到了酒精,他们也因此葬身在了火海之中。

     回忆历历在目,耿欣望着神,神也动情了:“你还是哭了?”

     是啊,耿欣为什么会哭呢?在这冥冥的太初之中,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吗?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把女神追到手,一定会好好地保护他,绝不会让那个渣男得逞!”耿欣恨得咬牙切齿。

     “你真是这么想的?”神闪烁着光辉:“听说过重生吗?”

     重生?不是只有在那些烂大街的网络小说里才有的,而且都是一些人生活得很失败的渣男才喜欢看的吗?

     “你以为那些网文都是空穴来风吗?”神呵呵笑了,显然读出来了耿欣的心声:“写这些文章的,都是有过重生经历的。”

     “我……真的可以重生?”耿欣不敢相信。

     “当然,不过你得签一份契约!”神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