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志鉴园林-志鉴知识

新编地方志编纂中的几个问题

作者: 时间:2012-01-31
----------------------------------------------------------------------------------------------------------------------------------------------------

(一)方志编纂的规范

 中国地方志经过长期的发展,志书编修逐渐形成了一些传统与规范:

 1. 有系统的官修制度。中国地方志之所以能源远流长,并保存下来如此众多的志书,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官修制度的建立,保证了志书编修的延续不断。

 2. 重视志书编纂的宗旨和目的。历代志家修志,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开宗明义地提出修志宗旨、目的,即制定凡例。志书凡例虽因书而异,但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却少有变化;古今皆如此。新方志凡例的主要内容包括:指导思想、志书断限、志书文体、志书内容、编纂原则、立传标准、行文规定、介绍资料、特殊问题的处理说明等。

 指导思想:必须表明编纂者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要符合国家宪法,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

 志书断限:必须确定志书的上下限,使志书的编者、资料收集(或提供)者、读者及相关人员,首先对志书的记述范围和内容,从时间概念上有一个总体认识;

 志书文体:必须明确志书所采用的文体。地方志书必须用语体文,记述体。语体文,又称白话文,是运用现代汉语著述的文体。记述体是指把事物的特点、事情的发展、变化的过程和人物的经历,如实地表述出来的一种文章体裁。记述体必须具备: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原因和结果六个要素;

 志书内容: 必须明确说明志书所包括的全部要素,即总体结构(即由几大块组成)、篇目设置、分类层次、排列顺序、各篇内容的编写要求及所包含的文字、图照、表格等,写法要高度概括,言简意赅;

 编纂原则:必须明确说明志书编纂中应注意的事项,包括必须遵守的某些原则,如尊重历史、秉笔直书、存真求实、详今略古、体现时代特点、突出地方特色、注意保密等;

 立传标准:必须明确说明“生不立传”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和历史惯例,对入志的立传人物的收录标准、收录内容、排序方法等,也应作出严格规定;

 行文规定:必须明确说明志书编写中对一些具体问题的规定,如人物称谓、统计数字、计量单位、纪年方法、地名使用、行文处理、语言文字、标点符号、专业名词及其他特殊用语等;

 介绍资料:必须明确说明资料的来源、收录、考证、鉴别及使用情况,对某些特殊资料的来源、收录,考证、鉴别及使用情况,应作专门说明;

特殊问题的处理说明:主要是针对志书中在记述重大问题、敏感问题时所采用的处理办法作出必要说明。

 3.述而不作,秉笔直书。这是中国地方志编修的一个优良传统。“述而不作”,是指志书编修者对所记的人和事,应如实记录,寓褒贬于记述之中,不可妄加评论,但必须防止绝对化。

 4.生不立传。必须坚持“生不立传”的原则和历史惯例,但必须明确:入志人物、立传人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入志并不等于立传。

 5.不越境而书。地方志与史书的最大区别之一就是它的区域性,其记述范围必须严格限制在某一特定的行政区划内,一般情况下不允许外延;确实需要外延时,只能点到为止,不能喧宾夺主。

 6.横排纵述与纵横结合

 横排是指按事物的性质横向分类;纵述 (也称为竖写)是指以时间为序纵向记述。纵横问题实际上是指在志书中如何处理时间与事物的关系问题,即在拟定篇目、安排层次时,先分期还是先分类的问题。在新编地方志工作开展早期,方志理论界曾开展过这方面的讨论。有的认为应先分期再分类,有的认为应先分类再分期。在较早出版的新编县级志书中,有采用先分期再分类记述的。随着方志实践和理论探讨的深入,横排纵述(也就是先以类分、后按时写)已成为方志界共识。

 横排纵述的编纂方法,是由地方志记述对象的广泛性、复杂性决定的。地方志为一方之“百科全书”,要“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非横排纵述,难以为之。志书的篇、章、节、目都要坚持这一原则。首先按照“事以类聚”、“类为一目”的原则,按事物属性划分篇章节目层次,然后再进行纵向记述。这样划分的层次,篇与篇、章与章、节与节、目与目之间一般为横向并列关系,各自记述某一类事物;而篇、章、节、目之间一般为纵向领属关系,篇辖章、章辖节、节辖目,既显得门类清晰,又显得条理清楚,基本上可避免内容的交叉、重复或遗漏。

 横排纵述是新、旧方志均遵循的一条基本原则,但与旧方志相比,新方志所记述的内容(或事物),具有多样性、复杂性和特殊性,所以,在横排或纵述某种具有特殊性质的事物时,应灵活掌握这一原则,做到宜横则横,宜纵则纵,纵横结合;既使篇目符合志体,又便于把事物记述清楚。

 7.横不缺项与纵不断线

 横分门类、纵述史实是对新编地方志书的基本要求,要达到这个要求,就要保证“横不缺项、纵不断线”。“横不缺项”是指在拟定新方志篇目横分门类时,要体现方志的基本特征—“全”。地方志是“一方之全书”,举凡一地的“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可称为五大项),都在方志记述范围之内,这“五大项”必须齐备,缺一不可(这就称作“横不缺项”),缺一项就不成其为方志。特别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科学的发达,造成当今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行业越来越多,社会结构越来越复杂的现状,这为我们在拟定篇目时拓宽领域、广辟类目,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我们要在篇目中把这些现状和变化都反映出来,做到横不缺项。“纵不断线”确切地说,是“纵不断主线”是编纂地方志需要遵循的另一重要原则。地方志是一方之全书,横向看,方志反映一方之全貌,纵向看,方志反映断限内一方包括各行各业的兴衰起伏和历史发展脉络。因此,断线与缺项一样都会影响志书的质量。

(二)篇目中的问题

 1.二轮修志篇目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志书篇目是方志体例的具体体现和实际运用。篇目设置是否能做到科学合理、是否能够体现出特色,直接影响到志书的质量,因此篇目设置历来被方志学家和方志编纂者所重视。民国时期的方志学家李泰棻认为:“纂志之道固多,而门目标题则为首要”。瞿宣颖也提出:一部志书的优劣,“但阅其门目,便知其有无鉴别之力”,“故欲精志例,先求分目之允”。所以,要保证二轮修志能出精品佳志,除了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工作外,制订好志书篇目不能不引起编志者的重视。

 ①志书篇目应体现出改革开放的内容

 二轮志书不论是接续前志的,还是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际写起,总体而言,是以记载各地、各部门实行改革开放后的内容为重点,因此在志书篇目中须应体现出改革开放的内容,这已是方志界的基本共识。目前主要有两种做法:

 一是设专卷(篇)体现。如设“体制改革”卷,反映经济体制改革(包括农村经济体制、计划管理体制、流通体制、国有企业改革、乡镇企业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包括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和党政机构、干部人事制度、事业单位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包括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农民养老保险、城乡最低生活保障线和公费医疗制度、住房制度改革)等内容;再如设“开放篇”和“开发篇”,分别反映招商引资、经济技术开发区、对外经济技术协作等内容。

 二是将改革开放的内容,分散在有关的卷(篇)中列章、节体现。如在“农村经济”卷(篇)中设“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章;在“工业”卷(篇)中设“国有工业企业改革”章,下设管理体制改革、产权制度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等节;在“国内贸易”卷(篇)中设“体制改革与经济结构”章,下设商业经营体制改革、粮食(含食用油)流通体制改革、物资流通体制改革、供销社经营体制改革等节;等等。

 这两种做法各有千秋,不失为在志书篇目中体现改革开放内容的好做法。

有部分志书,虽然已注意到在篇目上体现改革开放的内容,但大多只局限在有关政治、经济、社会保障、卫生方面的内容,而对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实施改革开放的情况,却有所忽视。所以,对于正启动二轮修志的单位,在拟定或修订志书篇目时,应重视解决好在篇目中“如何体现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改革开放方面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在志书篇目中全面、完整地体现出改革开放的内容。

 ②志书篇目应体现出各部门、各行业的特点与风貌

 2006518日,由温家宝总理签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第467号令,向全社会公布了《地方志工作条例》。《条例》明确规定: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这一规定,着重指出地方志书所记述的内容是以本行政区域为范围的。显而易见,这同样要求志书篇目应能体现出各部门、各行业的特点与风貌,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在首轮修志中,宝鸡市各级地方志书在篇目体现县(区)、部门、行业的特点与风貌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探讨。有的设专卷(篇)来体现本地特色与风貌。比如,扶风县为了突出县内特色,便专门设置了“法门寺”编;有的在相关的卷(篇)中设章、设节,甚至设目来体现本县(区)、本部门、本行业的特点与风貌。这些做法,在二轮修志中,值得很好的借鉴、推广。

 ③志书篇目应体现出新生事物与时代特征

 二轮修志主要是记述改革开放以来的内容,甚至只是记近二十年左右的事。在这二十年中,出现了许多新的事物,而且这些新事物都带有很明显的时代印痕。譬如,像公路中的高速公路,通信中的移动通信、数据通信,城市建设中的旧城改造(含“城中村”建设)与新区建设、历史文化名城、名村、名镇,农村小康建设(含“一村一品”)、农林牧渔服务业,农民负担监督管理,燃气制造与供应业,房地产业中的城镇住房制度改革、房地产经营开发与管理,商品市场中的边界市场建设、大型超市建设,服务行业中的商务服务业、居民服务业,餐饮业中的快餐,金融业中的证券业及金融公司、财务公司,计算机应用服务业,软件业,卫星通信服务业,记录媒介复制,基层民主建设,依法行政,娱乐业,网络安全监察等等诸多新生事物。这就需要编纂者在篇目的适当位置将这些内容体现出来。为此,作为参与二轮修志的工作者必须善于用历史的眼光和史家笔法,观察、捕捉和记述本行政区域所出现的有“资治、教化、存史”价值的新事物,将其客观、真实、准确、完整地体现在志书篇目中。

 另有一些事物,虽然是旧有的,但随着社会发展、时代进步,事物本身又有了新的内涵、新的时代特征,这些也需要编纂者在拟定志书篇目时将其很好地反映出来。

 ④志书篇目中大类划分与排列应科学有序

在首轮修志过程中,志书篇目中大类的划分与排列顺序主要有二种。一是划分为自然、经济、政治、社会四大类,并按此顺序排列的;二是划分为自然、政治、经济、社会四大类,并按此顺序排列的。这二种方式,虽然大类都同样划分为四大类,但排列的顺序有不同,一种是经济大类排在前,一种是政治大类排在前。那么,在二轮修志中,志书篇目应划分为几大类并按何种顺序排列呢?根据《地方志工作条例》中第三条,对地方志书所作出的“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这一定义,二轮志书篇目的大类应统一划分为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五大类,并按此顺序排列。

 ⑤志书篇目中门类划分应科学合理

 志书篇目中具体门类的划分,在首轮修志时是按“科学分类与社会分工相结合”的原则来实施的,那二轮志书篇目的具体门类又要按什么要求划分呢?

 20055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检验检疫总局发布《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GB/T4754-2002),并于同年101日正式实施。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中,将国民经济行业分为:农、林、牧、渔业,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国际组织等20个门类。而且,国家统计局在《国家统计局关于布置2002年统计年报和2003年定期报表制度的通知》(国统字[200235号)中规定,从2003年定期报表开始,统一使用新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GB/T4754-2002)。因此,二轮志书篇目的具体门类按此国家标准来划分,可与国内国民经济行业情况相符合,且具有极强的科学性,可使志书篇目设置的科学性、合理性及规范性得到有效保证;当地各部门、各行业有关国内国民经济的情况,便会在志书篇目中得到充分反映;在框架结构上,也就与统计部门的定期报表或统计年报的分类相一致,这样在志书中使用法定的统计数字就简单易行了。毋庸讳言,《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作为国家标准,虽然决定了它具有共性的明显特征,但是,这一明显特征又与志书篇目应体现各地的特色和风貌的要求不尽相符。按此行业标准划分存在的不足之处,就是可能会在无形中增加篇目的层次,或打乱现有的部门分工。譬如:现部门志中分设了《粮食志》和《商业志》,而在这两部志书中均有以仓储为记述内容的章(或节),来反映本行业的仓储情况,如果依此标准划分,则造成在仓储编下分设粮油仓储(在此之下又要细分粮食、食用油等)、商品仓储(在此之下又要细分百货、纺织品、五金等)的结果,而细分后的章(或节)下又需再细分节或目。这样势必割裂了一个事物的整体性,这是其一。更主要的是,如按此设编,由哪一部门牵头撰写,其中掣肘之事甚多,这更是不易协调和解决的。因此,有必要强调的是:二轮志书篇目的具体门类若按此行业标准划分,不能仅仅是简单的生搬硬套,一定要与本地、本部门的具体情况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使二轮志书篇目的具体门类划分的既科学又合理,还能体现出各地的特色与特点。

 ⑥志书篇目中应多设记事的目和专题的目

 不论是篇章节体的志书,还是条目体的志书,应该说它们主要是以“目”作为记述内容的载体。因此,“目”是志书篇目设置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反观首轮志书的篇目,总的说来,其所设的“目”是以综合性的目为主的,有的连细目也是综合性的。多设综合性的目,固然便于反映整体情况,但也会削弱对个体事物内容的完整记述。所以,我们在查阅首轮志书时,会有所载内容深度不够、流于表面的感觉,甚至找不到所需要的资料。比如:今年初,中共宝鸡市委党史研究室在编写相关资料时,需要查阅使用有关“宝鸡市抗美援朝的总体情况”的资料,但新编《宝鸡市志》中却没有这方面的记载,现在回过头来看,造成这样的缺漏,的确使人感到遗憾,这虽然与资料搜集不够或者编者水平等等问题有关,但问题更主要是出在设了太多的综合性的目上。尽管说内容决定形式(志书篇目),但是志书篇目设置,尤其是“目”设置的不科学不合理,就会极大地制约了对内容的记述。因此,二轮志书篇目应多设能够用于记载单一主题事件的记事条目和主要用于记载人物、事物和多主题事件的专题条目,这样既能从形式上保证地方志书达到是资料性文献的要求,也能增大志书资料的容量。

 2.篇目中容易出现的问题

 首轮修志工作已结束多年,仅从对部分志书(包括市志、县志、区志和部门志)篇目设置的分析来看,篇目中比较常见的、突出的和较有代表性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横排不足:即志书总体大项残缺;

  分类不清:即分章设节概念模糊;

  归属不当:即客占主位层次混淆;

  标准不一:即参照无定逻辑零乱;

  名称不简:即穿靴戴帽题目过长;

  因果不彰:即墨守陈规缺乏特色;

 那么,怎样才能避免这类问题的出现呢?这就需要对志书篇目的内涵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对志书篇目的设置要求有一个深刻的了解。

 ①志书篇目最典型的特征之一就是横排门类。方志学上所称的“横排门类”,一般是按社会分工和职能设定,对志书内容进行科学的分类,然后在类名下,按层次分设章、节、目、子目,最后再把志书所包含的各个大类及下辖所有的章、节、目、子目一一排列出来,这样就形成了志书的篇目。如:编写《工业志》,“工业”是总名,工业下又分有轻工业、重工业……,在这里轻工业、重工业……就是“工业”类名下的一个层次,这个层次就称为“章”;而在轻工业章下又分有纺织工业、食品工业、造纸工业等,在重工业章下又分有冶金工业、煤炭工业等,在这里纺织工业、食品工业、造纸工业、冶金工业、煤炭工业这个层次就称为“节”;而纺织工业、食品工业、造纸工业、冶金工业、煤炭工业等各节之下,又有各自所辖的相关内容,这些内容作为篇目内容列出就称为“目”;在此之下还可再细分出“子目”。志书篇目是编写志书的大纲,起着统领全局的作用,有了这个大纲,就可以形成一个清晰的、整体的有关收(搜)集和整理志书资料和编写志稿的总体思路,思路清晰了,编修志书的具体工作开展起来就容易多了。但是,各部门之间的社会分工、工作性质、管辖范围等存在着许多差别,所以,志书篇目就不可能千篇一律。各单位、各部门一定要从实际情况出发,设计、制订好篇目。

 篇目的大类、层次一旦确定,就要对各个层次进行更加具体的分类。所谓“分类”,就是对概念进行划分。比如说编修《工业志》,首先必须了解“工业”这个概念的本质属性。所谓“本质属性”就是一事物区别另一事物的最根本的特征。也就是“工业”就是“工业”,它有自己独特的内涵,它区别于农业和交通等,在编写志书时不要把本不属于工业的内容列入《工业志》中;其次,对“工业”内容进行划分,必须要标准同一,不能子项相容,必须相对称,而且要一级一级有序地划分下去,这就是说,先从较大层次上把握“工业”的内容总体上分为几大类,这是第一级划分,就是前面说到的“章”(这级划分出来的类名在志书中,如果“工业”是篇,它就是“章”,如果“工业”是“章”,它就是“节”,由此类推)。在这同一级“章”下再划分出“节”,“章”下的节和节应按同一个标准进行划分,节和节之间应该是并列的平级关系,不能互相包含、重复,所有的节内容加起来应当是“工业”工作的全部内容,不能多,也不能少。在修志实践中往往出现“内容少”的现象,所以方志学上有一个对应“横排门类”的术语叫做“横不缺项”,是针对这个现象而提出来的修志原则之一。当横排好这一级“节”的篇目内容后,按着又按另一个标准和上述原则进行第二级划分,这一级划分出来是“目”, “目”和“目”是并列的平级关系,不能互相包含、重复,所有的“目”内容加起来刚好是“节”的全部内容,不能多,也不能少。横排好“目”的篇目内容后,还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第三划分,这一级划分是比较细的划分了,它划分出来的叫“子目” ,“子目”和“子目”是并列的平级关系,不能互相包含、重复,所有的“子目”内容加起来刚好是“目”的全部内容,不能多,也不能少。

②分类除了要深入了解概念所反映的客观对象的本质属性外,还必须遵循以下几个原则,这里所讲的几个原则,实际上是借用了逻辑学的一些理论。

 分是明确概念外延的逻辑方法。例如,“地方志包括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就是一个划分。

 划分有母项、子项和划分标准三个构成要素。在上述划分中,母项是“地方志”,子项是“地方志书”和“地方综合年鉴”,划分标准是“三级地方志书”。

 同一母项,在不同的划分标准下,可得到不同的子项。

 划分有以下规则:每次划分必须使用同一标准。违反这一规则,称为划分标准不一。

 子项必须不相容。

 违反这一规则,称为子项相容。

 母项的外延必须等于子项的外延之和。

 违反这一规则,如果母项的外延小于子项的外延之和,称为划分过宽;如果母项的外延大于子项的外延之和,称为划分过窄。

 子项必须是同一层次的概念。

 违反这一规则,称为子项不当并列,或概念不当并列。

 那么,在编修志书工作中怎样按这几个要求进行划分(或横排门类)呢?

 下面结合志书篇目将上述几点作一大致、简要的说明。

 先说划分必须使用同一标准,这就是说在同一次划分过程中,对同一个概念在同一层次上所进行的划分只能用同一个标准。如:在《军事志》中,有关“战事”的内容是作为“章”列出的,章下各节的分类一般则可采用两种办法:一种是历史分期法,这种办法是将发生的“战事”,以夏、商、周、先秦、秦、汉、三国……唐、宋、元、明、清等历史朝代为分类标准,每一历史朝代作为一“节”,每节下分别记载本朝代所发生的“战事”(如:“商代战事”节下记“牧野之战”等、 “三国战事”节下记“官渡之战”等);一种是纪事分列法,这种办法是将所发生的“战事”,冠以某种性质的名称或限定一个范围,并以此为分类标准,每一名称或范围作为一“节”,每节下则按时间顺序分别记载相关的“战事”(如:“农民战争”节下记“陈胜吴广起义”、“黄巢起义”、“方腊起义”等,“抗美援朝战争”节下记“第一次战役”、“第二次战役”等,“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节下记“第一阶段作战”、“第二阶段作战”等)。这两种办法各有所长,均可采用,但必须“择一而从”;绝不能既采用前者又采用后者,也就是前面讲的“划分标准必须同一”。

 二是划分的子项必须不相容。也就是说子项之间要互相排斥,而不能互相兼容。如上面所说的“轻工业”、“重工业”等。

 三是划分必须相应相称,也就是说划分后各子项的外延相加,必须与母项的外延相等(这一点在后面有举例说明);

 四是划分不能越级,即划分的各子项必须是最接近的种概念,按照属种关系,一级一级地划分下去。

如何做到以上四点,这就需要对划分的三个构成要素有一个清楚的了解。划分有三个构成要素:划分母项、划分子项和划分标准。

 a. 划分根据

 母项是被划分的词项,我们可通过划分揭示其外延,如上例的“工业”。子项是对母项划分后所得到的词项,如上例中的“轻工业”和“重工业”。划分标准即对母项进行划分的根据,我们依据某个或某组属性把母项分为若干子项,这个或这组属性就是划分的标准,如上例的划分标准是根据工业的生产类型。

 划分的根据可以是对象的某一方面属性,也可以是另一方面属性,可以是本质属性,也可以是非本质属性,因此,对同一类对象可以有不同的划分标准,从而作出不同的划分。例如,可以把“工业”按照历史时期分为近代工业和现代工业等,也可以根据工业的行业分为机械工业、电力工业、纺织工业等,究竟采取什么划分标准,要根据实践需要而定。

 经过划分,母项与子项构成属种关系,而子项与子项之间具有矛盾关系或反对关系(不相容的并列关系)。  

 b. 划分的种类

 (a)划分可以分为一次划分、连续划分和复分。

 一次划分就是依据一个标准,把母项分为若干子项。

例如:教育可分为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交通可分为陆上交通、水上交通和空中交通。

 这种划分只有母项和子项两层。

 连续划分就是逐层的多次划分,把划分后的子项作为母项继续划分,直到满足需要为止。

 例如:前面所讲的“战事”,可以分为商代战事、三国战事等,商代战事再分为牧野之战,三国战事再分为官渡之战等。

 连续划分的母项和子项至少有三层。

 复分是指按照不同的标准,把同一母项分为若干子项,例如文学,按照体裁可分为小说、散文、诗歌和戏剧;按照时代可分为古典文学、近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等等。

 (b)分类。

 设计、制订志书篇目时,还采用一种以对象的本质属性或显著特征为依据的划分方法。例如:《气象志》中的风、霜、雨、雪等。

 (c)二分法。

 这一划分方法,志书中较少采用,从略。

 c. 划分的规则

 掌握划分的规则可用以检查划分是否正确。划分的规则有下面几条:

 (a)划分应当相应相称,即要求划分后所得出各子项的外延之和必须与母项的外延相等。

 例如: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这是正确的划分,子项的外延之和等于母项的外延。如果子项的外延之和大于母项的外延,就会犯“划分过宽”的逻辑错误,这种错误也称为“多出子项”。

 例如:某县《文化艺术志》的“文学作品”章下包括小说、诗歌、散文、音乐、舞蹈、绘画、戏剧等子项。其中,音乐、舞蹈、绘画并不属于“文学作品”的外延。

 如果划分得出的子项外延之和小于母项的外延,就会犯“划分不全”的逻辑错误。这种错误也称“划分过窄”或“遗漏子项”。

 例如:某县的一部《政协志》中,在记述关于主要职能及工作时,虽然设了“视察调研”、“提案工作”、“参与中心”(原意是想表达“政协参与市委、市政府的中心工作”,但目录和正文中均遗漏了“工作”二字)、“宣传工作”、“机关建设”五个子项,但是,这五个子项外延之和却小于母项(政协职能),这就犯了“划分不全”的逻辑错误。正确的划分应该是将政协的三大职能——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作为子项列出。还有一种违反这一规则的情况,就是有时子项的外延之和与母项的外延之间关系是交叉关系,划分从某些方面来说太宽,从另一些方面来说又太窄。

 仍以“文学作品”为例:有一种划分方法是在小说、诗歌、散文之外,又将音乐、舞蹈、绘画划在文学作品内。这个划分既漏掉了“文学作品”真正的子项“戏剧”,又多出了子项“音乐、舞蹈、绘画”。

 (b)每次划分的标准必须相同。也就是说,每次划分只能有一个标准,必须按照同一标准进行,而不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标准。违反这条规则,就会犯“划分标准不同一”的逻辑错误,也称作“混淆划分根据”。

 例如:某县的《文化艺术志》在“美术”章下设有“中国画”一节,在此节下又分设了“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工笔画”和“写意画”,这里采用了“题材”和“技法”两个划分标准对“中国画”进行一次划分,犯了“划分标准不同一”的错误。

 每次划分必须采用同一个标准,但不同层次的划分,标准可以是不同的,例如,《文物志》中,可以根据源流把文物分为馆藏文物、传世文物、出土文物,再把馆藏文物分为古代文物、近代文物、现代文物,这并不违反规则。

 (c)划分的子项应当互相排斥,即划分得出的子项外延之间关系应当是不相容关系。违反这条规则,就会犯“子项相容”的逻辑错误,出现有的对象既属于这个子项,又属于那个子项的情况,引起混乱。上面提到的《文化艺术志》中关于“中国画”子项的划分的例子,就犯了这样的错误。

 (d)划分应当按层次进行,不应当跳跃划分。因为属种关系的词项是有层级的,如果混淆层次进行划分,就会犯“越级划分”的错误。

例如:某县的《农业志》中,在“农作物”章下划分了小麦、玉米、油菜、棉花、其他经济作物等子项,这就不是正确的划分,因为,错就错在前四个子项和最后一个子项“其他经济作物”子项不在同一层次上。正确的划分应该是:在“农作物”章下先划分出粮食作物、油料作物、经济作物三个子项,然后在粮食作物下再划分出小麦、玉米等子项:在油料作物下再划分出油菜等子项;在经济作物下再划分出棉花等子项。

 d.关于划分应注意的事项

 一个错误的划分可能违反不止一条规则。如果划分犯了“混淆根据”的逻辑错误,则包含了“子项相容”的错误。例如上述关于“中国画”的划分,就是同时违反这两条规则。但是,子项相容的错误划分未必是违反“划分的标准必须同一”这一规则,如:某县《医药卫生志》在“传染病”章下划分出甲类传染病、乙类传染病、丙类传染病、不明病因传染病四个子项,这一划分没有混淆根据,但出现了子项相容的情况,因为“病因不明的传染病”与另外三个子项外延之间关系是交叉关系。

以上是关于横分门类的逻辑原理及标准,在修志的实践中,对业务理论有积极的指导作用,可在设计、制订篇目时参考。

 3.合格篇目的基本标准

 一部合格的志书篇目,一般需具备以下4个条件:

 ①门类完备,特点鲜明。

 任何一种志书,要项不可缺,地方特点、行业特点、时代特点在篇目上要鲜明地反映出来,有特点的篇目才有个性。

 ②布局合理,主体突出。

 志书篇目排列十分注重条理性,一级篇目的排列先后十分有讲究,同时要注意突出志书的主体内容,即上面讲过的主体篇目的位置和分量多少都要给予充分的注意。

 ③层次清楚,领属得当。

 志书篇目的排列十分讲究逻辑性,注重有序性。属概念种概念不可混淆,领属要得体,统属要得当。从逻辑学的角度看,就是子项之间不可互相包容,子项之和不可大于母项,否则体现在篇目上就是层次不清,统属不当。

 ④标题简洁,明晰准确。

 篇目和标题不是一回事。这里讲的标题,是指制订志书篇目过程中,运用标题这一手段的过程。志书的篇目,是通过标题来完成的。志书的标题要求简洁、明晰、准确,做到惜墨如金,但又不是苟简,要明晰、要准确,要能做到“见面知心”。志书标题怎样才能做到简洁、明晰呢?回答是,把握志体特点,不要把志体标题写成论文、新闻报道、工作总结、调查报告式的标题。

(三)行文中的问题

 志书体裁与公文、论文、新闻稿件的体裁明显不同,其最大的特点是,立足当代,追溯过去,记而不议,述而不作,寓观点与褒贬于记述之中。志体的体裁特点主要有两点:一是依事直叙,志体以叙事为主,属记叙文体,志书记事是按照事物的发生、发展的顺序直书其事,以文直事核为要,不以雕饰为工,文辞则崇尚质朴无华;二是述而不作,志体虽属记叙文体,但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志体形成了与一般记叙文体不同之处,一般记叙文为了提高表述效果,常常要进行议论或抒情,但志书叙事一般不允许作者直抒情怀,也不允许夹叙夹议,进行一些空洞说教。但是,这并不是说志体叙事毫不动情,又无观点,而是讲观点的表述和情感的抒发,应该严格恪守“述而不作,寓褒贬于记述之中” 的原则。

 方志文体的志书有自己特定的文体。它不同于文艺文体,不同于议论文体,不同于公文文体,不同于科教文体,也不同于新闻文体,和一般历史著述(即所谓的史体)也有某些差异。  

 1.区别于文艺文体

 文艺作品允许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虚构故事和人物,要用生动形象的语言,进行人物刻划和景物描写,同时要用衬托、渲染、夸张、想象等多种文艺表现手法,塑造各种艺术形象。

方志记述的是历史事实和现状,以及事物的发展过程,它以真实为生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虚构和些许的虚假,也不允许有所谓“合理想象”。它要求实事求是,秉笔直书,真实地、客观地记述事物,对所记载的内容要经得起时代和历史的考验。方志不采用文学描写手法。 

 2.区别于议论文体

 议论文是摆事实、讲道理,直接表达作者的见解和主张的一种文体。议论文的作者通过事实材料和逻辑推理,来阐明自己的观点,以理服人,启发人们的思想,提高人们的认识。议论文具有三要素:论点、论据、论证。论点提出要证明什么,论据回答用什么来证明,论证是解决怎样去证明。方志的原则是“述而不作”。观点不能靠发议论,不能由作者以论点方式明确提出,而必须靠史料说话。修志者对客观状况所持的观点和倾向性,应在事实的记述中自然地流露出来,寓褒贬于事实之中。方志只能靠大量的、真实的、经得起客观和历史检验的资料来记实,不能用引证名人言论或科学的公理、定律等作论据。方志的重点在“记”,以资料取胜,而不能杂以评论,进行论证。方志应通过大量的确凿的事实,让读者自己从中得出结论。当然可以有“画龙点睛”之笔,但要恰到好处。

 3.区别于公文文体

 公文文体包括命令、指示、批复、通知、总结、报告、计划和法律文书等。志体不同于公文文体,不要把志书写成总结。总结有固定的格式和要求,总结大致由三部分内容构成:总结的名称、总结的正文、总结的署名和日期。正文部分是总结的主体,一般要说明情况,肯定成绩,总结经验,找出问题,提出措施。方志的写作方法和工作总结不同,方志重在记实。虽然也要体现工作中的经验和教训,但不能象写总结那样,由执笔者总结几条经验,再开列几条教训。经验、教训必须寓于事实的记述之中。

 4.区别于科教文体

 科教文体如教材、讲义等,是系统、完整地向学生讲授各类学科知识和科学道理的,多以严密的逻辑思维讲解各种定义、定理、公式、方法。理性的讲解和技能、技巧的训练,是教材、讲义这种科教文体的重要特色。新方志可以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乡土教材,这是就方志的客观作用说的,决不意味着要把方志写成教材。志体与科教文体的教材,无论在体例上还是内容上,都有很大的不同。方志也有知识性,但它是体现于资料中。必要的名词解释、专题说明,一般不入正文,只作脚注或附件。

 新方志要突出经济方面的内容,特别是各专业要突出自己的行业特点,这会涉及到一些生产过程、经营管理、科学技术等方面的问题。在编写这部分内容时,从标题到内容都不要写成教材、讲义形式。卫生志不能写成卫生学,医药志不能写成医药学,经营管理部分不能写成企业管理学,技术方面的内容不能写成讲述科学知识的科普读物,记载产品的内容不能写成产品说明书或商品广告。方志要写本行业、本系统进行经营管理和技术革新等总体情况,反映其历史和现实状况,必须用事实说话。

 5.区别于新闻文体

 新闻有自身的写作特点、要求和章法。新闻一般由三部分结构而成,即:导语、主体和结尾。导语,就是把报道中最重要、最新鲜、最引人注目的事实提炼出来,一语道破新闻的主题思想和现实的指导意义,给读者一个总的概念。新闻文体包括简讯、消息、综合消息、评述性新闻、通讯、特写、记者通信、调查报告、新闻图片等。方志不同于新闻,在时限上有自己的断限。新闻要干预现实,指导当前的各项工作。方志的本原当然是客观事实,但不能直接干预现实。方志既记历史,又记现实,不像新闻只记新近发生的事情。方志不采用典型新闻文体的“三段式”。

6.区别于史体

 从某种意义上说,史书是述史,志书是存史。一般记事的史书,大部分是以时代为中心,依照时间的先后来叙述史事。或贯通古今,或专详一代,以时为序,以事件、人物为线索,这就是“纵述”的方法。因此,史书在结构上一般采用纵排横写,即按时间发展纵排大篇,每篇横写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地方志则有所不同,它是以一定的单位区域为记述范围,采用“横排纵述”的结构方式,分门别类地记载一方的民俗、民情、人物、疆域、政治、经济等情况。在史书中,作者可以评古论今,史论结合。如史话类读本,是以介绍、叙说史实为主,通俗地讲述历史知识,只要不违背基本的历史事实,可以敷演、割舍、剪裁,可以穿插一些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名人轶事、民谣谚语,可以抒情,也可以议论,并要求写得引人入胜,具有较强的知识性、文学性和趣味性;志书则要求作者把观点和倾向性寓于史料的记述之中,不需要作者评论功过是非,方志不需“以论带史”,也不要夹叙夹议。史话的编写手法,方志不宜采用。


延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延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电话:0911—8073103 传真:0911—8073103

地址:延安市宝塔区枣园路市政府新洲小区综合办公楼7层 邮编:716000 电子邮箱:yasfzb321@126.com
陕ICP备11014094号   访问统计: